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期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导语

泰戈尔曾说“当我们大为谦卑的时候,便是我们最接近伟大的时候。”李可染自称他是困而知之,是苦学派,并不是天才。实际上他被誉为“一代大师”并非虚名,他一直在用心画,每次风格的蜕变都凝聚了他的苦苦思索。他融会中西,借鉴素描与油画,又从齐白石、黄宾虹中走出了自己的风格,神功迹化,妙造自然,已然成为了艺术史上的一座高峰。 登上李可染这座高峰,我们得以眺望群峰耸峙。古人云:“有道者,德不孤。”在李可染先生探索艺术变革之道上,一直有师友的身影相伴随。就让我们一同感怀李先生身上的那些师友情谊。
  人物名片
 
  李可染,1970年出生于江苏徐州,7岁时因私塾老师赞其“孺子可教,素质可染”而得名。他的绘画启蒙于钱食芝。16岁入上海私立美专师范科学习。1929年以优异的成绩入杭州西湖国立艺术院,破格录取为研究生,跟从林风眠校长和法籍教授克罗多,学素描、油画。1946年应徐悲鸿之聘,为国立北平艺专中国画教授。作为李可染的同事,蒋兆和、叶浅予、张仃、黄永玉对他的教学都非常支持与肯定,并在齐白石、黄宾虹门下潜心研究民族传统绘画与创作。
 
  1954年上半年与张仃行程数万里的写生,给了他笔墨功夫来捕捉大自然丰富变化的机会。当时陆俨少为江南山水名家,由于晚年常来北京,李、陆二人在藻鉴堂多有艺术切磋,时人有“北李南陆”之誉。黄胄的人物画创作深得李可染认可,二人在创立中国画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前身)的过程中结下很深的友谊。李可染、叶浅予、黄胄是中国画研究院第一任主要领导,他们之间往来甚笃。20世纪60年代以后,李可染将不同地区特色景物结合起来,以表达心中祖国山河美好印象,自此李家山水的风貌逐渐形成。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李可染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谆谆教诲 谨记于心

  在李可染画语录中,他提到最多的是齐白石、黄宾虹,还有徐悲鸿。“我十三岁开始拜师学习中国画,也曾学过‘四王’的山水画。后来跟一位法国老师学了两年西画,后来再学中国画。抗战胜利后,我接到两个聘书:一个是北京的,一个是杭州的。北京是文化古城,又有故宫收藏,还有齐白石和黄宾虹两位老师,结果我选定了北京的聘书。我在齐白石老师家学画十年,主要学他的创作态度和笔墨功夫。”(《李可染画论》,王琢编辑,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2年)
 
  与徐悲鸿:获得赏识  艺术视野得以拓宽
 
  徐悲鸿(1895-1953),江苏宜兴屺亭桥人。中国现代美术事业的奠基者,杰出的画家和美术教育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任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现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第一届全国政协代表等。1946年,李可染受徐悲鸿之邀到北平任教。他们是好友、同事。
 
  徐悲鸿的确是一位独具慧眼的教育家,他提出很多改革中国画的主张,却极力推崇那些深得传统功底的艺术家,如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张大千等,当然也包括李可染。
 
  1942年的中国还处于抗战期间,一次偶然的机会徐悲鸿在重庆看到了李可染的水彩,颇有好感,并打算用自己的一幅《猫》换之。李可染的首次个人画展由徐悲鸿作序,他对赏识自己的徐先生充满了感激。自此,徐悲鸿和李可染有了交往。在交往的过程中,徐悲鸿时常拿出自己珍藏的几十幅白石老人的精品让李可染欣赏。李可染被老人的笔墨打动了,非常渴望去拜望老人。抗战胜利后,徐悲鸿到北平国立艺专担任校长。为了建立完整的教学体系,徐悲鸿想尽办法招揽人才,自然地想到了李可染。于是可染先生有了之前《画语录》中说到的抉择,最终决定北上。终于也见到了他素来仰慕的大师齐白石和黄宾虹。
 
