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会军:解读“中美电影大师课”

  编者按:北京电影学院是中国高等艺术教育中唯一的电影专业院校,在国内外电影和文化艺术界享有盛誉。近年来,北京电影学院致力于培养具有国际化视野的影视人才,不断搭建沟通国内外电影学界和业界的桥梁。4月23日,北京电影学院与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合作开展的“中美国际电影大师课暨产业高峰会”如期举行。对话本期嘉宾——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感知“中美电影大师课”,探寻北影在对外交流活动上的新动向。

  • 访谈
  • 精粹
  随着中国电影产业的蓬勃发展和国家文化战略政策的大力支持,中国已成为亚洲,乃至全球电影产业的中心之一,并不断受到来自全球影视业前所未有的关注。在以中美为代表的国际性影视产业的深入交流中,在中国电影产业全球化发展的驱动下,如何提升电影产业内高端国际化的人才素质,如何加强国际性电影团队的专业交流,成为中国本土电影产业下一阶段走向国际化的关键性需求。在这一背景下,龙象太和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起,美国南加大电影艺术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共同联手创办的“中美国际电影大师课暨产业高峰会”应运而生。

  “中美国际电影大师课暨产业高峰会”是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与中国电影产学界正式签订合作协议,参与推动的首个以中国为基地的集学术和产业于一体的国际性合作项目。此项目以“国际电影大师课”为核心,立足中美两国乃至全球性的电影产业界的高端交流与合作。

  4月23日下午,“学术委员会”成立暨首场“大师(示范)论坛”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院长伊丽莎白•戴利女士与中国电影产业界的合作方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国际著名导演吴宇森、奥斯卡最佳摄影指导鲍德熹、中国电影集团韩三平董事长、张强副总裁、牡丹集团高层领导、20世纪FOX国际Joseph Liao总监等重量级嘉宾都将到场见证中国电影国际化合作的历史性时刻。

“学术委员会”成立暨首场“大师(示范)论坛”

  中国艺术网:感谢张院长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中美电影大师课”这个活动。

  张会军:这个项目筹划大概有半年多,另外我们跟美国南加大有一个战略协议,这里边包括双方互派教师和学生,还有双方互请一些电影专业人士,就中美两国的电影发展和产业研究进行合作。还有我们将来可能要互拍一些片子,还有派学生互选一些课程。通过这种方式,实际上就是解决我们对美国电影更进一步的了解。实际上更多地了解美国电影产业中一些很核心的问题,而不是表面的问题。

  比如说,中国电影产业刚刚发展,我们很多问题都不成熟。比如说电影的相关的法律法规、行业的规定、准入制度、电影投融资的法律协议,还有电影经纪人的一些规范文本和相关的合同,这些我们国内都没有相关的研究。但你就像搞经济建设一样,如果你没有法律制度的保证,和一些相关产业政策支持的话,那么你这些东西都解决不了。比如我们还要研究美国各个电影专业协会跟电影公司,以及跟摄制组之间的这些关系,怎么管理?怎么约定?比如说美国的电影制片公司、发行公司和放映公司,在整个美国电影产业上承担什么样的作用?什么样的义务?怎么样相互约定?以及我们现在知道的电影院线,院线的管理,院线的税收,甚至包括摄制组的构成,他对摄制组,对每一个人员的要求、考核,甚至保险,甚至待遇,以及其他的相关方面。就这些东西,可能都是我们将来要深入研究的。

  比如将来我们还要研究美国电影产业的电影院的技术标准,比如他的银幕的尺寸、亮度,座位的空间大小,音响的技术标准等等。像这些东西呢,实际上我们国家目前,电影产业发展中还没有完全规范化,或者是标准化,这些东西可能是我们作为学校整体的对外交流或者是研究的过程当中新的课题。

  中国艺术网:也就是不光是关注的拍电影,而是所有电影产业的东西都包含在里面?

