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予援:点亮童心 共筑未来

  编者按:近日,位于王府井大街的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格外忙碌,继音乐剧《岳云》于5月18日复排上演之后,首次被搬上戏剧舞台的经典童话《小布头奇遇记》也将于6月1日与小观众见面。从首演剧目《马兰花》到最新剧目《小布头奇遇记》,成立五十多年的中国儿艺为中国儿童戏剧舞台贡献了一部部经典剧目,无数少年儿童在儿童戏剧的滋养下长大成人。本期节目,对话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周予援,与中国儿艺人一起点亮童心,共筑未来。

  • 访谈
  • 精粹

周予援
 
音乐剧《岳云》 优秀保留剧目轮换上演 
  中国艺术网:5月18号,音乐剧《岳云》开始新一轮的演出,之前这个剧在61年和80年,分别被剧院排演过,这一次用音乐剧的形式把它搬上舞台,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周予援:作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我们在四年前做了一个中国儿艺优秀的保留剧目轮换上演制。这个制度的建立,就是让我们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把优秀的保留剧目呢,能够重新搬上舞台。保留的剧目,和这些新创的剧目相结合,来丰富我们这个优秀保留剧目轮换上演制。这个制度的建立需要有剧目的支持,所以我们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从剧院的原来创作的丰富的剧目里面挑选出来。比如说人们都熟悉的《马兰花》,1956年作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首演剧目创排的。

  在几年前呢,我们又重新打造了八零年演出的这个《十二个月》,前苏联的经典的儿童剧目,用一种新的舞台样式来给它全新地表现出来,也得到了观众热烈的欢迎。特别是通过这个优秀的保留剧目呢,也锻炼了一批剧院的青年编导,青年的主创人员,还有青年的导演们,所以我觉得这个方式呢,是很有价值的。《十二个月》重排了之后呢,我们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无论是哪个年代的作品,用今天的舞台的演绎方式来告诉我们今天的观众,让他们感受那种情怀,感受那种历史,我觉得作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义不容辞,应该有这样的担当。

  去年的时候,从这个剧院创作的这么多的剧目里,我们又精心挑选出来,1961年首演,1980年第二度演出,当时应该是叫儿童话剧的《岳云》。经过我们剧院的青年的艺术骨干的三十六稿的改编,而且我们提出的要求是一定要以音乐剧的表现形式来创作这样的一部历史剧。我们院的中青年的艺术骨干,敢于担当,大胆地尝试,经过了将近半年的创作,四个月的排练。在5月18号进行了首演,这一轮的演出我们还要在持续,5月25号、26号,包括我们市场的演出和包场相结合,那么一直要演到28号,第一轮的演出要进行12场,目前已经演出4场了,效果都非常好。虽然它是传统的儿童剧,但是我们用今天的新的样式,音乐剧的表现形式,给我们今天的孩子看,寻找中国音乐剧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创作样式,我们也在探索。

《小布头奇遇记》 童话经典首登舞台
  中国艺术网:那么接下来也有《小布头奇遇记》登上舞台,那么这个剧的排演进行到什么阶段了呢?

  周予援:我们是前天吧,我们在排演场,看了一次粗联排,也是以青年的艺术骨干为主的这样的一部《小布头奇遇记》。我记得是在一九六几年,孙幼军先生的这个童话作品,因为今年是我们2013中国经典童话年嘛,就是把这几十年的中国经典的童话经过筛选,最终确定,首部的这个童话剧,最终选择了孙幼军先生在60年代创作的这部《小布头奇遇记》。原来我们小的时候都看过这部童话,但是搬到儿童剧的舞台上,这是第一次。所以当时我和孙幼军老先生在他们家里签订了这个合约,就是同意我们剧院来改编、来创作《小布头奇遇记》,他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无偿地让我们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来用他的版权,我们也很感动。我们也期待着六月一号这一天,我们一定会把孙幼军先生请到剧场来,看我们节目演出。