  李可染一直怀抱着对徐悲鸿的知遇之恩,直至后来有人指责徐悲鸿的革新思想,甚至想让他不要赞同徐悲鸿的主张时,李可染都不予理会。他深知徐悲鸿在改革中国画方面所付出的良苦用心,他说:“中国画特别是山水画,再这样从临摹到临摹,死气沉沉,就是自走绝路!徐悲鸿主张对旧的中国画进行改造,让古老的艺术充满活力,焕发青春有新意,有什么不好?”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徐悲鸿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与齐白石:参悟其用笔之慢
 
  齐白石(1864.1.1-1957.9.16),二十世纪中国画艺术大师,二十世纪十大书法家,画家之一,世界文化名人。是李可染的老师。
 
  齐白石将晚年收弟子视为人生一大快事,因此,对李可染格外看重。他曾画《五蟹图》送给可染,上面题句:“昔司马相如文章横行天下,今可染弟书画可以横行也。”说起李可染第二次登门拜访,那是1946年李可染刚到北平不久,经徐悲鸿引荐,他得以将自己20张画作拿到白石老人眼前,齐白石看后不禁称赞“这才是大写意呢!”并直言“30年前我看到徐青藤真迹,没想到30年后看到你这个年轻人的画。”给予了李可染极高的评价。日后,拜师之事也是顺理成章的了。
 
  直到1957年齐白石去世,李可染相随老人整整十年,成为白石老人晚年最得意的学生。而李可染对齐师也有深厚的感情,直到晚年仍然念叨着齐师。他多次提及:“我在齐白石老师家学画10年,主要学他的创作态度和笔墨功夫。”“我从师齐白石,最大的心得是线条不能快。好的线条要完全主动,要完全控制,控制到每一点,达到积点成线的程度。”他从白石老人的用笔悟到“慢”的方法与意义,他后来的山水画,主要从这个“慢”字上寻求笔墨的内在意蕴,深得白石艺术的精髓。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齐白石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与黄宾虹:追随“浑厚华滋”的艺术理想
 
  黄宾虹(1865.1.27-1955.3.15),原籍安徽省歙县,生于浙江省金华城,中国近现代国画家,擅长山水画,兼作花鸟画,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华东分会副主席、全国政协第二届委员。1946年,李可染到北平后,拜黄宾虹为师。
 
  李可染在黄宾虹先生的衣钵真传中也所得甚多。上世纪40年代他们在北平相识,50年代黄老回到了杭州,当时李可染经常去浙江写生,每到杭州,他都要在黄宾虹先生家居住数日,于朝夕相处间,于笔起墨落中,寻求老师的思想轨迹,印证艺术的真谛。
 
  黄宾虹集古之大成,创造出浓重浑厚、乌黑发亮的山水画;他对于美术史的精熟,使他有选择地继承了传统的精华,并转化成自己的风格。他是较早进行现场写生的国画家,他强调首先临摹古人“己合自然”的笔墨,再游历名山大川,以此来印证古代大师的技法。他留下了许多以寥寥数笔勾勒山川轮廓的写生稿,皆是对山川形神的观察体悟,强调神似而不局限于形似。
 
  李可染在承续黄宾虹墨法的同时,将西画的用“光”引入山水画中,亦在山水画坛上争得一席,自创一格。李可染曾立志“用最大功力打进去,用最大勇气打出来”,他对传统狠下工夫,从黄宾虹处学到了如何通过积墨表现丰富的层次,追随并实现着黄宾虹“浑厚华滋”的艺术理想。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黄宾虹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与林风眠:慧眼识珠的老校长
 
  林风眠(1900-1991),中国现代画坛的艺术大师、杰出的艺术教育家。中国流艺术家画派创始人、中国美术学院创始人。李可染的师长。
 
  李可染以画牛出名,邹佩珠是7月7日出生,正与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相应,一时传为佳话。1943年,在老校长林风眠的主持下,他们结为夫妻。
 
  追溯与林风眠先生的缘分,是在李可染22岁那年。他以同等学历投考国立杭州艺专研究部。该研究部是培养西画研究生的,而李可染没学过油画;他抱着一拼的态度,临时向另一位考生学了些门道,考试时根据少年时画戏曲人物的夸张手法大胆涂画,没想到林风眠校长十分欣赏,认为大可造就,破格录取。从此师从林风眠校长,李可染作品浓郁的诗性风格及对西画光影、色调的借鉴,与林风眠有着直接的精神联系。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林风眠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北李南陆”的惺惺相惜

