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凯:来自黑土地的欢乐使者

  编者按:他的创作,贯穿了赵本山二十年的小品生涯,不仅将后者捧上了不可动摇的“小品王”之位,更成就了东北喜剧小品与二人转艺术的兴旺发展。他用最平实、浅显易懂的语言来讲述一个个道理与规则,逗人开怀,又发人深省。岁月的磨砺与积淀,为他的谈吐染上了一层深沉的幽默,就如他的作品,在开怀一笑后,更值得你去回味与琢磨。本期嘉宾,辽宁省曲艺家协会主席、辽宁省文联副主席、国家一级编剧崔凯,带来黑土地的幽默和欢乐。

  • 访谈
  • 精粹
崔凯接受中国艺术网采访

“我更习惯作品有生活依据”
  “有一些年轻的现代派和后现代派,现在更多的是依靠网络、短信、传媒和一些新闻媒体得到的一些东西写作品。不能说他们的作品是不受欢迎,或是在艺术方面达不到一定的水准,但我更习惯作品有生活依据。”接受采访时,崔凯这样讲述了自己对创作和生活的理解。
 
  他更习惯自己的作品建立在生活、实际的基础上。有了生活中的原型或是感悟,创作起来才更加令崔凯感到踏实。他幽默的引用自己的作品《红高粱模特队》的一句话来举例:“土地是妈,劳动是爹,只要撒种,什么都往出结,而且,什么是美?劳动创造了美,没有吃的,没有穿的,那你还臭美什么。”与这一类相似的作品,许多都是源自于崔凯的生活感悟。只有这样的作品,他写起来才得心应手,也更觉得有自信。
 
  在崔凯眼中,不管从事哪种文学艺术创作,只有生活给的东西才是最可靠的。脱离现实与生活的灵感,凭着一些启发而写出的作品,或许不会有太长久的生命力。而崔凯则希望自己的作品是有活力的,有生机的。值得人们反复的琢磨分析。
 
  许多年轻的作者希望在崔凯创的作经验中窥得成功门径,更希望在创作技巧上得到大师的指点与引导。而崔凯在教导他的学生时最注重的并不是创作技巧。他强调,“首先要搞明白为什么写,再想写什么,最后在熟练怎么样写。重要的不是去那里找故事,生活中没有完整的一个故事会教你去写出《送水工》、《不差钱》、《过河》这些,没有!”
 
  崔凯认为,要写出那些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是需要仔细的观察生活中那些各种各样的人的。小品的创造是为了塑造人物、表现人物。而当你熟悉那些在不同环境中的人,去尝试着体会与了解他们对生存的态度、他们的内心世界。如此,才能够读懂他们为什么而喜怒哀乐,也才能在作品中更鲜活生动的塑造出他们,挖掘出他们源自于生活、值得人回味推敲的喜乐与苦悲。
 
  艺术来源于生活。唯有像崔凯的作品这样,经得起琢磨,经得起时间的涤荡,才能在东北这片肥沃的文化黑土地上扎根、发芽。一年年、一代代的流传。
 
与赵本山合作的那些年
  谈及崔凯作品的成就,那就不得不提及一个人——赵本山。从1997年的《红高粱模特队》到2004年的《送水工》,再到2009年的《不差钱》,赵本山的春晚之路离不开崔凯的作品。从第一次合作到如今,两人已经经历了二十几年的风雨路。当记者问及崔凯与赵本山的结缘,崔凯笑着说:“现在大家都在讲缘分,实际上艺术合作上也有一些偶然的机会。我在铁岭工作的时候,和李宗唐一块创作了一个拉场戏。赵本山当年24岁,我作品中的角色大概是五十多岁,他拿着剧本一念,我说就是他了。感觉特别好。”
 
