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

白海滨:《米香》审视中国人的情感

导语

他是一个走在艺术电影道理上的独行者,坚守属于自己内心的那一片净土,他用对电影的热爱和尊敬创作自己的处女作《米香》。通过这部电影呼换当代人重新定义幸福和爱情,用职业使命,诠释人性的善恶,用胸怀天下,展现人类的灵魂。中国人的情怀将如何演绎,中国艺术电影将走向何方?白海滨如何解读中国文艺电影?本期嘉宾,白海滨和他的《米香》。
  为购买小说版权倾尽所有,拍摄一部电影花费5年时光,只为了能在21世纪的中国电影院上映一部讲述中国情的电影。没有铺天盖地的炒作,没有众多明星的加盟,没有巨额的投资,但却不影响它在中国以至世界电影史上的地位。没有亿万票房的辉煌成绩,却在央视电影频道首映中,感动了亿万观众。对于白海滨来说,坚守《米香》,不仅为宣扬中国电影,为赞美中国人性,也为纪念自己过世的母亲。

电影《米香》剧照

好电影经得起时间的磨练
  谈到拍电影的初衷,白海滨说:“当前中国电影走向商业化,缺乏让心灵产生震撼的电影作品,想拍一部能在电影史上留存、启迪人心,让人们反复的收藏、回味的电影,想通过这部电影,呼唤当代人重新审视内心对幸福、爱情的定义,回归爱情本真,回归人性本源。”

  当代中国电影在商业化的路上越走越远,几亿的票房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心里要求,无数的喜剧、追忆剧被搬上荧幕,各种不符历史、与社会无关痛痒的剧情充斥人们的视野,人们不再关注人情冷暖,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益,没有亲情、友情甚至爱情。

  当我们回首,有哪部电影是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我们不能放弃的。今年3月5日上映的《青春雷锋》,多地票房爆冷,电影院上映一天即被下线雪藏。各种文艺片不能在电影院上映或者上映时间被商业片挤到最后,无人问津,票房成绩平平,却能得到各大国际奖项的青睐,这已经成为了中国电影的怪圈。

  白海滨说:“我心中的好电影应该是经得起岁月的沉淀和时间的打磨的,不是应景的电影,随着时间流逝,依然能从电影中感悟到内心深处想追求的东西,不能用票房来衡量。”

巴黎首映观众满席地而坐
  巴黎的首映让《米香》在国外取得了不俗的票房,并在随后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原创歌曲奖和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主演陶红凭借该片荣获影后桂冠。

  白海滨对电影演员的表演表示了极大的赞赏,白海滨导演说“自己和陶红看剧本的时候都被剧本中的人物感动而流泪,一个好演员在拍摄电影过程中是真正把自己当做这个人来演的,陶红就很好的诠释了怎样做才能成为一个优秀国际演员。”

  在巴黎首映放映完毕后,观众久久不愿离去,并鼓掌五分多钟向《米香》主创致意,陶红当晚身穿绚丽的晚礼服,端庄娴雅与电影中农妇的造型反差巨大,更激起观众热烈的掌声,法国观众被电影中令人心悸的故事所感动。

  中国之于世界是神秘的,但爱是无国界的,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我们需要这样一种爱的电影来引导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在发展中坚守那一份传承,大爱无私,大爱无疆。

电影《米香》剧照

一个驼背挖煤人的爱情
  人们往往能发现爱,因为生活中每个人都是平凡的,但有时人们却自己将这份爱打碎,生活,生存,无奈,活活生生地撕碎了爱,人们迷茫、挣扎,想要摆脱但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其实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保护爱,让爱永存。

  王驼子是一个善良的人,善良到被生活所骗后依然相信生活,善良到想到要骗取赔偿金时的自责和不安,善良到从不怀疑那个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他用一种悲怆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许这是他心中想到的唯一理想的办法,为了自己的女人,为了养子。我们在感动的同时,也会想这是什么造成的这样一种现象,是否有许许多多的人像他一样,用死来得到什么,证明什么,但他们都看不到了。

  保护爱,也许结果是同样的,但过程是不同的,也许有悲伤,但我想如果他还活着,更多的是喜悦。
 
一个被抛弃的母亲寻找的温情
  人性本善,但命运弄人,有靠辛勤劳动,有靠不劳而获。四川阿坝女人靠“嫁死”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其中有不甘、也有无奈。当生活不能给予足以改变自己命运的希望时,人们只能选择走一条捷径,在内心不断的挣扎想要摆脱,但却只有这一条路来走。

  人们的心灵是极其脆弱的,米香由一开始的盼着王驼子死,到思考这些错都是自己造成的,然后渐渐被王驼子感动,想着和他过平凡的生活,美好的未来在向她走来,但命运到此再次改变,王驼子患上不治之症。人们为她的命运感到悲伤,但生活给了她动力,她已经体会到生活的快乐,不要煤矿的赔偿金,未来也会把她的孩子照顾的很好。

  如果生活还能带给你欢乐,那就不要轻易放弃;如果你体验过美好,那就要为了需要你的人努力,米香在知道王驼子生病后依然决定要为他生孩子,为他借钱治病,以后无论什么样的生活都不会压垮这样一个女人了,她也不会忘记这个带给她自尊的驼背男人。


白海滨在拍摄现场

Q&A 
  中国艺术网:电影改编自作家傅爱毛2005年创作的小说《嫁死》,那什么是“嫁死”呢?