  张会军:对,那么你这是一套,那么一个产业的发展,必须有金融、法律、硬件、软件,包括人才,各个方面的支撑。所以中国电影产业,我觉得现在是刚刚起步,我们不要为表面的繁荣所沾沾自喜,而更多地是要看到未来的发展,而这些东西实际上是很重要的。其实电影创作的人员,我认为只是整个电影产业中的一个非常小的部分。

  中国艺术网:像您刚才说的整个产业的发展,咱们学校在青岛就办了一个创意学院,那个学校是不是就主要侧重像经纪之类的专业?

  张会军:那个学校,我们主要的人才培养是一个通才培养,跟这儿是完全不一样。也就是说,学生进来以后,前两年是不分专业的。他就是整个都学,完全是按照美国电影教育和西方电影教育的方法。不像这里,你一进来,就是学编剧的,你就在编剧里面学,你只能选一些其它的课程。可是在那儿呢,所有的课程都给你加了,就按照国外的那种教学方式,到了三四年级以后,才让你选一些方向,才会让你选一些课程。他的教学管理可能更多的是大电影和媒体艺术的概念,不像我们这里是精英化的教育,编剧、表演、导演、摄影、美术、录音、制片等等的这种方式。

  中国艺术网:青岛分校的这种教育方式更与国际接轨是吗?

  张会军:更多的是在我们国家的教育体制下呢,有更多地跟西方电影教育有衔接的地方。比如说它的课程相对要集中,不是每周在约定的时间只上这个课,他可能在相对的几个月之内,把若干门课都讲完,然后学生去创作去实习,然后请老师就他的片子再讲,是这种方式。
 
“中美大师课” 让双方各取所需
  张会军:昨天下午是吕克贝松来,吕克贝松跟学生有一个交流,就他的电影创作,然后他走了,我们就放他的《第五元素》,他实际上更多讲的是他的编剧,关于他个人对电影行业的一些认识,包括年轻人应该如何学习和把握自己,能够完成自己的创作,甚至还谈到了中外合拍的一些问题。

  那么我们今天下午签约呢,实际上也并不是一个特别新奇的划时代意义的一个东西。以前我们和其他学校也有,这种合作,可能这样全方位的比较少一些。因为南加大是一个很特殊的学校,一方面他是在美国综合大学里面电影教育算是比较好的,另一个是他的,跟好莱坞的电影工业的联系更为紧密。实际上呢,他们有他们的想法,他们想通过这种方式来了解中国电影产业,更多地占领中国市场,了解中国的历史,了解中国的元素,他们有他们的想法。我们有我们的想法,但是我们之间的这种想法有契合点,彼此了解对方,彼此加深对对方的学习,彼此通过这种形式使年轻人能够近距离地接触,或者是通过这种讲座啊,近距离地交流,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中国艺术网:那么“中美电影大师课”,最初是怎么样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又是怎么确定的这个合作方式呢?

  张会军:其实电影学院跟国外的美国纽约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还有欧洲的一些国家的电影学院呢,这种交流都有。但是,美国的南加大是一个比较著名的电影院校,而且他出来的人跟产业界结合的比较紧密,他的资源背景比较丰厚,所以我们选择他,是更多地想在未来的中国电影产业中跟美国的电影产业如何学习,特别是从学校入手,我觉得可能会有很多问题可以探讨。

  产业界的人可能对理论界的研究不是那么深刻,但是作为研究机构,作为大学呢,我觉得他可能在这方面研究的比较多,所以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呢,用双方学校的资源来开展问题的研究,或者开展课程的这种教育,我觉得对老师,对学生都有好处。还有就是,我们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呢,能够更深入地了解美国电影的现状。而不是说只看到美国电影的形态,或者是美国电影的票房。实际上电影产业在西方,或者在美国,都是一个全产业链。他不仅仅是票房,还有其他知识产权的东西。还有后电影的开发,还有为电影工业服务的这些相关的机构,这些东西我们都是忽视的。而实际上这些机构是不耗能源,高技术,高智商,或者说高回报率的,这些对我们国家可能都有借鉴。

  中国艺术网:那像南加州大学这种教学体系,是不是就代表了美国好莱坞的那种电影制作方法?

