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铁牛:一如既往 不忘初衷

  编者按:若只听名字,怕是很多人难以将王铁牛与油画家联系到一起。王铁牛的为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透着一股诚挚与朴实。讲起话来,没有等待脱口而出的理论概念,他似乎更喜欢口语化的,讲一些事情与经历。而这不经修饰的平凡的姿态,似乎正告诉我们一个真正画者的重要品质——专注于绘画本身,而非其他。王铁牛出生于绘画世家,且最终走上了绘画道路,自始至终,绘画与其一生休戚相伴。可以说,这一切即是源自于他作为一个理想主义的践行者,未曾改变的初衷——对油画执着的热爱。

  • 访谈
  • 精粹

王铁牛

我是一个很幸福的画家
  中国艺术网:去年年底,您在清华美院的美术馆举办个人的作品展,这个展览对您个人的艺术生涯有什么样的意义?

  王铁牛:画家每一段时间做一个展览是很自然的事,我也是做一个阶段性总结,向同行做一个汇报。平常心的,不是刻意要做成一个里程碑式的,没有想那么多。但既然是一个展览,应该是很严肃的,另外对于画家来讲,个人画展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我想每一个画家对自己的个人画展览是都是很重视的。当然心态上我没有想把它做成如何。

  中国艺术网:为什么选择这个时期举办个人展览?

  王铁牛: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状况,作品积累已经够一个中小型展览的规模了。这是一个理由,还有两个理由。一个是12月份是我62岁的生日;二,我同时面临退休。我也想在退休前,对学校对同行做一个告别演出。向大家汇报一下这些年我画了哪些画。在教学上我画了很多风景写生,人物和人体画。而作为我的艺术经历,这段时间我也花了很多历史画,应该说数量很可观。这一点可能会出乎人们的预料,我参与创作和独自完成的大型历史题材的油画创作超过了二十件。在数量上,对某些人来讲,他们感到很震惊。有人说可能在数量和规模上,在国内油画界,我可能是首屈一指的--不是说艺术质量,质量另当别论,由大家去评说,但是质量也还说得过去吧。

  中国艺术网:很多画家会随着年龄和阅历增加而改变绘画风格,您却始终青睐现实主义,为什么呢?

  王铁牛:从三方面来谈这个问题。一个是我们这代人的成长经历,决定了我们艺术上的取向。我们个人的人生经历,我们受过的教育,大的社会环境,特别是我们学习美术这个过程中的实践、体验。

  再就是,我出生于一个艺术世家,父母都是画家,我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受到熏陶。从性格养成,到审美取向,父母他们的艺术实践、作品、思想、观点和对艺术的态度,对生活的态度,都影响了我,当然不可否定这里有一定的遗传基因。

  再有一点,我曾经在俄罗斯留学。作为一个画家我非常幸运,我是世界级艺术大师梅里尼柯夫的学生,他的艺术人生,他的艺术对我的影响力是深刻的,深远的。

  这三个因素决定了我必然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我也是越来越感觉到我所选择的这条道路是非常正确明智的。我非常开心,非常自信,我觉得作为一个画家,我选择了光辉的,充满光明的一条道路,而且充满了快乐。虽然很艰辛,但是我体验到了很多快乐,我也感到很幸福。所以说我是酷爱艺术,酷爱绘画。在艺术家里我也是很幸运的,因为我有今天的这样一个位置,我通过我这么多年的努力,用别人的眼光看,我是有一定成就的画家。这些都是来之不易的,能够走到今天也是因为我的运气很好,所以我还是自认为我是一个很幸福的画家。
 
坚定地走在我选择的这条路上
  中国艺术网:绘画上,您是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现实主义风格,而有一些画家他会尝试一些探索性的创作,您怎么样看待这样的创作方式呢?

  王铁牛:其他的人选择什么样的作画方式,或者对绘画包括对艺术如何理解是他们的事情。这个社会本身是多元的,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同,性格不同,那么观察事物的角度,对社会的认识和表达方式肯定也是不同的。由于这种多元的文化格局,导致人们在这方面需求的多元,导致艺术家在艺术上选择的多元,这是客观的,也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生态。

  很多人选择另外的一种方式,一种道路,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也希望艺术是以不同面貌呈现的,反映生活是丰富多彩的。我们看世界是多级的,社会又是多元的,这非常正常。但是我坚信,我选择的这条路也是非常不错的。当然,在实践当中,在交往当中,在艺术活动当中,我们之间既有交流有交叉也有碰撞,甚至也有争论。这是很自然的。

  中国艺术网:那您的建议是,要一直坚持自己的选择,还是要不断尝试改变?

