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兴国:创新实验区是传媒人才的孵化器

  编者按:中国传媒大学教育部传媒艺术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实验区成立于2007年,经过五年的探索建立,已经成为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课堂教学之外对学生实践能力的有效补充。实验区的运作有哪些模式?遴选进入机制有哪些规则?学生又是如何在此得到锻炼?本期节目,让我们在与中国传媒大学大学戏剧影视学院院长李兴国、教育部传媒艺术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实验区办公室主任徐智鹏的对话中,一一寻找答案。

  • 访谈
  • 精粹

李兴国(右)与徐智鹏(左)接受采访
 
传媒艺术人才培养的新路子 
  中国艺术网:教育部传媒艺术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实验区已经成立五年了,它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在运行着?

  李兴国:教育部的创新人才实验区呢,是教育部2007年批的,批完以后,我们是从2007年年底开始运作。像你所说的,已经五年了,这五年,很难用一句话进行概括。确实是走出了对传媒艺术人才培养的一个尝试性的过程,在教育部的传媒艺术人才培养当中走出了一条特别的路子,里面有很多很值得推广和借鉴的内容。

  中国艺术网:那这个实验区的内容和咱们日常教学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

  李兴国:其实怎么说呢,把这个实验区放到中国传媒大学,放到我们戏剧影视学院,它实际上就等于是我们教学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我们教学的延伸,是我们教学到现在为止可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中国艺术网:现在这个创新实验区里有多少个工作室,同学们是怎样参与到其中的呢?

  徐智鹏:之前李老师在创立实验区的时候有一个形象的说法,等于说它是在我们学院正常教学之外,补充课堂教学对同学教育和培养的有些不足的地方,在我们这个孵化器里面可以更好的培养同学。所以,我补充刚才李老师说的,就是在运作中,有两个主要的方面:一个是工作室教学制,我们之前总共成立了15个导师的工作室,校内导师的工作室以及两个校外导师的工作室,这些工作室平均每年大概招收的人数是100人左右。到现在为止呢,加上奥运摄影班,我们总共有1000人曾经在实验区里受益,曾经在工作室里进行学习。

  在工作室里面呢,导师能够遴选出来学生,带着同学到业界参与实践,由导师和学生一起来进行创作实践。导师来手把手地来教同学,直接参与第一手的创作的过程,实际上学到的东西还是很多的。另外呢,我们还有项目教学制,导师会有一些培育项目,或者我们其他的一些短片项目。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呢,导师辅导同学,完成一个短片的拍摄,或者一个微电影的拍摄,或者一个美术作品,或者一个话剧作品——各种各样的作品从最初的培育,到最后的完成。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呢,同学们学习到的是整个的创作流程的过程中的各方面的经验,这两方面,其实对同学们的受益是非常大的。

  李兴国:其实呢,大学教学呢,你抓住两个方面,就抓住命脉了。比如说,你大学教学首先要抓课堂教学,课堂教学以外呢,一定要抓课堂实践,这两个部分。传媒大学,特别是戏剧影视学院,它是属于培养影视专门人才的地方,特别是培养影视艺术人才的地方。这两点抓准了以后,那么其他都是次要的。也就是说呢,我们以前常说,要厚基础。厚基础呢,跟我们要培养这种实用性的人才并不矛盾。我们通过这个课程体系的改革,提高课堂教学质量,同时呢,我们要加大力度。实际上教育部传媒艺术人才创新实验区呢,就是在后者,加大实验力度、实践力度。它是以动手能力培养为主,所以我们遴选的是本科的大二和大三以后的学生。

  中国艺术网:那么现在参与到创新实验区的学生占学生比例的多少?

  李兴国:刚才说到了,现在这几年留下来大概有1000个学生。这个比例我们可以算一下,每年我们招收的大概是270,不到300人,我们现在在校生呢,本科生大概是1200到1300人,这个比例一算就算出来了。

  其实受益的是少部分,占的比例较小,现在的影视教育呢,就不是过去传统的那种,就是说老师轰着大家一起走,都要去学,把它学好,考试要六十分以上。现在应该是,在我们按照艺术类招生进来的这些学生里面,我们优中选优,到大二大三以后,特别有一定才智的,有一种特别好的感觉的,动手能力特别强的。那么这样的学生,把他遴选出来,进入创新实验区的孵化器,专门对他进行个别培养。这样我们就想呢,让没有毕业的学生,在没有毕业前,先出成果。出成果以后走到社会上去,就业、各方面都好说了。以前呢,我们常常是培养完学生,毕业以后三五年在社会上出成果,太晚了。

实践给了学生进入行业的机会
  中国艺术网:那么对于经过创新实验区培养的同学,他们的就业。和其他同学有哪些鲜明的不同呢?

