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期

姚政 为民间收藏一声呐喊

导语

对多数普通百姓而言,收藏也许不算陌生,但鉴宝,却绝对是件玄而又玄的事情。但自从近几年鉴宝类栏目在各大电视台播出火热后,鉴宝就像突然被揭去了神秘,飞进了普通百姓的讨论圈里。无论是台前的献宝者还是场内外看热闹的群众,都对栏目中各位专家的鉴定充满敬畏,但谁也不曾想到,这些专家在全国造成的舆论影响最后却在2012年掀起了两场文博界内的无休止的争执和惊疑。2012年的中国收藏界和文博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大事记?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委员会主任姚政,又将对此给出怎样的惊天话语?
  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里,有两件事在收藏界和文博界内是不得不提的。一件,是“汉代玉凳梳妆台”事件,另一件,则是“天下收藏”栏目中的王刚砸瓷。这两件事在收藏界和文博界掀起的风雨和争论至今仍未休止,但是在普通百姓的关注圈中,早以一边倒的态势草草结束了。毕竟,我们多数人对文物、古董是几乎没有概念的,民众出于一种民族冲动而参与其中,但真相,却也许早已在猛如洪流般的言论中冲刷殆尽。但对于至今仍身处洪流之中的姚政来说,一切都并未结束,或者说,这两件事正是个开始,他已誓用疾语,一揭此中的触目惊心。

汉代玉凳梳妆台 孰真孰假
  汉代玉凳梳妆台事件,始于2011年1月9日的一场拍卖。一个“汉代玉凳”在古玉雅集古代玉器专场拍卖会上,以1.8亿的价格起拍,最终以2.2亿元成交,创下了新的玉器拍卖记录。在当时,提供这件拍品的是北京中嘉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而为这套拍品出具鉴定证书的,则是有“玉界泰斗”之称的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周南泉先生。

  怎料在这场拍卖的一年后,网络上关于汉代无凳子的言论将此事打成了巨大的笑话,各专家纷纷站出来打假,而为这套汉代玉凳梳妆台出具鉴定证书的周南泉先生,也由此被卷入了比“误判”更为严重的流言和事态之中。对大众而言,收藏界和文博界中的黑幕算是就此被揭开了,但姚政此刻要给我们讲的,却是这段公案中更为隐秘的颠倒黑白。

  姚政说,这个总重量逾三百斤的大物件,经检测确为汉代和田黄玉料,认定此物造假者,仅以一句汉代无凳子,就想把事件的真相抹去。姚政为此向全国的收藏家和考古学者都发出了声援,最后经集体考证,他们终于能证实不光汉代有凳子,汉代以前也有凳子,甚至追溯到更早的红山文化中,都已有凳、椅出土的证据显示。那些所谓的汉代人都是跪着或是席地而坐的说法,不过是片面之词,汉代阶级制度很森严,臣子、百姓面对君权自然只能跪着,但当他们独处的时候呢,为什么不能有凳子?姚政笑道:凳子也实在不是什么高科技产物,说汉代无凳子者未免太低估我们古代人民的智慧了。

  既然汉代无凳子的观点本身凭据不够,为何舆论的导向又出奇地统一呢?姚政又接着说,这是因为舆论背后有真正的居心叵测者,他们利用群众对收藏和文物意识的薄弱,利用错误的舆论导向,以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丑恶目的。至于将这个目的概括起来,也就是名利二字。

  姚政认为,事件一开始,矛头就直指周南泉,舆论操控者的用意就已经很明确了。先拿“泰斗”开刀,其自身自然就很容易在文博界树立声望,所为名者,不过如此。其实在当时,说玉凳梳妆台为假者几乎都没有亲眼见过这件东西,鉴宝本就是一桩严肃又学术的事情,岂容得如此空口无凭?但他们的言论却又偏偏成功了,不是黑幕是什么?此为其一。

  其二,这件宝物最终并没有拍卖成交,说周南泉因私利违背良心者,也大可再仔细斟酌斟酌言语。周老说,拍卖公司每个月也就给他打600块钱工资,他自认对得起天地良心。而且,从玉凳梳妆台本身的材质、重量和做工来说,即便它不属于汉代的文物,但又算不算是珍宝呢?且不说300斤的玉料就属难得,它的雕工和纹饰中的艺术品位也是非常高的,至于玉石的沁色,自然古朴,更绝非粗制劣造的当代仿品。既然如此,他们为何还要一口咬定这就里面有黑幕呢?只因他们才是真正的黑幕,他们先将国宝打成假,就方便将宝物转送入海外市场,他们才是真的为私利让国宝外流,其用心之险,利欲之强,古往今来,何曾有之?