  那么前天看完粗联排呢,我们还提出了很多问题。六十年代的童话,走到今天的2013年,给今天的未成年人,特别是少年儿童,看六十年代的童话,我们应该用今天的一种舞台表现样式,怎么能够把那个时期的童话,展现给我们今天的孩子。我觉得作为青年的艺术骨干们,他们还要再花费一些精力,他们要动脑子。因为这个《小布头奇遇记》呢,是个小剧场戏剧,就是在我们这个假日经典小剧场演出,观众距离很近,有的时候演员表演的时候,离观众也就有两米到三米的距离。所以这种真实的表演,童话般的这种表现,如何吸引住我们的孩子,能够坐得住,能够看得下去,一个小时十分钟的戏,对一个孩子来说,他的这种时间的承受力,需要我们戏剧的大量的吸引力,能够让孩子被这个剧情所吸引住,被这些人物所感动。这个戏剧告诉孩子就是勇敢,让孩子懂得如何去勇敢,这一个主题的话,我觉得目前诠释的还不够。当然呢,现在是5月21号,离这个6月1号还有十天的时间,所以剧组的青年骨干们在全力以赴,从舞台美术到人物造型、服装这些方面,都在加班加点地创作过程中。

  所以我们通过这次粗联排,我们也提了很多的问题,提了很多的建议和意见,现在创作团队正在修正。我也期待5月28号我们在剧场审查的时候,我们希望能够创作一部今天的孩子能够喜欢的昨日的童话经典。

现实题材剧与经典童话悉数登台
  中国艺术网:2013年,音乐剧《岳云》已经登上舞台了,《小布头奇遇记》马上也要和小观众见面,那么剧院今年剧目排演的安排里,还有哪些剧目将要登上舞台呢?

  周予援:去年我们在国家院团优秀剧目展演的时候,创作了一台《特殊作业》。其实剧情很简单,就是学校给学生布置一个课外作业,让每个孩子回家给父母洗一次脚,绝对地贴近现实题材的戏。我们在北京演出,在西藏、在宁夏、在山西,已经演出了将近100场。一部现实题材的戏,它的这种正能量的发挥啊,应该是潜移默化的,在舞台的用艺术的表现形式,来讲述我们今天孩子身边所发生的事情。现实题材的作品,在我们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来说的话,应该也要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

  所以今年呢,我们目前正在创作一部《心愿》,就是内蒙的边远的草原,一个学校,孩子才不足五十人。每天这个小学校都要升国旗,在升国旗的时候,孩子对国旗的认识,包括对祖国、包括对家庭、包括对学校、对同学之间的那种爱。我们想要通过一个小小的心愿,来表达今天的孩子他的成长的历练的过程中,对我们祖国的一种爱,小小年纪萌发出来这种情感。我们觉得像这样一部作品,会唤起很多的孩子对祖国的这种爱,因为实现中国梦,我们作为艺术的创作者来说,应该从一点一滴做起。应该让孩子通过戏剧舞台的艺术的表现,能够让我们今天的孩子,生活在这样一个幸福的时刻里,更多地去关心别人。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在这个戏里,都有呈现。所以我觉得去年创作了一台非常成功的《特殊作业》,今年我们要呈现一部现实题材的《心愿》。

  中国艺术网:《心愿》是一部现实题材剧,那作为2013中国经典童话年,还有哪些童话作品要和大家见面?

  周予援:目前有两部作品正在创作过程中,因为剧本还没有出来,我们要求的就是6月底要出一部,7月底要出一部。因为剧本剧本,一剧之本,剧本成熟了,剧本通过了,我们才能排上它的日期。所以我们在今年的十一和今年的年底,我们还要相继创作两部,一部小剧场的,一部大剧场的童话剧,中国的童话。比如说,口袋里的中国故事,就是当我们的演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条,打开就可以念出一部中国的童话故事。那么我们的舞台上就可以要演员去表现这个口袋里的中国的童话故事,而且呢,演员还可以跟现场的观众产生互动。

  可以我们演到半截,比如说我们有十分钟的故事,我们演到第六分钟的时候就停了,可以问观众,下面的故事该怎么演?下面结尾该怎么进行?这样让孩子们有很多的问题,他可以专注地来看这六分钟的故事,然后他给我们完成结尾。然后演员按照观众对结尾的说法,演员即兴地去表演,达到和小观众的这种艺术的沟通和交流,把小观众的结尾给他完善了,我觉得像这样的一些表现形式,都是在今后假日经典小剧场这种艺术表现形式里面(去实现的),因为观众很近,近距离地交流能够跟观众产生一些比较好的气场。艺术的舞台我觉得需要气场,它需要和观众直接的交流,所以我觉得在这些方面我们还要去做一些有益的尝试。