  徐智鹏:以往教学和业界有一个特别尴尬的地方,好像学生教学是面对校内的,同学出去之后呢,再次找工作,同样自己独身去面对这个行业。所以等于教师在一定程度上跟行业是脱节的。那么我们通过这样一个创新实验区呢,同学在大学已经参与到业界的实践,有导师,相当于师傅领进门,师傅带着同学来进行这个实践。一方面能够教育,在实践中帮助同学掌握实践的经验,另一方面也帮助同学建立最初的他的一个人脉和关系,介绍同学入行了。所以很多同学在业界实践中呢,还没到大四,就已经开始介入到很多创作的方面的工作。其实后面已经不存在再次找工作的问题了,他已经直接进入到行业了。所以我们这些同学,大部分的参与业界实践的,在实验区的同学,已经成为行业里炙手可热的人才了。

  有的同学选择上研究生,可以继续跟随导师学习。工作室有进入,但是没有停止,它可以继续延续下去的,继续发挥它的实验区的孵化器的功能。同学的本领不断地提高,他跟业界的接触也在不断地提高,是这样的一个状况。
 

蒲剑导演工作室、赵永华摄影工作室师生在拍摄中

  李兴国:其实刚才说到了学生的遴选,我们对老师,比如进入创新实验区的老师,也有严格的遴选。2007年那会儿,我们叫影视艺术学院,我们那会儿的老师是180名,从180名老师里面遴选出来。现在一个导师是一个工作室,我们只有十几个工作室,也就是我们只有十几个老师进入。进入创新实验区的这些导师是严格筛选的,我们有我们的筛选的条件。

  平时一个导师带研究生,在校研究生可能加起来,三年,两年,可能九个或者十个。可在创新实验区,带的本科生呢,要比研究生的数量还少。我们是精中求精,两个精,一个是导师要精,一个是学生要精。现在是老师带着学生往前跑,跟得上的,底气足的,动手能力强的,我们认为素质高的,跟着导师往前走。至于后边真有落到后边的,再远一点的,那我们就不是传统的教学方式了。传统的教学方式呢,是赶着大家一起往前走,这种方式已经落后了。

   徐智鹏:我再补充说一下你刚才说的找工作的情况。像我们文编工作室的同学,他在大三大四的时候,还没有出校门,已经参与到大概两到三台晚会的整个的编导工作了。所以从经验来说呢,他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晚会导演了。出来找工作的时候,其实已经不存在继续找工作了,实际上可以继续在中央台担任晚会的编导和策划的工作。

  像我们摄影工作室的同学,他们跟随着导师呢,在大学期间已经接触到胶片的拍摄,拍摄电影,就是非常难得的进入到行业的机会。所以后面他们也是直接参与进行剧情片的创作,摄影工作,直接就进入到行业里了。导演工作室的同学,他们在大学里拍摄的短片,有的可能拿到了国际的奖项。这个就变成了一个很好的简历了。所以很多影视公司看到他们直接获奖的作品,就给与他们机会,直接到公司里面做编导,所以等于是我们帮助同学准备了一份很好的进入到行业的简历,能够直接进入到行业去工作。

  中国艺术网:那对于同学们来说,想进入到工作室的竞争是不是也特别激烈?

  徐智鹏:是,我们每年有遴选进入制。这个遴选呢,我们每年会做两到三次的宣讲,来介绍工作室,介绍工作室以往做出的成绩,工作室导师今年招生的要求。在面试同学们的时候,我们首先会有导师的面试,加上我们一个科学的遴选机制,两个共同来介入。遴选机制是我们有一个测评系统,找心理学方面的专家来做了一套体系,这套试卷呢,特别适合来遴选传媒艺术人才,他的创新性,他的能力,各个方面他的整体的一个协调能力。试卷的打分,再加上导师的面试,导师跟同学直接的接触,这两个分数相加,最后综合导师的意见以及我们得分的情况,选出相应的同学。其他没有进入到实验区的同学,我们也会把测评的结果发给他,对他以后的,提升他的能力,以后个人发展的一个比较好的参照。

