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期

法国Esprit钢琴音乐节 领悟诗琴画意

导语

法国Esprit钢琴音乐节,于2012年落户广州,与比利时伊丽莎白女王音乐比赛强强联合,致力于推广世界各地年轻有为的钢琴家,为古典音乐的交流提供一个平台。相对于协奏,钢琴独奏更需要超凡脱俗的气质。让我们跟随法国Esprit钢琴音乐节的四位不同国家钢琴家,去体会古典音乐的魅力,勾画属于你自己的意境,发现钢琴家的情感表达,了解不同国家的音乐崇尚。
  2013年5月,法国Esprit钢琴音乐节落户北京音乐厅。来自中国钢琴家王笑寒、西班牙钢琴大师维多利亚·阿嘉(Victoria Aja)、俄罗斯钢琴家尤恩·法沃兰(Yury Favorin)和法国钢琴大师布鲁诺·里古托(Bruno Rigutto)分别于5月16-19日献上钢琴独奏会,使观众能够体会到不同地域不同国家的古典音乐特色,也呈现了不同国家钢琴家各自的魅力。


中国 王笑寒:

  1980年生于北京,4岁起开始学钢琴,此后在许多国际钢琴大赛中获奖。2010年毕业于德国汉诺威音乐学院,以该校历史上唯一满分的佳绩毕业,获博士学位。王笑寒是难得的钢琴、指挥、作曲“三栖”艺术家,作品《遗失的日记》、《村趣》、《画意》等。

  评价:

  深谙德奥作品真谛,精准诠释作曲家内涵的年轻艺术家。——德国音乐媒体

  王笑寒的演奏符合俄罗斯最优秀的钢琴传统,他对柴可夫斯基作品的阐释足以和钢琴大师里赫特晚年的演奏相媲美,我们代表俄国人民感谢他!——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中九位俄罗斯老艺术家联合署名的公开信

西班牙 维多利亚·阿嘉(Victoria Aja):

  维多利亚·阿嘉在伦敦威格摩音乐厅、阿根廷、乌拉圭、摩洛哥、印度孟买国家大剧院,纽约卡内基大厅等不同国家和场合的演出,均表现不凡。

  评价:

  听完维多利亚·阿嘉的演奏,我们便会知道她在这一专业艺术领域是佼佼者。我觉得她和鼎盛时期的阿里西亚·德·拉罗查(Alicia de Larrocha)非常相似。毫无疑问,这是我近来听过的最成功的音乐会。——评论家Harris Goldsmith之纽约演奏会后

俄罗斯 尤恩·法沃兰(Yury Favorin):

  尤恩·法沃兰在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进行过学习,并成为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博士生。参加不同类别不同国家音乐节,同时游历了意大利,日本等20多个国家。

法国 布鲁若·里古托(Bruno Rigutto):

  世界级著名钢琴演奏家,1945年生于法国。1981年接任钢琴大师阿尔多·奇科里尼(法国现在世最顶尖的钢琴家)在巴黎音乐学院担任教授。

意境狂想曲

 



 他们如是说
 
 
王笑寒

我完全不刻苦,也不是很有天分,但我悟性不错;作曲折寿 ;音乐是生活的一部分。

维多利亚·阿嘉

西班牙音乐非常热情、明快。

尤恩·法沃兰

游历各国对我演奏音乐有很多帮助;音乐不是演奏给每一个人听,但我希望有很多人来听;

布鲁若·里古托

一个钢琴家必须沉下心来练习每一首曲子的每一小段,而后听从自己的心去形成自己的风格。

观众如是说

甲:让孩子来感受一下现场音乐氛围。

乙:听这些钢琴演奏时,不同的人会看到不同的意境,即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刻也会看到不同的意境,我比较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

丙:真好听,还想听。

丁:听音乐会着装正式是对演奏家的尊重,我来之前就查看一些曲目的创作背景,也希望别的观众也能做一下功课。

从钢琴家到国家风格
  古典钢琴曲像诗,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读,即便读了,也未必有发散思维,即便有发散思维,也未必会拍案叫绝,即便会拍案叫绝,也不能大彻大悟作者之意境。只剩下那些飘散在空中的乐章,搜寻着安居之所。或飘过肠胃,促进消化,美容养颜;或路过思维,天马行空,展开创作;或荡涤心境,多愁善感,悲悯万物。

  一架钢琴,三层演播厅;一个人,不聚焦的分散光线,还有那些时间错乱的掌声。若是琴声的悠远带我们忘却演奏者,若是琴声的幽怨带我们走进忧伤,一切便也不偏不倚的合适一个听众的身份,一切便也凿凿确确适合对一个演奏者的赞誉。然而,错误的忘却,忘却乐章所需的哀愁,常常错误的记得,记得钢琴家的孤独。这种误解导致认定他们很孤独,就像他们本来孤独一样。相对于协奏,钢琴独奏更需要超凡脱俗的气质。

  从王笑寒到布鲁若·里古托,从中国到西班牙到俄罗斯到法国,从王笑寒的悠远意境到维多利亚·阿嘉明朗的热情,再到尤恩·法沃兰的热爱生活却离群索居的态度,最后到布鲁若·里古托乐内意境的淡然和乐外浪漫的魅力。

  从肖邦到拉威尔,从浪漫主义到印象派,从柴可夫斯基到德彪西,从王笑寒的印象感觉和现代元素到舒伯特,以及曼努埃尔·德·法雅的超越印象。除了不同国度不同音乐风情之外,四位钢琴家的选曲本身很符合个人韵味。

  中国王笑寒的演奏倾尽全力,汗流满面。从旋律的反复变奏,情感的骤升骤降,到舒缓的诗情画意,他把所有的情感都倾注于琴键之上,然声止之时,一切皆归于平和,也便是生活本身的样子。这就是他的态度,演奏是生活,生活的结果他从来无暇顾及。像听到他说“我独乐,观众自便”一样。这种特点以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结尾恰到好处,因为贝多芬的热情就是无论如何,都能用汹涌澎拜感染你。

  西班牙维多利亚·阿嘉伴着踢踏的开放自由。从奔放激动,到柔情妩媚又到如烈焰般的热情,早已融化所有孤独,作为独奏者的孤独,作为观众冷眼旁观的孤独。既然来到她的境前,就一定会释放出热情。

  俄罗斯尤恩·法沃兰,他与音乐,与音乐里的意境侃侃而谈,他那么热情,那么细腻,却也那么多愁善感。之于音乐之外的人物,从来都很孤傲。他给人的感觉就是“观众赞扬的也好,鼓励也好,虽然很高兴,但始终不能改变处于孤独的我,这就是我的情调”。像柴可夫斯基的作曲,俄罗斯人热爱生活,却只关心自然。

  法国布鲁若·里古托,一个世界级的钢琴大师,他可以演奏很多人,当然也一定演奏的很好,可是我觉得德彪西与拉威尔才是他量身订造的音乐。两个耳熟名详的名字,两个法国人,两个人都被划为印象派的代表人物,就像法国本来就是一个印象派一样。布鲁若·里古托的演奏,留给观众太多可以肆意挥毫的意境空间,但那些光和色即便是一闪而逝的,人们也都记忆犹新。曲终之时,这位钢琴大师用钢琴之外的浪漫幽默让人们深深记住曾看过他的现场独奏。这应该就是被叫做“法国印象”的东西。(中国艺术网 记者 王海飞)

结语

用碎片般的文字分享了法国Esprit钢琴音乐节四位钢琴家演奏会的种种乐内乐外,希望有更多人去现场倾听演奏,关注这些钢琴演奏们,也希望更多人了解或听众或演奏皆需情感投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