  那么口袋里的中国的童话故事,实际上就是我们去寻找一些中国的从历史到今天的这些个耳熟能详的成语或者一些有趣的童话故事,可能会选择四到五个童话故事,然后通过这种一小时十分钟的表演。在一小时十分钟里面,我们讲四到五个童话故事,跟孩子互动起来,我觉得这样会很有意思。

  中国艺术网:那像这样的互动的话,是不是对演员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周予援:对啊。舞台剧有的时候,就是要经过一个半月两个月,甚至三个月漫长的创作和排练,舞台上基本上就属于是排演出来的呈献给观众的一个作品的完整。那么有的时候呢,演员基本离不开这个大框架,他可以在细微的表演上有新的处理和有即兴的表演,但是我们希望通过这部戏呢,让我们的演员和观众真正产生交流,一半演给孩子看,一半留给孩子共同创作,我觉得这一点挺重要的。

以导带演 助力青年人才成长 
  中国艺术网:刚才您也谈到了这些演员,那我们知道,像《小布头奇遇记》,它的创作团队都是80后的青年人,咱们现在也在力推青年导演的一个培养的计划。现在就咱们儿艺来说,他们的水平是处于什么样的一个水准上,我们又会用哪些手段,来助推他们的成长呢?

  周予援:我们从去年开始,来大胆地启用和进行一个有意识的尝试,就是让我们剧院的这些青年的优秀演员,通过他们角色的创造,和导演共同创造的过程中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他有导演的潜能。就是说不光他演好自己的角色,同时,他还能跟导演共同来对整部戏里的一些个段落,还有一些戏剧的情节,包括人物的设置,跟导演来共同探讨。所以我们通过这种东西呢,我们感觉到有些年轻的演员啊,他很有作为一个导演创作的热情。一个演员,他要能够知道我在整个剧里面,作为一个导演,我应该如何去拿捏、把握好整个戏的表现,那么他如果能把这些方面掌握的更好一些,更全面一些,那么我觉得对他今后,他再扮演一个角色,身在其中的话,会更好一些。

  当然了,科班毕业的导演固然很重要。但是在实践中成长起来的优秀的青年演员,给他们一些跟导演共同合作、共同创作这样的作品,对他们今后,无论是在艺术的创作方面,在他的角色的塑造方面,我认为对他都是有益的。那么在这些演员当了导演以后,我们还可以采取一种“去伪存真”(的态度)嘛。你导了一部戏了,两部戏了,你确实不适合做导演,那么你就可以继续做演员。如果你还适合于做导演,那么继续给你戏,继续给你加码,你可能以后会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导演。因为在中国,包括全世界,有无数的优秀的导演,都是演员出身。

  中国艺术网:所以我们现在也是在青年演员中,去发掘导演的好苗子。

  周予援:对。之后呢,真正发现了演员有做导演的好苗子,我们再给他们更多的机会,让他们走进学院,走进中央戏剧学院,走进上海戏剧学院,走进北京舞蹈学院,走进北京电影学院,让他们再去深造,再去学习导演的知识。我认为,这对他们的一生都是有益的。因为我们剧院有好几位导演,原来都是演员出身。所以我觉得让演员们,跟着我们的老艺术家,老导演们,来去学习导演,然后慢慢慢慢地,他们经过一个戏两个戏的磨练以后,他们可以独立来执导。那么我们尽可能地让这些小剧场的戏剧当他们的实验田,给他们创造一个平台去展示自己的才华,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能辨别出来,谁适合做导演,谁适合今后去做演员,我觉得就是要给机会。

儿童戏剧教育 一部好剧受用一生
  中国艺术网:现在很多院团,比如国家院团或者民营院团都在进行儿童戏剧教育的尝试,国家话剧院有一个国话儿童俱乐部,动动鞋子剧团、还有花旦工作室,他们都在做儿童戏剧教育。对咱们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来说,在儿童戏剧教育这一块,我们有哪些举措?