  与陆俨少:切磋艺术 并肩同行
 
  陆俨少(1909-1993),1956年,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1961年至1966年,赴浙江美术学院兼职山水画教席。曾任中国美协理事、浙江画院院长、浙江美院教授等。李可染与陆俨少是好友,常在一起切磋艺术。
 
  画界向有“南陆北李”之说,陆俨少曾到中央美院讲课,李可染当着众多学生的面,称自己的画尚停留在必然王国内,而陆俨少却已“画到了自由王国的境界。”同为大师,而有如此谦逊风范,令陆俨少大为感动。
 
  1989年,陆俨少再度到北京同李可染相见,留下珍贵合影。这一年李老82岁,陆老80岁,两位耄耋之年的老人见面时分外高兴,李老特备茶点招待。临行时,李可染因北京天气干燥,特意叫太太买了许多生梨让陆俨少路上带着吃。翌年李可染便因病去世,陆俨少闻讯大悲,特意写了一幅长对叫儿子快递到北京。四年后,陆老也辞世了,享年84岁。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陆俨少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那些与李先生共事的艺术好友们

  与叶浅予:共患难 同悲切
 
  叶浅予(1907.3.31-1995),浙江桐庐人,从事绘画教学和以舞蹈、戏剧人物为主的国画创作,中国漫画和生活速写的奠基人。曾任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央美院教授。他与李可染即是好友,又在中央美术学院共事。
 
  在八宝山李可染的告别仪式上,叶浅予只是轻轻的说了句,“解放了。”那些我们无法体会的,所有先生承受过的苦难,都化成了一缕青烟,留下的只有世人的唏嘘悲叹。也许与李先生同年生的叶浅予面临过同样的厄运,会理解得更多一些吧。
 
  李可染先生在1950年写的一篇文章中是这样记述的:“自从人民以掀天动地的欢欣热情,欢迎人民解放军进入了北京,这座历史的名城--封建王朝残余思想的堡垒,一切一切都在起着空前急遽的变化;曾经被买办官僚支持着的中国画市,突然断绝主顾。不少画铺改业了,很多中国画家无法维持生活,使中国画受到了从来所没有过的冷落,因之助长了某些人对中国画命运的忧虑,认为:‘新的社会到来,中国画的厄运也跟着来了’。”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叶浅予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与张仃:结伴写生 只为探索艺术新道路
 
  张仃(1917-2010),号它山,辽宁黑山人。著名艺术家、教育家,清华大学教授、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张仃先生是清华大学著名教授,是美术界一位德高望重的艺术家。1954年和李可染、罗铭开启变革中国山水画的改革。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发生过一场中国画改造的大讨论。以李可染为代表的这一种文化立场和文化态度,被称为“中国画改造派”或“革新派”。有一个人坚定地支持李可染,认同李可染的立场与态度,他就是张仃。张仃当时的身份和地位很重要,他是延安来的,是穿军装进北京并且以五人小组成员之一,接管国立北平艺专并将之改创为中央美术学院的革命文艺工作者,同时还是中央美院实用艺术系主任。最重要的是,他兼任中央美院绘画系的党委书记,在他的倡议下,中央美院成立了国画革新领导小组,成员有张仃、李可染、叶浅予、蒋兆和,张仃任组长。有了张仃的支持,革新派的李可染等于就是得到了组织的支持。于是,有了1954年春天那次著名的李可染、张仃、罗铭三人江南水墨山水写生。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张仃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与蒋兆和:共事于中央美术学院
 
  蒋兆和(1904-1986),现代人物画家。生于四川泸州。1920年流徙上海,以画肖像谋生。1927年与徐悲鸿订交。次年,受聘为南京中央大学图案系教员。1930至1932年,在上海美专教素描。1937执教于京华美术学院,北平艺专。1947年徐悲鸿聘他为国立北平艺专教授。1950年起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顾问。任第二、三、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79年当选为中国文联委员。他与李可染同在中央美术学院共事。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蒋兆和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与黄胄:力挺好友 “也是天下第一”
 