  就是这样亲密无间的默契合作,崔凯成就了赵本山的小品王之路,赵本山演活了崔凯的东北风幽默。“赵崔”组合创作的许多好作品,把东北风格的喜剧和二人转艺术推向了全国;把东北的地域性文化形式发扬广大;为现实生活中人民精神文化的发展需求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提到赵本山退出春晚,崔凯虽有惋惜,却十分支持理解老搭档的做法。他说:“赵本山现在已经觉得疲劳,特别是创作上。我想,观众们是会理解的。他(赵本山)觉得大家对我有那么高的期望值,然后我有什么资格说不演、不上。所以从去年到今年的春晚,他都在努力着参演春晚。没有说退出不演,但就他个人而言,他完全可以不演了。”
 
  当赵本山老师被网络评选为“春晚最不想看到的面孔”之一时,他的作品内容也同时面临着观众的质疑——俗套、审美疲劳。这样的非议似乎也是对崔凯作品本身的一种不认可。在面对疑问时,崔凯显得十分淡然从容。他笑着告诉记者,“盛衰,包括退还是不退都是一种自然规律,当然,如果受外界的影响,那是另外一回事。他(赵本山)创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辉煌。而新的赵本山,新的崔凯,以及好的作品都是应该有的。我们应该从赵本山的现象中看到,如何来满足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
 
小品和二人转的血缘关系
  在崔凯的创作理念里,小品喜剧艺术还正在处于上升期的发展阶段。他排斥创作上的固步自封与墨守陈规,在崔凯的意识里,不管是表演还是创作,都需要注入新鲜血液。他表示“一些新的力量进来,就带来了一个新的生机。”
 
  提及一些新的小品喜剧作家,令崔凯印象深刻的便是2013年春晚,为蔡明与潘长江创作《想跳就跳》小品的束焕。而对于这一类有才华和发展潜力的新生力量,崔凯更希望他们能不断的调整积淀自己,摒弃创作中的浮躁影响。有一个好的基础,一个好的心态,才能够在通往大家的创作路上越走越远。
 
  崔凯认为,“东北的喜剧小品和东北的二人转是血缘关系。”它是在二人转丑角艺术上发展起来的。崔凯在创作《红高粱模特队》与《过河》时,都有意识的运用了东北二人转的一些艺术手段与艺术元素。
 
  他曾细致的研究过东北喜剧小品与二人转的文本,二者都是完全按着东北劳动人民的道德尺度来打造的艺术形式。
 
  “我们很多的艺术产生于民间,也有个说法叫‘兴于民间,衰于庙堂’。所以东北二人转确实是东北劳动人民创造的一种艺术。”崔凯如是说。
 
  在东北土地上流传着这样两句话,“农民有三宝,大米饭、镇痛片、二人转”、“ 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二人转在东北人民的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崔凯看来,形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文化与地理的关联。“恩格斯就论述过这个问题,艺术的发生和自然环境及民生状态有很大的关系。二人转对东北农民很重要,任何一种艺术,如果和人们的生活和生命连载一起的时候,他就有着很顽强的生命力。”他这样解释道。
 
  二人转在民间的流传由来已久,也有着一段不短的历史。随着时代的变迁,经济、通讯与交通的发展正在拉近地域间的距离,各类文化的涌入和融合逐渐改变着人们的生活环境与欣赏观。在许多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老艺术形式面临着无人问津的尴尬窘境时,二人转依然保持着它的活力与市场热度。
 
  对这样的现象,崔凯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二人转与时俱进,不断吸纳新的东西。为了满足现代观众的审美需求在不断的调整,这使它没有僵化、死去。所以我们该肯定它,同时也要看到它在自身发展的过程中有能力不断的调整自己。从母体里带来的最根本的东西是不会失去,消失的。”
 
二人转有更多艺术可能
  一部由崔凯编剧,阎学晶与潘长江主演的二人转喜剧电影《贵妃还乡》于2010年6月上映。这是第一次把二人转的形式运用到电影里,是一次破天荒的突破性尝试。在以往的经验里,二人转从来没有和电影真正实现过一次完美的结合,虽然过去的龙江戏有过这方面的尝试,但整体基本上算作是舞台艺术片,没有运用电影手段进行处理。
 