  王铁牛:改变、艺术的创新,我想这是个很时尚也是很古老的命题。对艺术家来说,不断地去接触一些新鲜的事物,别人的好的东西吸收,这是很重要的。当然这种吸收是潜移默化的,不是今天这样明天就是另外一个面貌,我想那也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应该是渐进的,渗透式的一种吸收。我觉得能够善于吸收别人在艺术上的一些长处--有选择的--这种尝试是非常可贵的。比如说,我在九十年代留俄期间的一些作品,和今天的作品进行对比,人们也会从中看到一些变化。这种变化本身说明什么?一个是可能在某一个领域,我往前走的时候不断地有一些新的认识新的想法,也包含技术层面不断地成熟。可有的朋友看了我的画之后,对我在留俄期间的一些作品更加喜欢,认为那批作品很宝贵,评价说那个时期的画更好。所以说艺术这个东西,你在实践中,是不是一直在向上走?我想也不见得。你在调整的过程中,你可能吸收了一些新的东西,同时你也会丢掉一些宝贵的东西。画家能够很好地把握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我想一个睿智的画家,有眼光的画家,有想法的画家,恐怕他就很少会走弯路。新的审美要素,当代的新鲜的东西,在吸收的过程中,第一要积极,第二要慎重。不要丢掉了自己宝贵的东西。所以在我的绘画过程中,宏观的感觉,我还是坚定地走在我选择的这条路上。在风格的演进上,变化不是一个突变,而是很自然的走到今天。

  中国艺术网:也就是说时尚前沿的不一定是最好的,适合自己的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王铁牛:对,还有一点,所谓时尚,新的,是不是就是好的?这里面需要判断,思考。好的东西能够沉淀下来,保留下来。现在艺术领域缤纷多彩的这样一个局面,各种艺术都在舞台上,很令人眼花缭乱,我不轻易为之所动。我坚信自己走的这条路。任何一个领域,只要你选择了这条路,就需要逐步的去完善它,深入的研究它,坚持下来,走到底。我的体会就是,我坚持了我所长期坚持的东西,我的所有的成果,大家喜欢的认可的,都是我长期坚持的。我走得远,我比别人付出的更多,无论从时间上从实践上。这些积累,决定你在这个领域里的深度,和最后所达到的高度。如果没有长期的艰苦的努力,是无法达到这个艺术深度和艺术水准上的高度。今天试验一下这个,明天试验一下那个,你永远在原点上。在低层面上徘徊。而真正的那个高点,需要在某一个点上,某一个领域上一直投入的很多,最后才能够见到成效。
 
追求大师的境界
  中国艺术网:您是如何在自然主义和抽象主义中间把握好写实主义这个度的?

  王铁牛:自然主义这个词,在美学上不是一个太好的词。自然主义,就是对对象的一个拷贝,看什么画什么。我们去写生的时候,画家本身实际上是有选择的画,而不是像照片一样把对象完全拷贝下来,所以说用自然主义这个词就不是很准确。我在学习绘画的时候,最大的体会就是,要善于从对象当中,有选择的去画,当然前提是要忠实于对象。美好的景物,给艺术家带来了灵感,激发了艺术家创作和表现的欲望,引起了艺术家心灵的共鸣。从情感方面,表现的方式方法上,一个成熟的艺术家,他会把这样的景很好地展示在他的作品里面,融入了艺术家自身的情感,他主观的对客观世界的认识,理解,从不同的角度。所以说他不可能完全是客观的、简单的对对象的一个拷贝。

  中国艺术网:您希望您的作品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情怀?

  王铁牛:画家在写生的过程中,往往都是游离在主观和客观之间,把握对象。有的画家,在表现对象的时候更为客观一些,客观的因素包括色彩、造型、人们真是的视觉感受,它能够很好地把它表达出来。而有些画家呢,他通过对象带来的一些视觉的感受,唤起了他主观表达的一些想法和愿望,他作品呈现的画面,你会感觉到他主观的因素会更多一些。在写生的过程中个,无非就是在主观和客观中找到自己的一个点。我的绘画风格,我首先要让我的观众,通过我的画,找到现实生活中,他所感受到的一种真实的视觉感受。我的写生作品里面,十分强调时间性。能够准确的把握时间点,这是很不容易的。