  周予援:我们这些年,大概有五六年了吧,就是作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来说,我们经常在做艺术体验,艺术体验馆或者是艺术开放日。就是在我们演出前,或者演出后,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可以进行沟通和交流。同时我们自己,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我们还有自己的一个马兰花艺术培训学校,能够用我们自己的演员,自己的老师,能够一边演戏,一边教给孩子们,什么叫表演,教他朗诵,教他说台词,教他形体,教他舞蹈。我们也培养了很多的这种孩子,比如从四岁到七岁的啊,八岁到十二岁的啊,我们都分别办了很多的班。这一年我们是停了,但是我们九月一号,我们继续要在开始办班。我们想办精品班,就是班级不要太多,但是来的孩子,一定要受到一个良好的艺术教育。所以我觉得这个马兰花艺校,作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附属机构,它应该起到一个为今天的孩子做艺术启蒙,同时为明天他成为中国儿艺的忠实的观众能打下这样一个很好的基础。

  所以我觉得这个艺术教育,本身我认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所从事的这个儿童戏剧,它就应该是艺术教育的范畴。比如说在两会期间,我作为政协委员,交了一个提案,这个提案里边,我写的就是关于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全国的中小学生每学年观看一部儿童剧和一部儿童电影。那么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我们特别特别地希望,教育部门要能够对艺术教育给予重视,那么也就是说,一学年让教育部门能够派发到每个学校,让每个孩子一个学年,看一部儿童剧和一部儿童电影。我相信,九年义务教育过来以后,他们的这种艺术教育,通过戏剧,表演,走进剧场,观赏戏剧表演,走进电影院,看一部儿童电影,我认为他们会受益终生。所以我觉得,你刚才说的艺术教育这一块的话,我觉得作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包括全国的儿童艺术剧院,所从事的儿童戏剧,它一定是艺术教育的范畴之一。

  刚才也谈到了这个艺术普及,艺术教育,作为我们剧院来说的话呢,我们也做了大概五年的尝试,特别是前年和去年,我们在中国儿童戏剧节举办期间,还专门开设了这个儿童戏剧教育的开放日,就在这个二楼的展厅。戏剧节期间,我们办了无数场的儿童戏剧教育的普及。包括我们把台湾如果儿童剧团创作演出团队请到我们儿童剧场来,一边演出,一边进行戏剧教育的普及活动。也得到了来观看演出的所有的家长和孩子的喜爱。所以在这些方面的时候,我们都在进行尝试。

三亿八千万少年儿童 三十二家儿童剧团 
  中国艺术网:您刚才说,中国所有的儿童剧院,也应该把儿童戏剧教育作为自己的一个任务来做,那么就您看来,中国儿童戏剧这个行业的发展现在是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它有哪些问题是需要面对的?

  周予援:目前呢,全国的儿童剧团一共有三十二家,有的是国家院团,有的是省级院团,有的是市级院团,还有的是转企改制这样的院团,也有民营的院团。我说的民营院团是专门从事为儿童戏剧创作和演出的这样的剧团,现在目前我知道的,大概有十二家。要想一个剧团的成长,你必须得有自己的创作团队,你必须得有自己的编导演这样的团队,你才能树立你独特的艺术风格。所以作为一个院团来说的话,在创作这个环节需要加强,不然的话,会走向什么样的一种情况呢,就是说他只演出,他没有原创,他去照搬别人的演出。我认为这个也可以做,但是我认为,第一个创作环节,原创的作品,在每个院团,我认为都应该要引起重视。这样的话我认为才能够百花齐放。才能够让每个院团在创作方面,在演出方面双丰收,我认为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我特别特别地希望,特别是在很多的省市,我希望省市的这些文化部门,还有教育部门,对于儿童戏剧院团,应该给予更多的倾斜和扶持。因为我们所从事的事业,面对的是无收入群体,是未成年人,你比如艺术教育,可以有,也可以没有。没有饿不死,但是艺术教育,特别是素质教育的培养,这是潜移默化的。