  张会军:对,基本上是,还是有差别的,但是我觉得基本上代表了好莱坞的那种教学方式。那我们更多地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研讨和反省我们的电影教育当中,哪些需要改进,其实北京电影学院的电影教学方法,已经跟西方的电影教育很多地方都接轨了,但是我们还是要认认真真地学习他们跟电影产业的结合,在哪些点上可能会更好,这是我们最初衷的目的。

  中国艺术网:那如果以后借鉴了美国,或者是好莱坞的这种教学,或者是制作方式,会不会培养出来咱们中国自己的奥斯卡奖呢?

  张会军:我觉得这是两码事,就是电影教育呢培养人,一个是人才的成长,我们只能教会他一些知识。但是这个电影人才的成长,不只是有了知识就可以成长的,更多地还是要他个人的这种素质、修养,个人勤奋。只是我们说给学生搭建这么一个孵化器,或者搭建一个平台。让学生能够在国内接受到最好的电影教育,使得未来的新的中国电影人,能够为中国电影能做点事儿。其实现在看,我觉得美国的奥斯卡实际上是他们的一个游戏,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把他们的游戏作为我们唯一的目标,或唯一的追求,中国其实你现在看,就今年的电影票房,其实把美国电影已经打的可以了,观众其实还是喜欢看我们自己的电影,其实今年很多来北京国际电影节的一些导演都在说,实际上最了解你们国家的是你们自己,别人只是看到了一个表面的东西。

  所以我觉得,未来的中国电影,创造好的奇迹,好的票房,产生好的效果,其实还是要看我们自己的国家的电影,老百姓才会认可你,其实看国外的那些电影,就是看看热闹,我们又不是那个国家的人,又没在那个国家生长,对那个国家的历史文化又不甚了解。其实我觉得更多地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所以我觉得人才培养,不但是学校能够完成的,还有自己的成长,还有社会的影响,还有他后天的勤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呢,我们尽可能把我们应该做的这些东西做好。

  中国艺术网:咱们和南加大的合作,将会持续多长时间呢,主要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展开合作?

  张会军:我们现在合作,因为这个协议签订就是两三年的状态。我们的合作实际上,一个是双方共同就青年电影的一些项目开发,有没有可能进行一些合作。再一个就是双方共选一些课程,共同请一些业内的专家进行一些研讨,或者是请美国的一些人帮我们看看我们在教学当中,电影产业当中,发展当中应该还注意些什么。因为他们毕竟是有了这方面的经验,有了成功的经验,再有呢,就是我们可能要互派一些年轻教师,去美国的电影院校,和电影工业当中去考察。

  其实我们派教师,早就开始做了,这十几年,一直在派博士生和青年教师去。我们只是通过这种方式呢,把美国人请到国内来,使得我们业内的一些在国内的一些电影制作者呢,能够近距离地听到,使得他们不必跑到美国去。这样的方式我觉得更好,受众的面也更多点。
 
电影教育要反哺电影工业
  中国艺术网:像之前您说的,把我们的老师和博士生派出去,这是一个学界的交流,现在这回活动,就是学界、业界,都参与进来了。那他对我们学界、业界的发展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张会军:其实我觉得,我们做电影教育的,一定要了解电影产业的发展的规律,电影产业发展的特点,或者是电影产业发展的核心问题,那么我们在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当中呢,有脱节的地方,无论是在电影,无论是在法律,无论是在经济,无论是在其他领域,那么这种情况,我觉得我们作为电影的院校,只能在我们所做的这个范围之内,尽可能地拉小业界跟教育机构的这种差距。然后呢,使得双方都比较沟通,实际上回过头来看,西方整个的所有的工业当中,电影工业是教育和实践结合的最紧密的。很多第一线的电影制作人员,都在教育机构从事教育工作,培养新的电影人。那么很多在教育机构里从事教育的人呢,大部分是业界的从业人员,或者是比较优秀的一流的电影人员,其实我觉得这种方式呢,可能是未来高等教育的一个发展趋势,我们现在国内的情况是,很多教育机构的研究人员对实践的东西根本不知道,是在象牙塔里做自己的学问,很多研究出来的东西,对业界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而这些人还不知道,还在沾沾自喜。

  那我觉得,我们电影学院和中国电影界的这种研究,没有这种缝隙,没有这种差异。当然,我们也想做的更好,我们想发挥我们研究的能力,了解美国电影,业界和教育界怎么结合的,如何结合的,特别是怎么反哺电影工业的,这可能对我们国家未来电影工业的发展可能有帮助。

  中国艺术网:这回的“大师课”,听众主要是学生、老师还是业界?