  在画的过程中,艺术家丰富的情感,阅历,深刻的思想,交织在一起,产生的思想的共鸣,情感的共鸣,都转换成他主观的一种表达,下意识的,无意识的,自然的流露在画面上。这种东西对写生非常可贵,只有非常成熟有修养的艺术家,炉火纯青,他才能够画出来。而且当你的写生画进入到这个层面的时候,才真正进入一种创作型的写生。我们现在看很多过去大师的风景画写生作品,他们远远的走出了一般习作的性质,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写生,在艺术的价值上,也已经达到非常高的程度。比如我们看到很多印象派画家的作品,莫奈的《日出》,比萨罗《巴黎的街景》,雷诺阿的那些人物的写生……这些作品,已经升华为非常有价值的艺术品。这些印象派画家的这些作品,现在在艺术市场上,拍卖价格上亿美金。当然,真正到这个层面,进入这个状态,这个境界,我想都是每个艺术家所追求的。我也是一直在追求。很多朋友认为我的有些写生可能已经达到了这样一个水准,我想对我也是一种鼓励,激发我继续往前走。
 
中国还没有真正的产生一位油画大师

  中国艺术网:在您之前的采访当中,您提到在俄罗斯求学的时候,找到了油画本然的东西,是什么?

  王铁牛:油画来自西方,是西方文明的一部分。东方的、中国的文明产生的是中国画,西方的文化西方的文明产生的油画。我毕竟是经历了几年的留学生活,在油画的故乡,那个地方产生了众多的油画大师。他们的水准,达到了历史上不可逾越的高度。当我走进这些大师的作品,我生活在他们中间。比如说我到利比美术学院学习,圣彼得堡这个城市和这个学校,充满了文化艺术,空气都充满了文化,这种感悟有时候很难用语言表达。他们如何去看待绘画?怎么把生活的感受转化为艺术作品?这都反映了作为油画这个画种,它的本体语言,所固有的那些品质,这些审美的要素,构成并支撑着这门艺术。

  我们在学习西方油画的同时,我们一定要对她的宗教,文学,音乐,戏剧等等有所了解,这是称职的油画家所必备的修养。因为油画本身是外来的,你就应该很好地了解学习西方文化。坦率的讲,油画在中国发展一百年,中国还没有真正的产生一位油画大师。在西方已经走过的那条路上,包括写实主义,所达到的高度,我们仅仅是皮毛的学到一点,现在又跟着西方所为当代的,去混日子。

  我认为,油画家成长当中,重要的是对西方文化有一个非常好的了解。我是非常喜欢西方文学的,很多文学名著,在年轻的时候我都读过,俄罗斯的就不要讲了,普希金,托尔斯泰,屠格涅夫,契科夫……我可以罗列出很多他们的作品。我很年轻的时候都通读了。我应该说有一定西方文学的基础,包括法国的著名文学家,巴尔扎克,雨果等等,英国的莎士比亚,歌德,罗曼罗兰……我还酷爱西方古典音乐,我甚至在画画的时候都在播放着贝多芬的钢琴曲,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凑曲……西方的一些经典的音乐作品,启迪了我的想象力,丰富了我的情感。西方的音乐、油画,内在有非常深的联系,所以你画油画的时候才能画出那个味道。

  现在很多中国人提到的那种中国式的油画,也是出于一个良好的愿望。毕竟油画到中国已经一百年了,而且油画在中国发展的不错,越来越好,也产生了很多杰出的油画家,括号,还不是大师,仅仅是不错的油画家。当然,我也希望他们在这个过程当中,走的顺利,他们不满足于现状,作为油画如何本土化,反映中国人的情怀,创造一个中国人的风格,我非常欣赏这些尝试,也看到一些很好地作品,钦佩这些人在这个领域所做的工作,付出的劳动。

  中国艺术网:其实每一门艺术,或者说每一个文化,我们只有追溯到这个根源,才能找到他的本源是什么,才能理解为什么是这样。

  王铁牛:这就是继承和创新的问题,没有继承就没有创新。我们继承的不好如何在这地方创新?一定有很好地继承,然后才是创新,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创新是很可笑的。
 
最初不知全景画为何物

  中国艺术网:您作为中国第一幅全景画《攻克锦州》参与者主创者之一,您觉得这幅作品当时面对的困难是什么?