  黄胄(1925.3-1997.4.23)中国画艺术大师,社会活动家,收藏家。1959年,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美术公司顾问。1981年任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黄胄是中国著名的艺术家。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八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原轻工业部工艺美术公司顾问。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黄胄、叶浅予和李可染是中国画研究院第一任领导。
 
  李可染非常欣赏黄胄具有时代面貌的作品,并称赞其精湛的写实技巧。有一次黄胄创作之余忽然来了兴致,他在一幅宣纸上大笔一挥,不大一会工夫一只活灵活现的藏犬出现了。旁边的几个画家看黄胄画了一只活泼可爱的狗,凑了过来,连连赞扬他画得好,画得生动,黄胄来不及搭话,只是笑笑,又忙着在画作上细心收拾起来。这时,一位老画家看了不禁叹道:“驴黄胄画绝了,狗黄胄也是天下第一!”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老画家李可染先生。大家听了李可染先生对黄胄的赞扬,也跟着连连点头称是。过了一会,几个人忽然拊掌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刚才可染先生赞扬黄胄的时候,因为激动,说得急,“驴”字后边、“狗”字后边都没有停顿,和“黄胄”连在一起了,所以众人大笑不止。
 
  可染先生赞扬黄胄画狗“也是天下第一”,这话并不为过。黄胄在很多精彩的画作中,几乎都要画上一只或者几只狗点缀其间,令画面增色不少。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黄胄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与黄永玉:大雅宝胡同 星空之下的那间小屋
 
  黄永玉,1924年7月9日出生在湖南省凤凰县城沱江镇。土家族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黄永玉与李可染既是好友又是同事,他非常敬重李可染和他的艺术。
 
  大雅宝胡同,曾经聚居了中国最多、最有名的艺术大师们的地方,那是中央美院的教职工们宿舍。1953年黄永玉初到北京大雅宝胡同甲二号,可染先生夫妇是他们第一个相识的邻居。黄永玉回忆到“我喜欢干通宵的工作。我的画室和可染先生的画室恰好在一个九十度的东北角尖上。一出门抬头右看,即能看到他的活动。半夜里,工作告一段落时,准备回到卧室。走出门外,见他仍然在伏案练字,是真的照着碑帖一字一字地练;往往使我十分感动。星空之下的这间小屋啊!”
 
  在黄永玉的印象中,可染先生的妈妈是位非常好的老太太,笑声爽朗,院子里的人都很喜欢她。而李可染是一个细腻的幽默家,他讲笑话的本领恐怕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他讲的笑话简练、隽永、含蓄。说的时候自己不笑,别人反应出大笑来时,他才跟着一起大笑。而且可染先生还拉得一手好二胡。高兴的时候,他会痛痛快快地拉上几段。他常说自己如果不是画家,就会是音乐家。他也爱收藏古墨,他家里有一盒明朝的墨,非常名贵,所以他作品的用墨,颜色特别黑亮。
 
  李可染有农民的聪明纯朴和勤劳特性,他画作上的成就是实实在在的。黄永玉印象最深刻的是可染先生的“案”,那是日伪时期留下来的陈旧之极的写字台,上面铺着一张那个时代中年人都熟悉的灰色国民党军棉毛毯。说起这张毯子,很少人会知道,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洞,是可染先生每天工作的毛笔和墨汁颜料“力透纸背”磨穿的洞。因此,黄永玉也赞言“李可染先生作品显现出厚重的民族魂魄。面对着他的作品时,就无法拒绝迎面袭来的道德感染。八大山人如此,石涛如此,傅山亦何尝不如此?”(策划/撰稿 滕黎)
从李可染先生身上看师友情谊
 
 
  黄永玉个人作品展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网  展览场地:中国艺术馆近现代厅

结语

拾起这些散落的记忆碎片,拼凑起可染先生完整的人格。在山顶间我们似乎看到了“东方既白”,也看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山脉,绵延不绝。他的学生这样评价可染先生,“中国古典山水的最后一人,新时代山水的第一人。” 李可染曾说“为祖国山河立传”,其实,他本身已在书写着传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