王刚砸瓷 孰是孰非
  至于王刚砸瓷,则是北京电视台“天下收藏”栏目中的一个环节。该节目由献宝嘉宾和主持人签订生死文书,一旦所献宝物经在场专家鉴定为假,即由主持人王刚手中的紫金锤砸毁。这个栏目可谓在全国都影响甚大,但此后传得沸沸扬扬的节目组造假和误砸事件,却让群众舆论再次陷入混乱。

  姚政说,王刚砸瓷这件事,民间收藏家对此反感已久。台湾有个收藏家早在2009年就曾表态,说我们大陆的收藏家跟他们很不一样。鉴定是为了更好的保护真文物,但不是趁机毁去所谓的“伪文物”,一档节目为了所谓的收视效应做到此种地步,让他们觉得害怕和心痛。

  “抛开文物不谈,且先论一论栏目本身的真伪。首先要论的是专家团,这些专家中有商人,这就是说专家团并不具全鉴定资质;第二是鉴定程序,鉴定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科学报告,说明鉴定程序并不严谨;第三是生死文书,那份文书是不是真有那么大的权力可以决定文物的存在或毁灭?到现在,我都为那些被砸毁的所谓伪文物心痛不已。”姚政如是说。

  再探文物本身,姚政也列举了三个方面对栏目进行批驳。姚政说,所谓赝品,是能做到以假乱真的高仿品,既然它是真品的高仿品,自然也就具备了一定的艺术性。收藏界和文博界之所以要对文物作出鉴定,是为了适时的拨乱反正,其根本目的,是为更好的保护文物和文化,至于赝品是不是就真的罪大恶极到必须毁去?以他看来是是大可不必的。此其一。

  其二,这个栏目给大众传达的最糟糕的信息,就是民间无真品。以至于很多百姓跟风砸毁了自己收藏的老物件、老瓷器。但事实又是如何呢?事实是,民间有很多东西都是真文物,只是这些真品里,有大部分是普品,而只有少部分是精品。以我国历史之长,瓷窑之多,烧制出来的瓷器何止千件百件?那些吹捧某种瓷器只此几件或百件的,不是所知短浅就是别有用心。即使是一位资深的专家,也绝无可能见过中华大地上的所有瓷器,即使他为此穷尽一生,所见也就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其三,一些娱乐作秀和商业行为混杂在鉴宝栏目中,不仅伤害的是百姓的情感和利益,还伤害了整个民族的尊严。百姓献上来的宝物,砸了就没了,其中有些是百姓家里祖传的东西,此时被拿来节目中作秀的就是一个家谱的感情。整个节目下来,没有完整、科学的鉴定凭据,一旦落锤砸毁的是真宝物,那么被拿来节目中作秀的就是整个民族的尊严。有的人出于一些商业目的,不惜毁掉真文物,好叫自己手头的同类文物卖出好价钱,这种行为是极其可耻的,同时他们的行为还混淆了舆论视听,其后果更是极其可怕的。

文物自救 为民间收藏一声呐喊
  在申诉的最后,姚政终于为民间收藏发出了一声呐喊,他呼吁,对文物的鉴定章程必须要尽快完善,采用科学仪器进行鉴定的方法必须要尽快普及,海关对文物外流的管制必须严格。而对于民众,他要求大家建立起对民间文物的信心,他再次重申,民间文物大多都是真品,不要因轻信了某位专家的一家之言,就把一个集体共有的民族记忆付之一炬。最重要一点,民众一定要打心底对自己的收藏热爱起来,不要简单以金钱来衡量所有的价值。(中国艺术网  记者 李若辰)

结语

不管这些事件的真相如何,有些道理却总是不变的,我们也许看不穿文物的真伪,但求诸内心,这些反反复复的声音里总会有我们真正想要的答案。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份珍宝藏在心里,而这份珍宝,是华夏儿女们共同的民族记忆。我们要保持这份情感不受污染和利用,就必须保证自身的冷静和清醒。至于其他,我们不妨交由时间审理,总有一日,真者自会显出真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