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期

奥存才:书道辩证

导语

书法艺术是一门看似容易,实则难度很大的艺术。当时今日,书法作为一种传承和体现并发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内涵的艺术,已被人们赋予了极高的审美价值和哲学思想。书法创作和欣赏过程无不与悠久而深邃的传统文化息息相关。
书法艺术如同世间万物充满着矛盾的对立与统一

  盛世兴文。当前书法艺术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新时代,书法艺术队伍迅猛扩大,大潮汹涌,可喜可歌。
 
  人类要不断总结经验,上升为理论,用理论指导实践。年届古稀,回眸每每,愿将多年走过的书法之路,作以小结,裕己敬人。
 
  书法艺术如同世间万物充满着矛盾的对立与统一。坚持用对立统一的观点去认识书法和指导书法实践,将疑团尽释,方向明确,事半功倍,效果大增。
 
  书法艺术的功夫,笔者将其归结为四个方面:一曰用笔的功夫,二曰结字的功夫,三曰章法的功夫,四曰气质的功夫。凡此四种功夫,无不蕴含着对立统一规律。
 
  用笔的功夫。用笔有伏案和悬肘的对立统一。初用伏案,继而悬肘;小字伏案,大字悬肘;伏案有局限,悬肘多自由。有顺锋和逆锋的对立统一。运笔须顺锋,入笔、落笔宜逆锋(不排斥顺锋);顺锋多流畅,逆锋增遒劲。有提和按的对立统一。入笔、落笔可按,运笔、收笔宜提;运笔过程中忌轻浮而过,宜提中有按,按中有提。有快和慢的对立统一。书写时应意在笔先,胸有成竹,快慢结合,快是行笔要流畅,不犹豫;慢是要稳健,要发力,增滞涩;流畅能自然,滞涩显力度,流畅过,则轻飘,滞涩过,则呆板。用笔也讲究手与腕结合,顺笔用手多,逆笔用腕多。手和腕巧妙结合,书艺自高,黄庭坚曰“心能转腕,手能转笔,书字便如人意。故人能书无他异,但能用笔耳。”
 
  结字的功夫。结字的优劣对书法作品的艺术性影响尤大。结字也充满矛盾的对立统一:有方与圆、正与侧、工与奇、让与应、轻与重、实与枯、稳与险、光与涩等诸多对立统一。将这些矛盾处理得当了,书法的艺术性就大为提高。姜夔曰:“方者参之义圆,圆者参之义方,斯为妙矣。”孙过庭曰:“始于平正,中则险绝,终归平正。”古人关于结字的言论颇多,其中不乏辩证观点。提高结字的艺术性,临摹碑帖是必经之路,其作用别无替代。同时也要学古人的经典书论、书谱。手摹心悟,辩证学习领悟,入帖出帖,升华个性,继而创新。
 
  章法的功夫。章法分总体排列和题款、落款、印章两项。排列的艺术性有疏与密、大与小、实与虚、工整与错位等的对立统一。排字无定法,目的是提高视觉效果,达到错落有致,布局巧妙。“书以疏为风神,密为老气”(姜夔),“疏可走马,密不透风,常计白,以当黑。”(邓石如)排列功夫的提高,建立在美学审美观提高的基础上,所以学习书法,也必须学习美学。美学学不好,书法也难学好。题款和落款、印章看似关系不大,实则大有关系。作为一般书法作品不大注意这个方面,但是作为一幅完美的艺术作品,题款和落款、印章都是十分讲究的,有穷款和繁款之分,高款低款之别,穷款简洁、拙朴,繁款意似说明相关情况,实在营造艺术气氛。也有与正文粘与分之别等等,视作品需要和艺术修养而定。好的题款、落款、印章会给书法艺术增色不少。陕西老书法家马天宝先生十分注意用落款和印章为书法作品点缀润色,值得借鉴和学习。
 
  气质、气势的功夫。气质、气势是书法艺术的魂和神。也是书法家自身个性与艺术修养的统一体,更是书法家综合内在素质的体现。武士、学者、官员、僧人、普通百姓,各有不同的气质、气势,而且随着书法家道德修养、艺术造诣和情绪的提高或变化而有异。有大气型的书法家,也有拘谨型的书法家,毛泽东、岳飞、怀素等属气势磅礴、舍我其谁型的代表,启功、舒同、石宪章则是拘谨型的代表。气质又有自然与不自然的矛盾,初学者多不自然,浮躁者、做作者也多不自然,关键是心态不自然。基本功扎实了、熟练了、自信了、就自然大方了。朱履真曰:“沉着、痛快,书之本也。”书法界常言,“书如其人”,“人书俱老”,功夫到家了,知识丰富了,心态平稳了,气质、气势也就自然而然地提高了。兵家重占领高地、书法家也要高屋建瓴,得势便得成功之半。气质、气势“作”是作不出来的,只有在不断的修行中才能渐次提高。
 
