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林鸿:从隐退到回归的逐梦故事

导语

她是电视剧《康熙大帝》的总导演,我国拍摄拍摄清宫剧的第一人;她曾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却选择了悄然淡出人们的视线,用20年的时间完成了人生的另一种蜕变。现在,她将带着蜕变后的卓识和抱负重新回到观众面前。她是林鸿,一位别样风华的女子。本期人物,我们将聆听林鸿,品读一位女导演的帝王情怀,领悟多彩的人间风华。
  林鸿为人们所熟知,源于1994年在央视热播的一部电视剧《康熙大帝》,这部电视剧给了林鸿在导演界的多个第一:第一个拍摄清朝历史正剧的人,第一个将康熙皇帝搬上荧屏的人,第一个以私人名义贷款拍摄电视剧的人。这些第一均曾是她事业上的阻力,但现在,当林鸿再谈起它们时,眼中只有骄傲,因为她值得骄傲。

  她注定不会是一名普通女性,而生活,显然也给这位胸怀丘壑的女子开了不少玩笑。她曾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选择了隐去光芒,而将一腔赤诚完全奉献给影视界的教育事业,但随后一场险些夺去她生命的疾病却又再次激活了她的导演梦想。她不甘于人生的遗憾,20年前未完成的《康熙大帝》,20年后她带着全新的剧本重装而来,只不过这一次,她不再满足于小荧屏的家长里短,她要征战大荧屏,并誓用《康熙大帝》的电影三部曲,将她的康熙情怀、民族情怀推向国际大舞台!

  林鸿还给了自己5年内打造10部电影的计划,而这十部电影的题材和剧本,她也早已胸有成竹,对于这番野心,她如是说:我将向我们中国的主流文化输送十部好电影,因为我认为中国的主流文化目前还没有走出来,还需要有好的作品的支撑。所以这就是我十几年坚守在主流文化的一个信念,由于这个信念,我现在要用这10部作品奠定我在主流文化中的地位。我不是党员,我也不是任何群体的人,我任何组织也不参加,我只是做对民族有意义的事情,我是一个纯粹的民族主义的战士。

  除了《康熙大帝》,林鸿导演同样要在今年开拍的电影还有《东女甲嫫》,如果说《康熙大帝》是一部男人的帝王史诗,那么《东女甲嫫》就是一部女人的帝王史诗。林导甚至笑称自己是康熙大帝的第68位妃子,这绝不是一时的戏语,更不是种盲目的崇拜,林鸿用了20年时间,从历史长河的点滴中研究这个男人,思考这个男人,这种情感早已在她的生活中丝丝入扣,甚至可以说,林鸿导演女性柔情的另一半,正是这样一种霸者情怀!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她为什么又找到了《东女甲嫫》这样一个题材了,因为在林鸿心中,那些历史长河中最优秀的男女,正代表着她所推崇的民族精神、民族荣誉,她希望藉由她的电影,将这样的精神、这样的荣誉继续发扬下去。

弃“导”从“教”,平行路上的崇高选择
  林鸿的导演之路并不像一般人那样的趁胜追击,正相反,她刚站到事业的高峰,便选择了退隐江湖。在她退隐的年月里,曾由她开创的清宫戏在我国的影视市场中一步步更向高潮,她最早打开了历史题材剧的魅力,却又将成就拱手让与了后来者。人们不禁会问,此时的林鸿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

  对于林鸿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放弃自己的导演事业,只因她看到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褪去导演的光环后当了一名教师,担负起了培养实用型人才的职责。她看到了我国职业教育上存在的缺陷,并深深体会到中国的影视行业欠缺的是人才。于是她将赚来的第一桶金,用来开设影视艺术学校,用林鸿的话说:我觉得我们影视界也应该有一些特殊人才,比如说服装师、化妆师、道具师、美工师、照明师等,这些都需要经过一些专业培训然后才能上岗,而我现在做的,正是这些。我的学生不论学历,培训两年后就可以直接上岗,直接成为实用性人才,只有将理论和实际都兼顾到了,才能算是真正做到了人尽其才。

  当然,在办学的过程中,林鸿也并不曾放弃自己的导演梦想,只是若非生活的一场险些要命的玩笑,只怕我们的林鸿,仍旧更愿意当娃娃们的林校长、林老师,而非林导。

中年逐梦,《康熙大帝》的别样回归
  重回影坛,林鸿的第一台重头戏还是《康熙大帝》,只是这次的3D电影版《康熙大帝》,严格来说并非是电视剧《康熙大帝》的续拍或重拍。20年的积淀,足以让林鸿对这位帝王有了更深的认识和情感,她从历史的长河中悉心筛选出那些美丽的珠子,并用一位女性导演的视野与情怀将它们串成了完整的项链。至于这条项链适合多少观众佩戴,我们还须拭目以待,但林导信心满满,毕竟20年前就已让她满载荣誉的“老”题材,此番若要成功还不是信手拈来?这次的《康熙大帝》电影“三部曲”,不仅有让林鸿自己和观众“圆梦”的意义,也蕴藏着林鸿更大的征途,她早已决心要与国际接轨,从选角到3D化的拍摄效果,林鸿都是站在国际化的角度上一一操控的。