  王铁牛:我们在接到这个全景画创作任务的时候,还不知道全景画为何物。只知道是一个巨幅的,再现辽沈战役战场的油画。当时我们唯一能够获得的资料和素材就是前苏联的几件著名的全景画作品,我们是从印刷品上看到的。只是从感官上判断,全景画的形式,大致尺寸,结构。

  为了这样一个全景画的创作,还组织了一个全景画考察团了去前苏联。遗憾的是,在当时的这种特定的条件下,全景画考察团,十个人成员中,只有一个是和全景画贴边儿的,就是鲁美的许荣初教授,另九个成员,都不是画全景画的,这就是中国特色。考察团不让我们去,这些人和全景画毫无关系,只是搞纪念馆的筹备委员会的成员。

  许荣初教授,在苏联期间,参观了全景画,拍了一些照片,通过这些照片,我们了解到全景画大致的结构,后来又翻阅了些全景画的资料,在边学习边创作,用现在的词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一边画一边体会一边找感觉。我们第一个考虑到技术层面上,(全景画)这个形式,决定了他是个巨大的画布。怎么去制这块画布?这是一个技术上的难题。包括幅宽要超过17米18米,中国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宽幅的布。后来我们找到一个天津的厂家,六台织机,连在一起织这块画布。

  全景画是由画面部分和地面部分两部分组成的。地面塑性要自然的和画面衔接。这也是一个技术上我们过去没有遇到过的。要在观众脚下制作一个真实产战场的感觉,然后逐渐的要和画面融合在一起。

  中国艺术网:全景画的创作当中,要求创作人员隐藏自己的风格。

  王铁牛:对,因为是集体创作,最大的技术上的要求,他必须是统一的。是以现实空间、实际的真实性为标准,画的让观众身临其境。写实性和逼真的感觉是全景画追求的最高标准。

  中国艺术网:那对您的创作有影响吗?

  王铁牛:这种创作本身,让我受益匪浅。在全景画创作当中,对画家的要求,他要当编剧,因为你进行创作方案的时候,你必须把这个事件,不是通过文字,而是通过画面展示出来,也有一些画面的情节,把所有这些真实的史实如何去组织到画面上,去布局,如何去安排事件和事件的衔接,情节和情节的衔接。
 
现实主义艺术是常青树

  中国艺术网:今年是新中国公派青年美术家留学苏联60周年,您也曾在90年代留学俄罗斯,您怎么看待五十年代的留苏美术家群体?

  王铁牛:五四以后,西方文化开始大面积的,大流量的进入中国。主要的特征是中国有一群年轻人,年轻的知识分子到国外去学习。这个潮流当中有很多热爱美术热爱油画的年轻人,到欧洲到法国等等。但是那个时期中国的美术创作也好,美术教育也好,虽然逐渐的受到西方的现代美术教育的影响,也开办了一些学校,触及到一些现代美术教育体系,但是真正的奠定现代美术教育基础,应该说还是在新中国建立以后。特别是在五十年代,非常特殊的一个历史时期,中国选派了一些优秀的年轻人,到苏联去学习美术,当然那个时期不仅仅是美术,应该说,苏联在油画教学与创作这个领域里,是非常发达的,有着优良的传统。也包括50年代苏联派专家来中国讲学,举办了有名的马克西莫夫训练班,一进一出,使新中国的美术教育体系,得以完善和真正的建立。如果没有这批学生到苏联去学习,没有马克西莫夫训练班在中国举办,中国油画还能不能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很难说。

  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也由于两个国家两个民族,在审美与理想上的相似,使现实主义艺术很快的就变为中国艺术发展的主流倾向和选择。这无疑进一步奠定了俄罗斯现实主义艺术在中国的意义。中国的现代美术教育和艺术创作体系,是全面的吸收学习俄罗斯的现实主义艺术的,从教育体系到创作经验,是全面的学习和继承的关系,时至今日,这个体系,依然对中国的高等美术教育、美术创作有极大的学习借鉴意义。随着其他的艺术形式艺术流派逐渐的进入我们国家,文化进入多元的历史时期,中国美术界这些核心的、精英的、知名的艺术家,他们的背景,应该说大都是受苏联现实主义艺术的影响和熏陶。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这些人主导了中国美术的发展脉络。我们九十年代经历了那个时势的变迁,社会的动荡,曲折的发展过程,特别是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后来又改革开放,这个社会急剧的改变,但是现实主义艺术,依然是一个长盛不衰的常青树一样,具有生命力。



分享到:  
名家档案
王铁牛王铁牛

  辽宁沈阳人,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在学术领域及中俄美术交流做出了杰出贡献。1978年在沈阳军区话剧团从事舞台美术工作,1984年在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学习,毕业于俄罗斯列宾 美术学院梅里尼柯夫工作室。1989年调入辽宁教育学院艺术系任讲师,1993年调入鲁迅美术学院任副教授。基于他在学术领域及中俄美术交流做出的杰出贡献,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授予王铁牛荣誉博士称号。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