  李兴国:我们自己开发了这样一个软件,当然也是依托社会的公司,在创新实验区成立的最初的时候,开发这样的一个软件,它特别适合于传媒艺术人才的遴选。这个软件有点意思,比如说这个孩子呢,你自我感觉能力挺强,怎么对他这个能力、素质进行量化,这个有点意思,也为进入实验区以后老师未来对他的培养提供一个素材,提供一个参考。他哪项弱一点,我们就要在哪一项加强。

影视剧项目是实验室的整体练兵
  中国艺术网:像之前咱们拍摄的电影《都市童话》,还有电视剧《跑马场》,还有刚才看到正在筹拍的电视剧,学院的专业优势是怎样在这些电视电影中得到发挥?同学和老师又是怎么参与到这些影视剧的制作中呢?

  李兴国:学院的策略,包括我的想法呢,就是说每年我们戏剧影视学院要拍两到三部电影,要拍一部大一点的电视剧,实际上这种想法在这么几年里面,已经逐渐地实现了。电影每年两到三部,对于一个教学部门来讲,对于一个学院来讲,以前连想都不敢想,但是我们做到了。比如说,每年一部大一点的电视剧呢,就是说稍微长一点的。去年央视八黄(八套黄金档)播出的跑马场,是央视电视剧频道成立以来的第一部定制片,那个片子播出,是我们比较完整的第一部。第二部呢,就是今年我们现在,就是此时此刻你们在采访我们的时候,我们一个大队人马在河北邯郸,在拍《国家审计》,这个大概是三十五集电视连续剧,现在已经进展到进程的三分之一了。这个片子是结合了传媒大学,结合了戏剧影视学院的资源优势——编导演摄录美,全部是我们主干老师带学生。实际上编导演摄录美的主干老师也是我们创新实验区的工作室老师。除了几位一线的演员以外,剩下的那些演员都是我们自己的。
 
  为什么我们要找一线的演员呢?你们可能将来也清楚,片子将来要播出啊,要有社会影响,要有收视率,你不考虑这个也不行啊。你投资三千多万,这也算一个巨额投资了。我想呢,就是大学办学不依托社会,不走向社会,不利用社会的资源优势,办不下去。这么一部大的片子,从它的剧本的论证,到真正的拍摄,到拍完,到编完,这个流程大概要两到三年。这两到三年里面,我们的学生和老师在这个流程里面,要受到很多锻炼,这是非常非常难得,课堂上绝对没有的。

  中国艺术网:那您刚才说的投资三千万,这三千万是由谁来投资的?

  李兴国:我刚才说了,利用社会的资源优势,社会投资。

  中国艺术网:就是咱们学校先接受了这个项目,或者立项之后,去找这些投资?

  李兴国:你刚才看到,我们北边会议室,又有一个连续剧的本子在论证,我们在拍着这个片子,也为后面坐着准备呢。遴选一个片子特别难,这个剧本我们拿到以后,要经过反复的论证,要经过反复的修改,最后真的要能拍了,那是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比如我们现在拍的《国家审计》,到现在为止,我们可以说,两年时间的论证。

  中国艺术网:那这个剧本是咱们学校自己的老师写的吗?

  李兴国:对。

  中国艺术网:以后所有的剧本,都是由咱们自己来完成吗?

  李兴国:也不一定,在我们整个的平台上我们来进行比较,如果我们老师的本子好,那就用我们老师的,如果在竞争当中,我们的本子很弱,肯定就不能用,用了以后片子播不了。我们拿着三千万去拍一部片子,将来你收不回来也不行啊。拍片子锻炼老师,一方面就是说,老师和学生一定要有市场观念,检验你教学有没有标准,当然有标准了,标准有好多,其中一个标准就是市场。但是也不能唯市场论,我们必须拿出精品的片子。
 
  徐智鹏:而且李老师一直强调,我们戏剧影视学院的教学结构是一个链式的教学结构,编导演摄录美是一套,是一条链,就是它能够变成整个的影视创作的剧组的所有的工种。那么我们教学是这样的结构,我们创新实验区的工作室呢,也是这种结构。李老师也在想,我们能不能打通这个工作室之间的关系,其实这个电视剧和影视剧的项目呢,对工作室来说就是一个整体的练兵了。打通了所有的工作室,所有工作室的导师,带着同学们一起来参加创作实践,把我们的教学从课堂延伸到了业界。