  白海滨:在偏远山区,有一些比较贫穷的底层妇女,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村子里有的姐妹嫁到矿上,有的男人因为在矿难中失去生命,她们就得到了巨额赔偿金,然后就买房买车迅速致富了。一个人这样成为有钱人,很多其她的姐妹就效仿,到事故频发的矿上找这样合乎他们要求的男人,嫁给他们,其实是希望他们在矿难中去世好拿到赔偿金,很让人觉得触目惊心的这样的一个特殊的社会现象,但是这里面作者很巧妙的用一个故事讲述人性的善和美。 

  中国艺术网:在拍摄过程中,为什么推掉那么多的邀请,花费几年时间专注于《米香》这个片子?

  白海滨:因为小说的魅力,这个故事深深的打动了我,还有希望自己能集中精力把这个电影搬上大荧幕,跟中国的观众见面,初衷是在情人节首映,因为这样一个故事首先让我很触动,我特别希望全国观众能通过这样一部电影能有所触动,希望我们这个时代社会变得更美好,希望人性中美的东西去释放出来。让情人看完电影后明白他们想要什么,是为了金钱,还是虚无的东西,还是真的爱对方。如果真的爱对方,就是要坚定的和对方在一起。如果有像米香这样的人看到这部电影,我想她的内心或多或少会有所触动,她的思想、爱情观会有所转变,因为我觉的好的电影一定是触及人的灵魂深处的电影,然后让这个世界变的更美好。

  中国艺术网:拍摄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肯定有很多的不同,影片上映一定会遇到许多困难吧?

  白海滨:对,困难比较多,在中国做艺术电影,不能和商业片相比,虽然有人说,这个故事很跌宕起伏,很吸引人,有很强的商业性。但在2010年的9月29日上映时,与徐克导演的《狄仁杰通天帝国》在同一天,电影院给这些大导演大明星的播放时间都是黄金时间,像这些艺术电影不会给特别好的时间,其实不光米香这部片子,很多的艺术品都存在这样一种情况,没有特别豪华的阵营,没有特别强力的宣传,就会面临比较尴尬的境地,但是一个好电影,一定是经的起岁月沉淀,经的起时间打磨,不是一个应景的电影,它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再去看的时候,依然能从里面感悟到你内心深处你想追求的那些东西,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中国艺术网:听说这个电影在国外的反应很热烈,国外观众是怎样看待这部影片的?

  白海滨:我觉得国外观众首先是对中国不是很了解,所以对发生在山西的这个故事很喜欢,因为我觉得无论是哪个国家的观众,都是喜欢反应人性美好的电影,国外观众对剧中的名俗比如说晋剧、黄河等美丽的景象,因为没来过中国,就表示了很大的好奇。其实我有意的在造型时给米香这个角色设定了特定的服装,和陶红商量怎么样能让这个人物又是美的又是独特的。希望这个女性有色彩感,米香衣服的颜色是释放了内心美的东西,一个是她外在美,一个是她也希望有美好的爱情,对生活的渴望、向往,追求这种幸福的生活。在服饰上让观众有意识的去感受到她的美。 

  中国艺术网:在商业大片云集的时代,拍摄文艺片能否保证不赔钱,如果盈利又是怎样做到的?

  白海滨:因为片子性质不一样,希望中国以后能有一种艺术院线,让艺术类电影能在艺术院线里长期播放,让观众真正有机会看到这样一部电影。现在的院线是没有分级的,也不分商业和艺术,给的时间也不是很理想,很多优秀的电影好多观众还没有看到,它已经下片了,因为电影院觉得票房不好,其实也未必,因为它没有那个好的时间段,早上或者后半夜的播放时间好多人不会去看电影,而是在休息,好的时间段给了商业大片。

  在国外是有艺术院线的,在中国相信以后会逐渐地出现。对于商业大片,我觉得电影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票房,当时也在想不是和商业大片一样去盈利,只是想这样的电影别让投资方赔本就行,一定要收回成本,让投资方有一些利润,其实这部片子已经做到了,在国外的销售、版权等,在国内卖给电影频道它的成本回收回来以后,投资人也赚到钱了,但是我最主要觉得这样片子的价值不是以商业来衡量的,我今天也可以做商业片,但我对商业片的理解是让人们满足视听享受的同时,让人们的精神也能得到极大的满足。

  中国艺术网:小说中男主人公的什么使您特别感动,为什么不是女主角?