  所以我一直在说嘛,一部好的儿童剧能够影响孩子的一生。当年我也是,我在看一部好的电影,《闪闪的红星》、《鸡毛信》,它的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画面,每一段台词,我到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根深蒂固了。因为我觉得,在我幼小的心灵里面,种下了一个美好的种子,对我一生都是有益的。

  那么今天的孩子,我说实实在在的话,考虑别人的少,想自己的多,另外一点呢,就是比较独立,比较自我,那么我觉得就是应该用艺术的教育来感化他们。特别是在孩子世界观正在形成过程中,艺术教育给予他们的滋养,我认为来的更加重要。所以有的专家在跟我交流的时候说,一部好的儿童剧,胜过一百节思想品德课,我觉得可能说的有点过了,但是我觉得有道理,因为它是形象的,它是真实的。所以我觉得,作为中国儿童戏剧人嘛,我也是在这里特别地想呼吁,有关的政府部门,应该要去扶持、关心、帮助全国的专门从事为少年儿童演出的这种剧团,给予更多的支持。

  中国艺术网:全国一共有三十二家这样的院团,数量已经特别少了。

  周予援:对。这个问题呢,我觉得比较遗憾。因为我觉得三亿八千万少年儿童,三十二个剧团,我觉得这个量远远不够,有三千八百个儿童剧团,来面对三亿八千万少年儿童,我觉得还基本差不多。但是我觉得中国有能力能够做到这一点。你比如说,我们的这些个大中城市,某个省就一个剧团,其实他有二三十个市,我觉得都可以建立这样的剧团,对我们这个戏剧,对舞台艺术,能够让孩子从小就学会欣赏。那我觉得意义还是蛮大的。所以我觉得还是这样说吧,艺术教育,孩子的素质培养,儿童戏剧不可替代。

要让更多的孩子看到儿童剧
  中国艺术网:现在对于很多普通家庭来说,可能带孩子去看一场电影、去游乐场玩,比较普遍,但是经常能够带孩子走进剧院来看儿童剧的,其实还是为数较少。在您看来,怎么样才能吸引更多的家庭和他们孩子,一起来走进剧场,观看我们的演出?还有就是,在一些偏远的城市,或者不是省会的城市,他们没有机会去看这种儿童剧的演出,这些问题怎么解决?

  周予援:首先一点呢,孩子要走进剧场,首先要征得大人的同意,钱是在大人的腰包里,孩子身上是没钱的,孩子也没用收入,所以孩子吃什么,穿什么,看什么,是大人说了算。所以我们目前的儿童戏剧,更多的是要争取家长的认可,呼吁家长能够走进剧场来,看我们的儿童剧,因为他来了,他一定会带着宝宝来。

  所以我们不是说让孩子们喜欢不喜欢,首先说家长能不能认可,能不能喜欢这个儿童剧。所以我们的创作,难就难在是家长要认可,孩子要喜欢,还有什么呢,专家。我们经常要参加比赛,经常要参加展演呐。专家他还得认可你,家长还得喜欢,孩子还得喜欢,所以三方面都得喜欢的戏剧,你说多难?所以儿童剧的创作要比成人戏剧的创作要难十倍,我觉得这个儿童戏剧的从业者真的是很艰辛的,很不容易。那么另外一点呢,很多的家长,在他小的时候,没有看过儿童剧,他也很难得会想到把自己的孩子带到剧场来看儿童剧。我希望呼吁这些家长们,你曾经年少的时候没有看过儿童剧,但是别误了孩子,让孩子走进剧场来看,你同时看的时候,你可以把你的作业补上。

  作为边远山区的孩子,我们尝试了有六年了,就是财政部每年给我们拨两百万,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经典儿童戏剧走进西部校园。我们这个六年的时间,十二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西部地区,我们都走遍了。每一次去,每一次演员受感动,每一次去,每一次当地的少年儿童受感动。因为他一辈子,有的老师,三十多岁,四十多岁,没看过儿童剧,现在他们的孩子也没看过儿童剧,都是第一次看。我们到西藏演《特殊作业》,台上台下哭成一片,台上的演员表演的时候被台下的观众所感染了,台下的观众看到台上的演员的表演,他受感动了,孩子们纷纷表示,今天我回家,也为我的父母洗一次脚。这就是艺术所带给孩子的一种潜移默化的一种心理的净化和影响。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