传媒大学艺术类招生将减量保质
  中国艺术网:这些年呢,咱们国内的大学,尤其是艺术类院校,一直在进行扩招。我看您之前提过,就是国际上的这种影视类院校,学生和老师的比例这么一个概念,现在咱们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李兴国:告诉你一个信息呢,就是说传媒大学的艺术类专业的招生呢,现在本着一种“连年递减”(的精神)。就是我们曾经经历过一个扩招,但是确实是,老师的资源,各方面的资源有限,再那么招下去不行。现在这种大拨的培养,其实我们也走过那个阶段了。虽然现在有些艺术类的大学还在大批量地招生,但我们不能那样,我们应该是精品培养。我们现在的生师比呢,逐渐地靠近了比较正常的生师比。国际上这种艺术人才培养,特别是影视艺术的,大概的生师比是3.5:1,我们扩招的时候(师生比)大概达到了1:13、1:14、1:15,但我们现在又回到了大概1:6到1:7,这个比例,还不是很理想,当然我们也是考虑到了种种情况和原因,我们会逐渐地往国际的标准的3.5:1或者说4:1靠拢。

  中国艺术网:那像您说的,咱们会出现一个缩招,那在以后的艺考中,想考传媒大学,想考咱们戏剧影视学院,是不是更难了呢?

  李兴国:可能会更难一点,因为它名额少了。我们遴选学生的时候呢,其实这种挑选的余地就不会因为我们这种缩小而缩小。就是说我们会在大量的考生当中去发现一些学生,我们有我们的发现的标准和遴选的标准。

李兴国(右)与徐智鹏(左)接受采访

  中国艺术网:能不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标准大概是什么样的?

  徐智鹏:其实我想说一直都很难,就是考进戏剧影视学院,或者考中国传媒大学。它其实一方面是对同学在艺术创作上的(考量),你有没有这个创新的能力,你对艺术的爱好,这是一方面的考量;另一方面就是你有没有跟人合作的这方面的能力,能够持之以恒地坚持这样的能力;再一方面对你的基本素质有很高的要求。所以在高考的分数上,以及在面试中,都体现了老师们对同学的要求。传媒大学其实是影视教育的一个标杆,我们也在思考以后的影视教育应该是往哪个方向来走。所以建立这个创新实验区,是一个特别好的先行者。

  李兴国:其实我们在招生的时候,就把它已经打在招生简章上了。就是这些专业,他们到了大三大四的时候呢,都有进入教育部传媒艺术人才创新实验区的可能,经过遴选。其实我们已经把对学生的这种遴选,前边触角已经伸到了艺术类的招生阶段。对这个学生的要求来讲,我想首先呢,他要对传媒、影视热爱,要喜欢,不喜欢没有人报嘛。你喜欢,这是第一步。你喜欢了,很注意电影电视,就自然而然在平时有积累。比较喜欢看电影,比较喜欢看电视,自己拍点东西。这个365天,一天一天地积累,到真正考试的时候,孩子对这个影视就已将比较了解了,他跟有些孩子不了解就不一样。所以我说首先要喜欢。

  中国艺术网:那像您所说,他喜欢看电影,喜欢看电视,可能拍过东西。那对于没有条件去拍摄的同学呢?

  李兴国:其实这种拍呢,有没有条件,咱们现在拿手机就能拍,新媒体的这种前端的表达,农村孩子也能拍嘛。

  昨天是国务院要求,各大学校尽量多地比例招收农村的孩子。现在的这种媒体的覆盖啊,电影电视,包括广播,已经覆盖97%以上了。那么也就是说,一般的农村的孩子,对这个电影电视都有了解。我们在初复试的时候,也比较注意遴选这种孩子。从农村来的孩子呢,天生有比城市里生活的孩子,有他这个优势,其实我们每年招收艺术类的学生里面,都有从农村来的,我们创新实验区里也有。

