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期

天工人可代,人工天不如

导语

自宋代时起,徽州三雕便扎根安徽省的黟县、歙县及江西省婺源县一带,并繁衍至今,机缘巧合,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徽州三雕分为砖雕、石雕和木雕三种,却独以木雕尤为出色,探究其中,真为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市场经济浪潮冲击下,徽州三雕不退反进,在竹艺轩等一批热爱它的艺人手里得以传承与发展。
  作为徽州三雕这一项目的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竹艺轩一直以来坚守传承徽雕技艺这一领域,特别是在竹木雕刻领域,保留和传承了徽雕艺术风格的精髓。
 
  如名可知,徽州三雕所有的学问都在一个“雕”字上。在这里,“雕”得不好只能叫做“技术活儿”,“雕”得好了才有资格被称作是“艺术活儿”,我们这里所说的徽州三雕自是艺术活儿中之上乘。
 
  想必大家都看到过这样的画面,雕者在一块一人高的木块旁边,手执刀,头微侧,凝神静气,眼里心里只有这木块,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与之无关。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绝大多数的人都只能看到雕者刀下生风,运作自如,却看不到这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背后早已容入了浮雕、透雕、圆雕、线雕等多种技法,做到了刀法与艺术,内容与风格于一炉,达到了“天工人可代,人工天不如”的意境。
 
  随着木屑簌簌掉落的还有时间,一件雕刻作品的完成可能需要几个月,也可能需要几年甚至一生。艺术都是相通的,如贾岛诗中描述作诗的语句“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艺术品是雕者耗费时间所得,更是耗费心血所得。
 
竹艺轩董事长朱泓先生现场雕刻
竹艺轩董事长朱泓先生现场雕刻
 
  到处都有石、砖、木,为何独以此处闻名?
 
  雕刻材料到处都是,雕刻艺术也到处都有,但是谈及著名的却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徽州三雕要算是其中之一。细细探究,“三雕”为何在“徽州”一带闻名,这里面有着深刻的历史原因。
 
  徽州三雕早在宋代便于安徽黟县、歙县及江西婺源一带产生并发展。时至明初,徽州三雕依旧籍籍无名,和其他区域的雕刻没有拉开差距,都很粗犷、不重精雕修饰。然而到了清代,这一情况便有所改观,徽州三雕也开始慢慢地从各色雕刻中走出来。
 
  除了徽州三雕自身的发展之外,在这一转变中起到重要推动作用的便是徽商,他们早年背井离乡、辛辛苦苦做了一辈子生意,赚的盆满钵满。为了回报桑梓同时也为了叶落归根、光宗耀祖,他们开始在家乡修祠堂、树牌坊、建宅第、造水口,并有足够的财力和雅趣用于精雕细刻,以尽显其豪华富贵之气势。
 
  至此,徽州三雕走向这一领域的舞台中央:更注重于内容的丰富和精雕细琢,多深浮雕和圆雕;镂空雕刻的水准也极致空前,有的镂空层次多达十余层,仿若真实场景。
 
  三雕俱佳,木雕尤为出色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徽州山区盛产木材,建筑物绝大多数都是砖木石结构,尤以使用木料特多,成了木雕艺人发挥聪明才智的用武之地,这也是徽州三雕中木雕尤为出色的主要原因。
 
《十二生肖》屏风
《十二生肖》屏风  

 《商旅图》木雕笔筒
《商旅图》木雕笔筒
 
  徽州木雕随处可见:宅院内的屏风、窗楹、栏柱,日常使用的床、桌、椅、案和文房用具等无所不在。谈及徽州三雕的代表作,这里必须要提及的便是黟县的承志堂和木雕楼,尤其是承志堂里的雕梁木雕“百子闹元宵”。雕者将百名幼童刻于木板之上,形态神情各异,让人不禁想起《诗经》那句“总角之宴,言笑晏晏”,好不情趣。
 
  而这其中最常见的便是笔筒这一类文房用具,民间传说、戏文故事、花鸟瑞兽、龙狮马鹿、名胜风光、民情风俗、渔樵耕读、明暗八仙和博古吉图等均可刻于其上,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贤人雅士读书困倦之时,随手拿起笔筒于案牍旁把玩一番,不失为一种休息,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徽州石雕——许国石坊
徽州石雕——许国石坊  

砖雕
砖雕
 
  除去木雕,徽州三雕中其他二雕“砖雕”和“石雕”亦是不容小觑。我们从作品中便能感受到砖雕和石雕的艺术魅力,此处不予赘述,倒是有这么一段关于砖雕由来的奇闻轶事值得一说。
 
  传明代徽州窑匠鲍四起先放弃烧窑的老本行靠做生意赚了一大笔钱,便大修鲍四庙。正当人生得意之时路遇一妇人,手抱长颈瓶,瓶插杨柳枝。二人相约鲍四在地上放一金元宝,妇人相应在地上放一朵自制莲花,先放完者为输。结果鲍四惨败,了悟妇人所说“只有技艺无穷,没有钱财无限。”钱财输尽,鲍四砸了庙中自身像,凑了点盘缠回去烧窑并创砖窑。至于那妇人,一说为观音来此点化鲍四。
 
  竹艺轩,一群热爱“徽州三雕”的艺人
 
  作为徽州三雕这一项目的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黄山徽州竹艺轩雕刻有限公司凝聚了一批热爱徽州三雕的手艺人,多年来以竹木雕为主,为保护与传承徽州三雕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们积极创新,首创了徽州竹雕产业化关键技术集成与应用项目,并在徽州三雕的基础上,积极开辟竹雕艺术领域,形成了“徽州四雕”的概念,在一定意义上继承和发扬了“徽州三雕”的艺术。
 
  作为竹艺轩的领头人,董事长朱泓虽年仅三十有余,却已师从父辈学艺十几年,成为工艺美术大师,徽州竹雕非遗传承人。朱泓表示:“从二十年前背着手雕笔筒到处摆摊叫卖,到在全国设立800多个销售点并且产品出口,徽州木雕艺术在我们这一代传承人手中正焕发出新的生机”。(实习编辑/姜艳娟)

结语

近年来,徽州地区的一些民间巧匠,各专一行授徒开张,使“徽州三雕”这项传统工艺得到了活态的传承。同时,在当地政府和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下,许多徽雕文物得到了很好的保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