  我们中国的儿童戏剧,最需要的地方是哪儿,是西部,是山区,是农村的孩子,因为他的一辈子,真的,好多好多孩子长大成人了,他不知道什么叫儿童剧,没见过,没看过,那么我们不能把这一代再耽搁了。所以我们拼命地到那儿去演,有时候我们到一个地方去演出,准备安排的是演十场。最后呢应他们的要求,十五场、二十场,那么去演,加班加点地演,一天甚至演五场,为当地的孩子,因为需求量很大。那么孩子看完戏以后就是真的不舍得让我们走,所以那种场景我历历在目,我特别感动。所以我觉得,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把住我们的王府井地区的这个阵地,中国儿童剧场,大小剧场两个剧场两个阵地,每个周六周日我们都有演出,不间断,已经坚持了五年了。那么同时我们的脚步要放到了西部地区,让更多的孩子能够享受到中国的儿童戏剧,戏剧的这种快乐。

  5.12地震,汶川地震的二十天以后,我们六月一号就赶到了灾区,当时我们去了以后,我真的被当地的孩子所感动了。已经地震发生了二十多天了,他们来告诉我们,希望我们快乐。所以我们给他们的戏剧是快乐的,因为我们知道他要快乐的戏剧,你带给他悲悲的那种戏剧,他会更加的难受,所以我们就把《小吉普变变变》这样快乐的戏剧带给孩子,孩子他快乐了,这样他就忘去了那种阴霾,他忘去了昨日的那种恐惧,所以我觉得这种作用就起到了。所以我们过了一段时间再到那里去的时候,这些孩子已经慢慢在长大了。他们都记得,在五年前我们曾经看到《小吉普变变变》这样的戏,他们很受感动。

  所以我觉得,最需要戏剧的地方,正是我们艺术工作者要去实践的地方,要去演出的地方。所以我觉得,从文化部到财政部,能够每年给我们拨下来这个两百万,我觉得弥足珍贵。这个两百万就能够让我们中国儿童剧院走进西部校园,能够让更多的西部地区的孩子看到儿童戏剧。当然,我也希望全国的各个省的财政厅、教育部门,教育厅,教育机构,能不能拿出一些善款,能够给当地的各个省市的儿童剧团,让他们也像我们一样地走进山区,走进西部,走进西部应该去为那些孩子演出的地点。没有剧场,我们创造条件,我们在礼堂,没有礼堂我们在饭堂,没有饭堂我们在教室,我们在学校的广场,但是我认为每一次的演出,一定是品质不能丢,我们哪怕是在操场去演,我们演员的表演一定是要真挚的。要真情实感的,你不能糊弄孩子。如果一场演出一个半小时,有一个演员糊弄观众,那我们回来以后,我们是要挨处分的。所以我们说,要对得起我们的孩子,每一次的演出,必须在品质上是不能丢分的。所以可能景会简陋一些,因为是在学校的操场上,他不是在剧场里嘛,但是我们演员用我们真挚的表演,能够感动我们的观众,能够让他看了这部戏,听了这个故事,能够在他心灵里面,能够得到一些震撼,能够得到一些思考。我觉得这对孩子很重要,也很有意义。

多元素新思维 动漫舞台剧的尝试
  中国艺术网:像今年的《岳云》和《小布头奇遇记》,都是改编自童话,或是改编自一些经典的故事,儿艺有没有尝试把动漫作品改编成舞台剧的打算?