  对于这次关于二人转未来发展的尝试,崔凯这样说道:“二人转能不能与电影结合?我认为是可以的。”他放弃了用舞台剧来改变电影的想法,而是亲自操刀剧本,并从中融入二人转的元素。这部电影在打击乐、板腔体、韵白等方面进行了大胆的改革,与以往拍摄的戏曲电影有很大区别。在音乐唱腔上,崔凯充分的运用了充满东北二人转特色的元素:红柳子、文嗨嗨、打枣、大救驾,力求呈现出原汁原味的二人传风格。
 
  他表示,“《贵妃还乡》虽然不是完美的作品,但毕竟是一部二人转与电影结合的作品。我将来还是会尝试将电影、电视剧与二人转结合,使这种艺术在其它的艺术形式中找到了一种新的生存状态。”
 
  多年来二人转文化虽然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是理论界对二人转的排斥与否定也是前所未有的强烈。二人转艺术的红火虽然为东北文化打了一回翻身仗,但贬损、流俗一类的批评声也在日渐高涨。
 
  对于二人转文化的发展传承之路,崔凯也有着自己的忧虑和想法。
 
  在如潮的质疑声中,他强调:“每一种新事物刚出来的时候,都会有一段时间生命力的旺盛期,再走向衰落。这是一个正常的规律。”与此相比,崔凯更隐忧于二人转会因为娱乐化、商业化的味道太浓,而忽略了它身上担负的东北文化传承与发展之路。崔凯直言过度的商业化与娱乐化对二人转来讲是一种危险,长此以往,会让观众感到审美疲劳。
 
  在被问及被赋予喜剧色彩与模仿性小调的南派二人转与北派二人转强强联合,是否会更利于二人转传承发展时。崔凯幽默的表示,“要看观众买票进来是要欣赏什么”,他认为,新的演出形态的创造,是为了满足观众欣赏的需要。而二人转作为一种民间艺术形式,用其它任何手段去推广宣传它,都不如它自己散发的艺术魅力更有作用。让观众喜欢它、想看它,不能因为它重要,是东北民间民俗艺术的宝库、是一种代表地方特色的民间艺术就去改变它、干涉它的发展。
 
  崔凯说:“艺术和文化的传播,有自身的规律性。即是人民喜欢它、观众喜欢它。”因此他更希望二人转的传承之路走的平稳,长远。他心里的传承之路有两条路,一条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将二人转保护起来,一条是在现实生活中能够生存发展的路。在崔凯眼中,二人转最实际的发展存活之路便是适应市场发展的需求。他认为,二人转并没有纳税人的供养,它只是生存状态。因此,就一定要适应市场、适应观众的需求来发展。
 
  说到这里崔凯十分激动与兴奋,他感叹:“二人转的这种形式,包括它的音乐、舞蹈和积累的非常好的艺术财富,在将来也许有可能成为东北地方性的音乐剧,当然,这是我的一个梦。”

  虽然对崔凯老师的采访在他对二人转的期望与希冀中结束了,但他弘扬东北文化,实现二人转发展的梦仍然在继续。“二人转也许有可能成为东北地方性的音乐剧”,这并不仅仅是崔凯的一个梦,更是所有二人转业者的一个梦,也是无数黑土地上的人们的一个东北梦!(中国艺术网 记者/庞欢)


分享到:  
名家档案
崔凯崔凯

  崔凯,著名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辽宁省曲艺家协会主席,辽宁省文联副主席,辽宁省政协委员。赵本山御用编剧之一,东北喜剧小品创作领军人物。曾为赵本山创作过《如此竞争》《老拜年》《牛大叔提干》《红高粱模特队》《送水工》《说事儿》《不差钱》等一批家喻户晓的优秀喜剧小品。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