  徐智鹏:其实我们艺术类的考试中,并不是像外界感觉,有一定的形式——就是必须得拍过才能要,必须有一定的经验才能要。我觉得老师们其实更多地是看这个人,看到他的一些综合的素质。有的同学可能他没有接触过一些专业的训练,但他很有表达的欲望,而且他有专业的观察世界的独特的视角以及独特的想法,这样我们通过考试呢,就能够测评出来同学们这方面的长处。其实我们希望发现的是一个好苗子,所以外界的形式呢,不是最重要的,他是多变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发掘同学他的潜力,他的能力,这个可能是我们招生时候最看重的。

  中国艺术网:也就是说我们在艺考的时候,像测评一样,更重要地是测评他们将来能成为一个影视人才的能力,而不是说一定要有作品。

  李兴国:其实当我们面对中学生的时候呢,他们平时,拿出那么一定的精力去接触电影电视呢,这样的机会都很少,包括城市孩子也是一样。我们在遴选的时候特别注重你是一个很本分的,很真实的一个中学生,很纯正的一个中学生,这是我们遴选的时候第一眼要看的,老师很喜欢这样的孩子。

  徐智鹏:并且影视行业它是一个合作的行业,很多同学可能自己单方面觉得我很了不起,很有创作的激情,可能缺少与人合作,缺少这种协作能力,这个也不太适合在影视行业里发展,因为影视行业可能更需要不单有自己的能力,你还是一个传媒,必须跟其他的工种进行合作。所以像李老师说的,我们可能一方面看你的创意,另一方面看你的能力,包括你的做人,我觉得学艺应该先做人嘛,这个也是贯彻在我们的考试中。

  李兴国:其实创新实验区啊,把他们遴选进来了以后呢,就是进入到这个实验区,是对人的一种孵化,不仅仅我们注重于专业,你还要对人的人品、道德,他们大家在一起的合作精神。其实现在电影电视,一个作品拿出来,他是大家合作的一个结果,以前呢,可能我们发现某些学生,在某一点上很强。就是我们现在的专业分的很细啊,编导演摄录美,编就是编,导就是导,肯定这是不行的。进入创新实验区以后呢,要打破这种专业的界限。创新实验区要开展各种各样的活动,包括我们的孵化项目呢,也常常鼓励他们在一起。我常常说呢,一专多能,一专,你的生存余地很小,一棵树根扎得很深很深,但是它不能获取大量的营养。如果它能够向四边延伸,它的根系越发达,它的成活率越高,这样呢,就是说,我们特别鼓励在戏剧影视学院所有专业的学生间,相互地沟通学习。

  我刚才让你们看的,在北边的这个大的,服装的T台秀,就是我们每年到这个时候,要有一个大型的联合实习。在戏剧影视学院,我把这个实习实践概括为“点线面”,“点”是课程,一门课程的学习,你要拍东西,你要锻炼,你的动手能力。“线”是专业实习,专业内的同学之间的联合实习。“面”就是说整个学院的,所有的专业在一起,我给你提供一个大的平台。你比如说综艺晚会的制作,它牵扯到编导演摄录美,我们这个表导演专业的大戏演出,牵扯到编导演摄录美,我们的电影拍摄,电视剧的拍摄。其实这个“面”的时候呢,提供了一个特别大的平台,把所有的老师和学生,放到一个里面来。让他们在不同专业的老师,不同专业的学生在一起,相互地学习,相互地结合,相互地借鉴。在这个创作当中,去碰撞自己的想法,在这个碰撞当中呢,让大家都得到收获。

利用业界的资源优势办学
  中国艺术网:咱们刚才一直在谈学生的培养,前一段李咏回到传媒大学执教的消息呢,一直得到媒体和广大观众的关注,对于咱们戏剧影视学院来说,有没有想到吸引一些业界特别知名的有丰富经验的人士回校执教?

  李兴国:李咏回来呢,是一个点,其实我们这么多年,传媒大学到明年就60周年了,其实这五十多年的办学当中就没有离开过业界。就是我们现在看到李咏,其实我们平时在教学中大量的业界一线的我们的校友、名家名师,我们不断地跟他们交流,把他们请进来,甚至是我们现在在校的研究生呢,我们请的导师,有很多业界的兼职导师,我们这种交流是源源不断的。离开业界以后,传媒大学没法办学。