  张会军:我觉得三部分人吧,一部分是我们的学生,学生主要是以研究生和博士生为主,第二部分是我们的青年教师,青年教师对口的相关的专业,第三部分是中国电影业界的一些专业人士,他们有志于从事这方面的了解,或者学习这方面的课程,主要这三部分人。

  中国艺术网:咱们北影作为这次活动的联合主办方之一,将来会在这个活动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张会军:我们在这个活动当中,肯定是扮演了一个主导角色。因为双方合作,在国内来说我们是主场嘛,那肯定是我们跟他要充分地沟通,其实美国的电影院校呢,也希望能够了解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当中的一些问题,一些特点,包括我们的一些硬件和软件的问题。实际上他们可能更不了解的是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可能跟美国是不一样的。通过这些方式呢,我们做主场,我们在一起探讨,就是他们的哪些东西可能会适合我们,我们的哪些东西可能会适合他们。双方在这个班的教学过程当中,我们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修正调整,还有就是,我们希望这些专家,在跟学生的聊天过程当中,使得学生找到自己的差距,知道我们在专业学习过程当中应该去补充什么,强化什么。那么我们业界的一些核心人物,或者说领导者,也知道我们在未来的电影产业发展当中应该解决什么问题,什么是瓶颈问题。瓶颈问题解决了,你才能长久发展,如果现在还在沾沾自喜的话,可能将来发展速度就慢。像这种问题呢,我觉得在我们这种很有针对性的交流或交谈当中,或者讲座过程当中,都可以借鉴。

  中国艺术网:像您刚才说,咱们的老师也会去南加大讲课,咱们会派哪些大师,或者电影人去呢?

  张会军:我们更多地是电影历史,和电影相关制作的方面的一些专家去,给美国人讲中国电影产业的现状,还有电影制作,特别我觉得更多地去讲历史理论和批评。
 
对外交流 所有的方法都是为了内容
  中国艺术网:四月初,咱们学校代表团去南加大的时候,和他们的美中交流中心讨论今年暑假为咱们学校教师培训的事。还有美国纽约大学电影学院今年暑假的一个编剧课的讨论,这两个活动是一直进行的吗?

  张会军:一个就是骨干教师和管理层去国外进修学习,这是我们已经进行了很多年的。在澳大利亚,在英国,原来在美国的其他学校,也都搞过。但是我们后来还是希望能够找一些电影专业的院校,能够去学习他们的高等教育管理,还有与专业相吻合的这种课程和教育的管理。纽约大学那个,是通过双方学校搞一个工作坊,搞一个培训,主要是针对编剧的,他们来若干的学生,我们也有若干的学生,包括国内的若干编剧,就中美电影制作过程当中影响大,类型鲜明或者是票房比较好的这样一些电影,做一些具体研究。这两种方式实际上是我们在整个教育过程当中解决的不同方式。前者是加强对青年教师和管理层的高端培训。后者是就具体的电影制作的某一个领域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集中密集轰炸,然后让学生能够找到好的东西,学生跟学生之间有交流,学生跟老师之间有交流,然后产业界跟这些专家学者也有交流。

  中国艺术网:咱们北影有这么多的对外交流活动,包括现在的大师课,这些所有的交流活动,对学生的成长发展会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张会军:其实我觉得就是一个内容吧,就是对学生的成长,他在上学期间,能够通过这种方式了解国外的电影教育,国外的电影工业,其实我们也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来了解,通过互联网,通过电视,通过一些电影的预告片,甚至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国外的专家学者讲课的材料。还有就是要通过国外的电影教育的专业的书籍,都可以了解。但是我觉得,这种方式呢,可能是你在北京做这种事儿,学生气场上好一些,他觉得能够有更多地交换,白天听完课以后,学生回去肯定有讨论的,然后第二天再来的时候,可能会有更多地这种深入地研究和深入地探讨。可能这种方式对学生来说比较适应。其实我们也在摸索,所有的方法都是为了内容,对达到了同一种目标,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我们是在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探索,或者是进行总结,使得我们的教育更多元化。

