第2期

陈旭光:点亮中国电影的心灯

导语

在中国工作了25年的制片人罗伯特·凯恩指出,获得13.6亿元票房纪录的《泰囧》“之所以能吸引大量观众,是因为同档期没有好莱坞影片上映”。外国媒体作为旁观者说出了他们的看法,但中国电影界是如何看待国内院线高突破这一现状的呢?对于不同需求的各类观众,电影人又该如何把握公众价值观的改变呢?中国艺术网特此走访了资深影评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旭光,听他聊一聊电影、文学与价值的关系。
  2012年中国电影总票房上涨30%,高达170亿元人民币。中国也因此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在中国工作了25年的制片人罗伯特·凯恩指出,获得13.6亿元票房纪录的《泰囧》“之所以能吸引大量观众,是因为同档期没有好莱坞影片上映”。外国媒体作为旁观者说出了他们的看法,但中国电影界是如何看待国内院线高突破这一现状的呢?对于不同需求的各类观众,电影人又该如何把握公众价值观的改变呢?中国艺术网特此走访了资深影评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旭光,听他“聊”电影、文学与价值的关系。
 
不同电影对应不同需求
  

  大制作电影通常来讲是指投资大,演员阵容众多,视觉特效制作精美,能够给观众带来强烈冲击力的电影。像李安的新作《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借助3D摄影技术展现出致命风暴灾难、夜光鲸鱼、浩渺星空以及食人岛千万狐獴等场景,为观众营造出身临其境的感观体验。陈旭光认为,大制作电影投入的资源众多,全球票房的高收益也多来自于大制作电影。这说明大制作电影对观众的影响力体现得最为明显。
 
  中小电影是我国电影产业中最主要的生产类别,是保证我国电影市场文化多样性的重要体现,同时也是培育电影人才力量的“操练场”。因此,它的常规生产和高端再生产,将会带动中国电影未来发展的新格局。陈旭光谈到,《泰囧》的投资只有3000多万,却取得了13.6亿元的票房收入,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成功,这是观众们发自真心的拥护,这样的奇迹以后还会发生。
 
  微电影是网络时代电影的新类别,以微时长、微制作、微投资的灵活形式风靡于中国互联网。陈宇导演表现院庆题材的宣传片《女生日记》,微博点击率超过40万人次。这说明,微电影的形式,非常具有青春气息,对恢复观众(特别是青年观众)对国产电影的信心有着重要的意义。只要创意新锐,都会获得人们的认可,取得良好的社会效益。
 
  大制作电影、中小电影和微电影作为电影的三种类型,能够满足不同层次、不同情趣观众的精神需求。正像陈旭光所说,“这几种电影不是互相取代的问题,而是互相补充的关系,只有这样,中国电影的市场才会更加广阔。” 在一定时期内,中国电影的票房仍然需要依靠大制作来激活,但是中低成本的电影在题材、叙事角度、风格定位方面极具亲民的优势,这种类型的互补是一种密切的完善关系。
 
电影的根基源于文学
  

  近30年来,中国最好的影视作品95%以上都是根据优秀的文学作品改编的,例如张艺谋导演的第一部电影《红高粱》,就是同80年代崛起的先锋作家莫言的完美合作。莫言虽然在文学界名气很大,但当时很多老百姓并不认识他,由于《红高粱》改编成电影,才使他名声鹊起。这充分说明电影与文学作品相互影响、互为补充的关系。事实证明,国际电影节上获奖的中国电影,绝大多数是来自于拥有深厚功底的文学作品。影视的根基源于文学,是对文学作品的再创作。
 
  电影与文学是相得益彰的关系,文学借助影像传播,影像借助文学而深刻。陈旭光强调,不论是文学还是影视,反映的都是人类生存的境遇和人类对自身命运的思考。同时,这两者都是叙事的艺术,好的作品都有内在的发光体,这种光就是一种精神、一种温暖。文学和影视需要传递正确的价值观,让人们关注生命、思考自己,传播真善美的情怀。
 
  他提出:“有些电影在情节叙事上不接地气,主要是不够重视电影剧本的文学性。对于电影工作者,尤其是导演,应加强自身的文学修养和文学素质。电影拍摄之前,在剧本的原作阶段、人物关系和情节发展的重要环节,就应表达出一定的文学思想深度。” 近年来,中国电影研究者努力建设电影观众学,力求科学分析中国电影观众结构的特殊性和各时期社会心理的变化对电影创作方向的影响,研究市场经济中电影产业的社会学因素。
 
电影传播应探究人文精神
  

  实际上,中国电影目前真正缺失的是人文素质和精神的价值取向。这方面一旦缺位,再完善的技术也不可能拍出好电影。中国为什么缺少能够持续保持高水平创作的电影人?我们应反思文化的实用主义,这会影响到我们整个民族的文化生态,也会影响到电影创作的质量。如何坚守自己的主流价值观,不仅仅是中国电影的问题,也是中国社会的问题。克服这些问题,当我们拿出自己真正的特色来,我们的电影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去交流,我们自己的生活、情感完全可以与全世界分享。
 
  以冯小刚导演的《1942》来讲,陈旭光认为,一个完整、幸福的人,他不能仅仅了解当下,他的历史观是不应或缺的,这样才能保留一个完整高尚的人格。冯导最擅长拍摄喜剧题材,但是近年来却一直在进行严肃、悲惨、压抑的人性缅怀题材。这是他对民族、对历史负责的人文情怀显现。《1942》比票房更重要的意义就在于它在新时代背景中,提出一种新的人格价值观的建构。导演有选拍不同类型题材电影的权利,但不应忽视的是,在电影传播的社会学意义上,思想应是深刻的。(文/黄雅娜)

结语

票房收入、市场效益是电影人应当重视的,不然电影产业将无法生存。但是,我们更要注重电影涵盖的社会效益。某些影片的票房收益可能很难收回成本,但是它所体现出的社会构建价值、人文精神价值却像一面直视大众的镜子,是难以替代的。关注民生,向经典文学的叙事手法学习,把故事讲好,是制造电影票房的技术底线,这可能是真正接近大众需求的线索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