  徐智鹏:像我知道的,我们剪辑专业的丁晟 ,他是《大兵小将》的导演,他就是进入“亿元俱乐部”的导演,他就是一直给剪辑专业担任广告和MV的剪辑的课程,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他其实一直在做这个工作,从他不是“亿元俱乐部”的导演,一直到他是“亿元俱乐部”的导演。我们的很多课程,就像李老师说的,是由业界最出名的专家来担任这个课程的。

戏剧影视学院师生开展课外教学实践

  李兴国:其实以文艺编导这个专业为例,他们毕业的毕业生呢,大部分人,特别是早年毕业的学生,已经活跃在中国的电影电视,特别是电视的综艺文艺节目里面。就比如说张晓海,那是我们79级的,他每年都会兼一部分课程,给文艺系的学生。

  我们的办学,离不开业界。利用业界的资源优势办学,把他们请回来。同时呢就是说,业界给我们的学生提供了一个实习实践的平台,包括我们的研究生,我们的博士硕士,以及我们的本科生。离开业界之后,你学校里面的资源优势再强也不行啊,这么多专业的学生要锻炼,要实习。我们刚才讲的,这个“点线面”的实习,我们校内的资源有限,所谓的这个观念,我就一直在想,戏剧影视学院的办学,就是说跟业界保持密切的联系。

  除了我们请业界的我们的校友,业界的知名的专家学者回来以外,我们跟他们在一起勾连比较密切的,还有我们大量的科研项目的立项,我们开展这个大量的科学研究,也是我们办学的一部分。其实跟业界的联系还有一个想法呢,他是对我们办学的一个检验,办学好坏,质量高低,那么业界呢,接触到你的学生以后,那就有一个评价的结果。

  徐智鹏:而且李老师一直提倡一个说法,叫动态追踪,就是现在影视行业发展非常快,包括数字技术进入之后,现在有了很多的移动终端,等于我们传统的电影电视的观念已经在发生变化了。新媒体出现之后,李老师一直提倡动态追踪这个新媒体的发展,能不能把这个新媒体的发展和传统影视媒体的发展,他们之间的关系,以及未来的发展呢,进行一个研究,这是我们作为影视高校,应该做的一件事情。所以最近我们也在尝试研究微电影和微视频,就是把最新的一个影视创作的一个新的阵地,我看我们能不能给他拿下,纳入到我们之中。

  李兴国:我刚才讲,跟业界联系呢,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说,业界是跟市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现在的高新数字技术,已经大量运用在我们的业界了。电视台的播出、制作的系统,传媒大学的办学,跟业界的联系呢,其中在这个方面不能落后,我们的教学要进行大量的改革,传统的教学方式已经不行了。或者说传统教学的模式、传统教学的内容,要进行更新了。我们现在校内的2009版的教学计划,刚刚用了1年多就变成了2010版的,我们现在在不断地调整我们的课程内容。现在这个业界,你会发现新媒体啊,朝气蓬勃。你看这个戏剧影视学,它这个叫法还是很传统的,以传统的这个媒体的分类,其实应该融入大量的新技术。你会发现数字技术新技术,进入教学以后,会改变我们教学很多东西。

新媒体脱胎于传统媒体 暂不成为新学科
  中国艺术网:现在戏剧影视学院有没有新媒体的专业?

  李兴国:戏剧影视学院没有,但是呢,我们传统的电影电视这些课程,融入了大量的新的新媒体的内容。我们在论证课程体系的时候,这方面肯定会要求,你就是不要求老师,老师自然而然地会提出来,在他的课程当中,要加入,或者融入新媒体的内容。

  中国艺术网:随着新媒体技术的发展,新媒体方向会成为戏剧影视学院的一个学科吗?

  李兴国:我刚才讲了,新媒体它是脱胎于我们的传统媒体,新媒体的这种形式呢,更多地是以视音频为主,而且占的比例很大,大概在60%、70%,它不是截然地跟传统媒体一刀两断的,它勾连的非常紧密,你很难说在这个演变的过程当中,哪部分是新媒体,哪部分是传统媒体,你说不清楚。在办学当中,最重要的是让学生和老师尽快地接触、融入、了解新媒体,在你的课程体系当中呢,大量地加入有关新媒体新技术的内容,这样就够了。如果是现在专门开一个新媒体的专业,有无这种必要?我们现在这种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方面,肯定这方面要跟上,每年大部分的课题当中呢,有相当一部分是这方面的内容。