  林导说,这次的电影除了再现康熙大帝那些已经广为人知的功绩,还将挖掘出更多观众所不知道的康熙轶事,其中,电影会着重描述康熙与苏麻拉姑之间的爱情,这段被林鸿名为奉献的爱情,曾是那样的吸引着她,竟让她不断追逐着历史的鸿篇长卷,渴望从那些蛛丝马迹中嗅到更多关于这段爱情的美好气息。她想要在她的电影里完整呈现这样一段爱情:一个像康熙这样伟大的男人,对像苏麻拉姑那样一个智慧女人的爱情。

  林鸿还透露,她笔下的康熙是个充满“四气”的男人,这“四气”分别是意气、豪气、霸气和浩然秉气,这样一个男人无疑是充满魅力的,即使已过了300年,这魅力仍可以吸引一位像她这样的知识女性。林鸿甚至笑称自己是康熙的第68位妃子,但与现下的宫廷剧所不同的是,林鸿在她的《康熙大帝》里所展现的后宫将异常和谐,林鸿称,她会通过电影,告诉男人该如何与女人相处。

造化女王,《东女甲嫫》的女性史诗
  除了《康熙大帝》,林鸿导演同样要在今年开拍的电影还有《东女甲嫫》,林鸿告诉我们,“甲嫫”一词来自嘉绒藏族的语言,意思是女王,所以《东女甲嫫》也就是讲述的东方女王的故事。

  《东女甲嫫》取材于流传在嘉绒藏族中的一个古老传说:在一千四百年前,在嘉绒藏族生活的一片广袤的土地上,由甲嫫女王建起了一座真正的女儿国。这个女儿国绚丽而多彩,女人们美丽、聪慧、能干、英勇,她们擅长治家,并赢得了她们的丈夫们的尊重,她们设立了女子军团、女子卫队,女子官邸,还建立了严格的法律和制度。那里的女子都精通骑术,她们在马背上的飒爽英姿就像一道道绚丽的虹,将这段故事渲染得更加华美多姿……

《东女甲嫫》片场花絮

  这样美丽的一段故事,并非神话,而是史实。林鸿称,史书上有记载,东女是向唐朝称臣纳贡的一个母系部落王国,但记载到了宋朝,却中断消失了。她曾亲赴四川、西藏去考察这段历史,并在考察的过程中发现有更多人也在寻觅这个有如神话般的国度,于是,她更坚定了将《东女甲嫫》搬上大银幕的想法,因为她要让这个美丽的故事在更广阔的人群中流传下去,她还要用这样一部影片,向整个世界展现我们的东方女性之美。

Q&A 
  记者:目前推出的这些影片里,有没有您比较欣赏的?

  林鸿:我现在看我们国家的片子比较少,因为导演的个性发展都比较强,都要有一个自己的空间和发展方向,不过目前来说,我还是对几部影片比较看好,比如《人间正道是沧桑》。其实我之前并不了解孙红雷,换句话说,我之前并不看好他,但在这部影片我看好他。我觉得这部影片从导演到编剧班子都不错。还有一个就是《雪豹》,我认为《雪豹》这部影片非常好,能打动我,当然文章的演技也非常好,也能打动我。还有一个就是最近高希希导演的《楚汉传奇》,我觉得项羽这个人物,何润东塑造的非常好。我们导演看什么,看的是演员,看一个演员能否突破自己。以往何润东都是另外一种形象,但在这部戏里,他把项羽塑造的非常成功,他让项羽这个人物变得真实可感了。当然,陈道明老师塑造的刘邦也非常好。这部戏80级我从头看到尾,我很少把一部戏从头看到尾的,而且这里面历史的东西也讲得很多。

  记者:除《康熙大帝》和《东女甲嫫》之外,您还有什么其他戏在筹拍的吗?

  林鸿:我另外还有七、八部戏也在筹备中,其中可以说的呢,是一个皇帝开国:康熙;一个皇帝败国:乾隆;一个女人开国:孝庄;一个女人败国:慈禧,这都是我要拍的题材。还有一个是新宝莲灯传,现在大家看到的宝莲灯的场景设置都是分两界:天界和人界,我们这个要分四界,因为在佛教中就是分四界的,而不是两界之分。其实我在《东女甲嫫》的创作过程中还应该打一个官司,但是后来我想,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事情是这样的:开始想给我们的电影投资的一个老板对我们的题材很干兴趣,于是我们剧组就什么活动都带着他,结果到了最后,他没有对我们的电影投资还把我们的创作剽窃走,并在中国版权局注册了,我当时就觉得第二个二月河又出来了。当然最后我还是选择了顾全大局,毕竟大家都是为了挖这种题材,挖的人越多越好嘛,但是我在这里要申明,这个题材的原创是我们《东女甲嫫》剧组的。(文/李若辰)

结语

作为一个导演,能在光芒正盛时隐退,是一种难得的淡泊;作为一个女人,能在中年垂暮时逐梦,是一种难得的抱负。对于重回影坛的林鸿来说,一切又将从头开始,但她却有信心,也有野心,因为过去的辉煌虽不能再被给予,但未来的辉煌却掌握在自己手中,她要用这20年的积淀,重新证明自己,而崭新的起点,往往能让世界更开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