学书法先学做人
 
  无数书坛先贤谆谆告诫后来者:学书法先学做人。说明书品和人品是必须统一的。历朝历代都尊王羲之为书圣,赵孟頫曰:“右军人品甚高,故书入神品。奴隶小夫、乳臭小子,朝学执笔,暮已自夸其能,薄俗可鄙、可鄙!”(《兰亭十三跋》)武士书法,充满侠气;文人书法,充满书卷气;急于求成的名利客,以“酷”、“怪”吸引眼球,充满着浮躁气。浩浩荡荡的书法史将大浪淘沙,去粗取精,涤轻留金。
 
  书法艺术是一门看似容易,实则难度很大的艺术。难度之一是因为仍兼有书写工具功能,人人都能写几笔,所以要写得出类拔萃不容易;难度之二是变化无穷,气象万千,尤以行书草书为最;三是不仅要看纸上功夫,而且要看纸外功夫,比如人品、比如文史知识,特别是最能考验书家表达社会现实、个人思想感情而自己作诗文的水平。陕西书协曾经举办过一次自作诗词书法展,导向正确,可圈可点。
 
  书法艺术类的标准也存在秀丽美与拙朴美的对立统一。大多数人欣赏秀丽美,然而《道德经》曰:“大巧若拙”。历代大书法家也多有“宁拙勿巧”(傅山)、“拙者胜巧”(翁方纲)的至理名言。但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纵观群书,仍觉秀丽纤巧者多多,拙朴苍遒者寥寥。草书尤是,痛快流畅容易,滞涩拙朴颇难。将拙秀溶一管,秀中有拙,拙中见秀乃大美,大美亦大难。值得指出的是拙秀统一的大美,是在秀丽基础上正确的升华,秀丽是前提,始而秀丽,继而拙中见秀,不可超越,也无捷径可走。
 
  书法艺术还必须直面和下决心解决雅俗共赏的对立统一问题。雅俗共赏问题说到底既是能力高低,也是服务意识问题。艺术源于社会,源于民众,也要服务于社会、服务于民众。许多书法艺术家往往漠视这个问题,单纯追求艺术效果,一味展现自我,“自矜博瞻,故生变化,以竞新尚”(于右任),特别是草书艺术,能欣赏者本来就少,若不有意识注意解决雅俗共赏矛盾,就更脱离群众了。窃以为大书法家应当向芭蕾舞界和交响乐界学习,心中装着民众,有担当、有作为,积极培植和扩大受众体,不要抱怨他们愚不可及。相信有志于提高民族素质、有责任心的书法家,会将雅俗共赏意识先于笔端,将雅俗共赏的对立统一进行到底。于右任先生殚精竭虑致力于标准草书的整理和推广已经做出了楷模,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继承与创新的对立统一,是书法家必须解决的矛盾。这个矛盾的统一,似乎容易,实无穷尽。继承就是摹碑临帖,学习传统;创新就是从碑帖中走出来,在临摹的基础上,形成自我特点,有碑帖痕迹,达形神皆似,舒畅练达。创新无止境,致力于书法艺术,就必须不断学习,不断创新,不断扩大知识面,包容百家,再继承,再充实,循法悟道,提高品位,丰富内涵,达理入神,升华自然,始能“但疑技术有天得,不必勉强方通神”(王安石)。其书法作品方能拙秀相彰,超凡脱俗,浑然天成,隽永无比,既为社会赞誉,又得专家称道,亦经得起历史检验。此乃更高层次的统一,更有造诣的创新。最终登峰造极的创新者,往往是毕生奋力攀登的佼佼者中的幸运者。追求新美是天任,集大成者乃天成。
 
  时风煦煦,书潮汹汹,书法艺术事业的繁荣昌盛,超越前贤的创新奇锐,书坛巨擘,可预期也!

结语

由易学演变来的对立而统一的思辨美学,导演了中国各艺术门类的美学标准和境界。书如其人,人如其书。在中国文人深厚的思想文化体系里,任何一门艺术到最后都归结为做人的艺术。书道即做人之道,人格美学之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