  徐智鹏:李老师之前有一篇文章,叫《艺术、人文、技术:中国影视教育的三维坐标》,就是在整个影视教育发展的这么多年里,其实我们一直在捕捉,什么是影视教育真正的一个核心,艺术、人文、技术,这三个维度呢,能够把握影视教育发展的方向。像现在来说呢,随着数字技术的进入,所有的传统影视行业已经进行了一轮新的自定义。也就是新媒体的出现,不但是改变了整个行业,也改变了传统的电影电视,那就不能说出来一个手机媒体,我们就开一个手机专业,出来一个Ipad媒体,我们就开一个Ipad专业。我们反过来想,这个新媒体出现之后,对传统的影视行业,到底是什么样的影响,也就是电影电视,它的本质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另一个方面,对高校来说,要深挖这个影视,电影的本性,他的创作上,到底能不能有新一轮的自定义。

  美国南加州大学有一个例子,他们最有名的校友乔治·卢卡斯,他曾经给学校捐赠了一亿多美金,那是美国历史上个人最高的捐款。当时他们老师特别担心,会不会我们学校以后改名叫乔治·卢卡斯学院了,后来乔治·卢卡斯说,一定不会叫这个名字,我就想叫电影艺术学院,他就认为,随着影视新媒体的不断出现,我们要想想,其实所有的都是基于电影这个本性。我们要发掘这个电影艺术本性在哪儿,所以他反倒强调的是本性的东西。这也是我们在教学当中,一方面要动态捕捉新的现象,但是我们要把它从最深的角度,从影视的本性上来理解它,这样才起到一个不盲目的,一个更深入的教学目的。

走出去和引进来 对外交流双获益
  中国艺术网:刚才您也提到了南加州大学,那么作为国内影视教学机构的佼佼者,学院现在和国外哪些影视教育机构有合作呢?

  李兴国:这个也是我们这几年办学的一个特点,我们要“走出去”、“请进来”,这个“走出去”、“请进来”呢,一个是国内,一个是国外。国外这部分呢,这几年我们派出相当一部分学生,各种各样的形式去学习,我们也派出相当比例的老师,每年去欧洲北美,以及在亚洲的一些国家。“请进来”呢,我们是他们的学生到我们这里来进行各种各样的学习,不同的学习方式。还有把他们的老师请进来,甚至是我们还有一些研究的项目,一起来搞,也逐渐地形成了我们的一种特色和特点。

  其实好像是跟美国的大学多一些,欧洲一些大学,英国、法国,亚洲这里呢,我们跟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香港地区、台湾(有合作),这个平台很大,这块呢,也是我们院校间交流、互补,联系的一个方面,对我们的办学帮助很大。那么同样呢,它会带来很多影响,对我们的教学,课堂内容,对于我们的实践,实践的方法、手段的提升提高,帮助很大。咱们举个简单的例子,跟这个南加大的纪录片的项目,我们现在算了一下,大概有将近十年历史了,每年我们双方,一三五二四六,一三五我们到那儿去,二四六他们到这里来。我们老师带着我们一批学生到那儿去,要完成一个纪录片的课程,大概的时间是七周。要独立完成选题、采访、拍摄、后期制作,完成的这个项目,要在当地播出,要请当地的社会名流进行评价、鉴定。他们的学生和老师来了以后,同样完成同样一个内容的纪录片,经过一个十年的这样你来我往,确实对我们的学生提高很大。下个项目就是你(徐智鹏)去,他再过两天就走,带着一批学生去。
 

戏剧影视学院与波兰国立洛兹电影学院合作项目

  徐智鹏:其实我们在对外交流中啊,我觉得好像探索出了一定的模式,就是怎么能让同学们真正地在这个对外交流中获益。南加大这个项目呢,就是他们来八个美国的同学,跟八个中国的同学来一一配对,来拍摄八部纪录片。每隔一年,要么是美国学生来中国,要么是中国学生去美国。这样的模式呢,在其他的对外交流中也运用到了,像我参与过的,去年有一个芬兰坦佩雷大学,他们也是来了六个同学到中国,和六个中国同学配对来拍摄关于北京的纪录片,由我来作为指导教师来进行指导。还有接触过波兰的国立洛兹电影学院,也是很有名的基耶斯洛夫斯基他的母校,他们也有专家来到这儿指导同学,然后把同学进行分组拍摄,我们也在不断探索这个对外合作。

大学生电视节 电视的盛会
  中国艺术网:明天第四届中国大学生电视节就要开幕了,咱们学校也是作为它的一个主办方,能不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今年的大视节有哪些值得我们关注的地方吗?