  白海滨:我在看小说时,小说最后在写王驼子的内心,对王驼子的内心进行详细的描写。他也不想,当他在煤矿地下临死的时候,他在想,在留恋和米香、皮娃子在一起美好的生活,特别希望能吃到米香给他做的饺子,刚出锅热腾腾的饺子,特别希望和皮娃子在一起,和那个小羊羔,小羊羔也是他惦记的,他在路边捡回家给皮娃子做兄弟,所以,他其实对生的留恋,对美好爱情和家庭温暖的留恋,在这样一个男人的内心里,小说对他描写的淋漓尽致,为了爱人米香,选择制造一起矿难,目的其实很单纯,只是想给米香、皮娃子娘俩留下一笔钱,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在当前的这个时代,像这样的男性是相当少的,他不是嘴上说愿意为你牺牲,他是真正是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他的爱人和孩子的幸福。

  中国艺术网:米香一次次被王驼子感动,并改变自己的想法,您是如何看的?

  白海滨:米香虽然来到的动机是因为孩子,但是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是一位母亲,她的生命所在就是他的孩子,王驼子感动她不是说她的孩子丢了然后找回来,一下就被感动了。其实王驼子看似比较憨厚、老实,其实他也是有小心眼的人,也不是说随随便便就会把所有的以前包括钱交给米香,当然他首先是喜欢这个孩子也喜欢米香。在影片中米香被矸石砸伤,住进医院,当米香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王驼子抱着她的脚丫子贴在脸上睡觉,然后米香问为什么抱着我的脚丫子,王驼子说怕睡的太死,你醒了我不知道,这是真正让米香转变的地方。出院回家的路上,驼子骑着三轮车拉着米香,米香慢慢把头靠在王驼子的驼背上。其实她和他的心已经贴的很近了。

  中国艺术网:演皮娃子的小演员是如何选的?小演员是否是电影中演的那样?

  白海滨:这个孩子是从来没有演过戏,现实中确实是脑瘫患儿,是小时候得病,管肢体的神经损伤,小孩子很聪明,表演欲很强。是北京昌平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陶红很喜欢他,很灵,能很好的理解导演的意图,慢慢表演的越来越好,在片场说自己是“大腕”、“我是男一号”。陶红在拍戏后一直很关心他,积极联系治疗。

  中国艺术网:在创作剧本的过程中,影片内容与原创小说有什么内容或者角色发生了变化吗?

  白海滨:小说中没有大李(煤矿工人,长的很帅,从部队复员,因为家里父母兄弟健在,被米香放弃)这个角色,我想增加米香在“嫁死”之路上的难度。在女人内心里还是希望找一个比较英俊潇洒的丈夫,虽然抱着特殊的目的来,但从内心不希望一开始就找驼子这样的人。当拿到小说时,觉得女主角不能那么顺利的找到王驼子。这是一部女性电影,还是希望把女性内心对美的向往、对爱情向往要展示一下,她也报过幻想,因为他不是一个职业的“嫁死”女,所以不会变的那么冷酷,内心里还保留着对爱情的美好、对爱情的向往。但大李矿难的死去,让她的梦彻底的破灭,继而发生后来的改变,和王驼子在一起。

  中国艺术网:拍完《米香》后,有没有接新戏在拍,即将推出什么作品能否透露一下?

  白海滨:2012年拍了一部《生路》,主要讲南京长江大桥上有一位自杀守护者,他坚持了八年,救助桥上的自杀者,救了两百多人的性命。这个题材在心里藏了很久,直到去年。因为在身边,在微博上看到不断有人自杀,感到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这个时代的飞速的发展,突然你会觉得你身边很熟悉的人生命消逝了。我在想为什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这么脆弱,所以就想到这个题材。去年六月份拍完,然后几个月剪辑完成。影片目的是为了引起人们对生命价值和意义的重视,然后对人性的探讨,深层次的拷问。

  中国艺术网:新作品《生路》和《米香》中的请的同样的演员,为什么不启用新的演员而用上部戏的演员,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白海滨:《生路》订演员时,让《米香》中的男一来演主角,我希望我的电影的演员有一个连贯性,包括在《米香》中演皮娃子的演员,也在新戏中演另外一个角色。因为我印象中黑泽明导演经常和同一个演员合作,我也希望我的电影有叙事的符号——讲述着。

  中国艺术网:听说有很多人在跟您洽谈成立工作室的事情,有没有准备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或者成立联合工作室?

  白海滨:我比较希望有个自由的空间,希望完全拍自己想拍的电影,对于导演工作室对我来说不是很着急,可能在未来的两三年成立,也可能单独成立,也可能和优秀的制作公司一起合作,大家共同拍真正优秀的电影。我希望能拍那种经过几十上百年后依然在人们心目中留下印记的电影。(中国艺术网 记者 赵欣欣)

结语

白海滨导演的《米香》处女作获法国南方电影基金大奖,奖金20万欧元,由此成功进入欧洲艺术院线;后入围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导演处女作单元;获台湾金马奖最佳原创歌曲奖;获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主演陶红凭借该片荣获影后桂冠。尽管该剧票房不尽如人意,但正如导演白海滨所说,我相信她必将是不会被历史长河淹没的,中国是一个充满爱的国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