  周予援:我记得我来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是零四年,我就和我们的团队共同来探讨我们有什么样的经典,能够今天创作出来搬到舞台上来。其实就是动漫产业的发展,我们一直想尝试做动漫舞台剧,用动漫的思维来创作舞台剧。当时我就在寻找,然后发现了就是我曾经看过的特别特别短的一个动画片,叫《小蝌蚪找妈妈》,我们通过我们的编剧,改编成一部戏。用动漫的思维,用动画和舞台艺术相结合,创造出来一个《小蝌蚪找妈妈》,这个戏还获得了当年的中宣部“五个一工程”的优秀作品奖。我们的《十二生肖》,我们也都是用动漫的一种思维,跟我们的舞台剧来结合。《十二生肖》我们一句台词都没有,完全等于是默剧,但是所有的孩子,我们走了七个国家了,所有的外国的孩子,包括我们中国的孩子,都能看懂,我们所揭示的这个主题。就是关于环保,水资源的缺失。就是这样的题材,但是我们是通过动漫的舞台思维来去创作这样的一台戏,没有一句台词,但是观众全看懂了。

  这次《小布头奇遇记》里面,我们在有意识地尝试,就是演员和动画,相互之间要有交流。演员从动画里出,演员从舞台上进动画,演员跟动画所有的里面的形象有机地结合,共同去表演,共同去创作,这是我们这一次一个尝试。我也很期待,在六月一号首演的时候,我也希望能听到观众提出更宝贵的意见,以便与我们今后去丰富和加强舞台艺术的表现力。

  一部好的优秀的动画片,它成熟以后,可能对我们剧院今后的创作,对我们儿童剧在舞台上的表演会有些互补。戏剧舞台希望多元素的媒介,包括多元素的这种的艺术的呈现,能够运用到舞台上来,我觉得可能会更有意思。因为孩子天马行空,跳跃性的思维会非常的丰富,所以我们觉得给孩子做戏,真的是很难,因为他的世界观还没有形成,他的人生观还没有形成。像这样的一个时代的孩子,恰恰我们在创作里面,要引领他们,要启发他们,很难,但是我们一直再努力。

  中国艺术网:《小布头奇遇记》其实就是一个多媒体的和动漫相结合的这样一个剧目。那像您说的,咱们的剧目走向国外,去和国外的小观众见面,那现在在剧目走出去的过程中,一般就是每年大概会做哪些工作?

  周予援:一方面是通过我们文化部的外联局,比如说亚洲处啊,非洲处啊,北欧,西欧,像这些处室,能够帮我们把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戏剧光盘带出去,让更多的国外的戏剧同行们能够接受,能够认可。另外一点就是我们会把国外的儿童戏剧的专家,在我们首演的时候把他们请过来,让他们和我们的艺术家在一起共同地合作。包括《十二生肖》的导演皮特,包括《皮皮长袜子》的导演斯达芬,这些导演都是我们给请进来的,他带着一个团队过来,跟我们剧院的团队强强联合,会把国外的好的一些先进的创作理念和舞台呈现,被我们中国儿艺所用。《皮皮长袜子》,包括《十二生肖》,我们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那么我觉得,先请进来,把中国的故事,通过西方的舞台艺术的演绎方式相结合,那么我们中国的故事的作品,就能够去走向国外,让更多的比如说《十二生肖》澳大利亚、美国,包括越南、日本,包括墨西哥都去了,当地的孩子都非常喜欢。但是呢,首先的前提是请进来,你得把这个澳大利亚的优秀的导演皮特请进来,用他的艺术构想来演绎我们中国的故事。我觉得这样的一个结合,这样的一个拓展,是我们这几年的创作里面我还比较满意的这么一个举措。这样的话,你才能有好的作品,中国的故事走向国际。

  因为我一定是坚持这么一点,一定是我们本土的,一定是中国的故事,能够走向国际,那么我觉得,恐怕得先引进,再走出去。但是请进来,走出去,这一定是我们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作为一个国家儿童艺术剧院,它应该肩负的一种责任,我们面对着我们全国的少年儿童,我们去演出,是应该的,但是我们的视线,应该更多地要向国际上去瞭望,去发现,有什么更好的机会,应该把我们中国的儿童戏剧向国际去发展。我们这三年做到了一些尝试,也取得了一些案例,也做了一些尝试,但是我觉得还不够,还要继续努力。


分享到:  
名家档案
周予援周予援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一级演员,著名影视演员,优秀的舞台表演艺术家。任中国儿童戏剧研究会会长,中国话剧艺术研究会副会长。文化部优秀专家。曾荣获文化部优秀话剧艺术工作者称号,曾二度荣获文化部优秀演员奖。1978年进入中央实验话剧院,曾任中央实验话剧院副院长、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2004年起任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