  李兴国:中国大学生电视节呢,等于给我们的老师和学生,特别是学生提供了又一个很大的平台,这个是在四年前,到今年已经是第四届了。主办方是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和中国传媒大学,承办方是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的高校电视艺术委员会和中国传媒大学的戏剧影视学院。我们是第一届和第三届,将来第五届、第七届、第九届北京办,二四六八呢,走出去,到其他省市的大学联办,尽量地扩大中国大学生电视节的影响。你看这名字叫中国大学生电视节,这是政府批的,办到第四届以后呢,规模也越来越大,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明天呢,是在梅地亚举办这个第四届的开幕式的新闻发布会,这次呢,我们是跟这个江苏广播电视总台,江苏省文联,南京艺术学院,我们到南京去了。我们的主竞赛单元的项目在南京有好多活动,其中包括青运会、

  中国艺术网:那像这个活动,今年第四年了,之前三年办下来,它在社会上的影响,包括对咱们同学、学校的教学,都产生了哪些作用?

  李兴国:大学生电视节就是说,让我们全国的大学生呢,来重新认识电视。电视已经很传统的一个媒体了,在这个当今的这种高新技术的影响下,其实它本身,它的母体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它的电视节目,电视节目的构成,跟传统的发生很大的变化。让大学生参与大学生电视节的这个活动呢,其实它有好多内容在里面,每个内容从某一个侧面,让大学生来评价目前的电视本体,它的电视节目,电视节目的构成。现在电视台的这些栏目,包括电影电视剧,包括新闻类型的节目,包括纪录片,包括我们看到的这些各种类型的主持人,每年要评一次,用大学生自己的眼光来评价这个节目,来评价这个节目主持人。要评选出他们最喜欢的电视剧,要评选出他们最喜欢的纪录片,要评选出他们最喜欢的节目主持人,实际上就是说,未来的中国电视的发展,大学生是不可或缺的一个主体,受众群体。那么离开他们的参与,未来的电视呢,没有方向,没有发展。实际上,大学生电视节跟现在的电视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了,它已经变成了每年的电视的一个盛会。
 

  徐智鹏:我觉得传媒大学以前叫北京广播学院,它其实就是围绕着广播电视来进行教学的。像李老师这样的老广院,其实是有电视情结的。就是现在虽然有了新媒体,但是电视我觉得它并没有消亡,看电视可以以更多的形式来进行了。比如同学可以拿移动终端来看电视,拿电脑来看电视,拿手机来看电视。其实大学生电视节是一个特别好的平台,能够听取大学生的意见,大学生看电视,大学生评电视,大学生拍电视,等于把我们广院的特色,现在变成传媒大学的特色,继续延续下去,发挥下去。

  中国艺术网:那么最初,是我们有的这样一个想法,去办大视节是吗?

  李兴国:对,我们提出来,我在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利用那个平台,我们跟这个中国电视节协会联手申请,办这个大学生电视节。是从大概2008年申报,当年就批下来了,我们就准备,到现在为止已经第四届了。其实大学生电视节呢,全部是大学生自己的事儿,我们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社会力量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给他提供一个平台,完全是大学生自己的事儿,里面所有的项目都是大学生自己参与的。

  中国艺术网:像活动一开始的主办,也是由咱们学校的学生去组织吗?

  李兴国:主体是。除此以外呢,我刚才讲,承办单位呢,还有一个中国视协的全国高校电视艺术委员会,这个电视艺术委员会呢,已经有大概将近五十家会员单位,就等于有五十所大学,五十所大学它的从事电影电视教学的这样一些学院也好,大学也好,他们来参与,共同主办。


分享到:  
名家档案
李兴国李兴国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院长,硕士生导师。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全国高等院校电视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广播电视学会电视灯光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电视记录片学术委员会常务理事。主要教学和研究方向为摄影构图艺术、电视照明艺术和电视画面美学等。是多项国家级政府奖评委: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中国电视文艺“星光”奖、中国电视“金鹰奖”以及全国电视栏目奖、对外电视“彩桥”、“金桥”奖等评委。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