  中国艺术网:十二届学生影展作品征集已经启动,这个活动对于学生、老师又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张会军:其实我们这个国际影视院校学生作品展呢,实际上是一个窗口,只有把这个窗口打开,我们才能看到窗外有什么东西,才能让一些东西进到我们的房间里来,我们才能够从这些片子当中,让学生能看到国外的电影教育同步到什么位置,他们的年轻人在想什么。他们在关注人类社会发展当中的一些什么题材,其实我们做这种活动的目的很简单。原来实际上是国际电影院校之间的交流,实际上坚持十二年,做下来以后呢,发现很有意义,我们的学生可以通过人家的作品,反省到我们自己在创作上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通过影像的质量,看到技术的质量,也可以看到我们在教学当中的存在的问题,不同专业的人,编剧的、导演的、摄影的,可以看到我们,在未来教育当中哪些需要加强,学生也可以从很多影片当中看到很多对人类的思考,对爱,对家庭,对亲情,对国家,对民族,对历史的这种思考的东西,能够有更深刻的看法。通过这些年下来以后呢,实际上我们更加强了跟各个电影院校的这种交流,也加强了学生学习的自主热情,更主要的是让学生看到,我们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能自大,也不能窃窃自喜,更多地是要看到西方电影教育过程当中,人家哪些东西确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自己必须迎头赶上要解决的,所以这个目的我觉得是达到了。然后呢,是一个大的电影聚会,电影教育聚会,使得所有的老师跟同学在这个过程当中,排除掉了很多个人名利和商业利益的东西,在这里可以本本真真地看到我们电影的专业人员,和电影教育工作者对下一代人的培养。他没有更多的投资回报的压力,没有名利的驱动,没有市场的追逐,所以他拍出的东西可能更好,通过这些方式我们可以帮助学生更快地成长。

  中国艺术网:在我们的大师课,编剧工作坊之外,我们还有没有其他合作交流的计划呢?

  张会军:其实也有,我们不定期地跟一些驻华使馆在北京的机构,举办不同国家的电影放映和交流,一般都是放映十多部。然后通过这种方式,请一些专家学者就这些影片所折射出的问题跟学生进行探讨和交流。还有就是我们不定期地请一些在北京的世界电影的一些著名的专业人士到学校来访问,然后就某些的创作问题跟学生讨论,还有就是我们和有关国家就某一个主题进行短片的电影创作,我们曾经跟韩国、日本,中国三国就港口的问题拍过短片,在日本的横滨电影节进行过放映。那么我们将来也可能跟亚洲的其他国家的学生或者电影业界人士进行合作创作,就短片的问题可能进行一方面的交流。还有我们有计划地请一些国外的在某一个领域里面有研究的教授,特意到中国来(进行)为期一周到十天的讲课,使得我们更多地能够了解他们在某一个专业领域的电影教育的方法是什么。还有就是,我们组织学生到国外的相关国家和电影院校去访问。
 
我们只在意自己怎么做到最好
  中国艺术网:您怎么评价学校在中国电影发展以及对外交流上的作用?

  张会军:其实我们不敢说我们自己是最好的,但是别人可以对我们学校有评价,我觉得我们电影学院是历史相对长一些,积累了一些丰富的经验,在国际和国内有一定的影响,那么我觉得,与西方的这些主要的美国的三大综合类院校比较的话,比如说纽约大学,南加大,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跟这种院校比呢,其实我们也不相上下,西方人说,北京电影学院是亚洲最大,世界最大的电影院校,而且我们这几年一直名列前三名,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我们自己更清醒,就是说我们只是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们也不能说我们引领这个中国电影界,只不过是我们的毕业生毕业了以后,在若干年,经过努力,做出了一些成就,但是我们更知道,就是说我们的电影教育还需要改进,我们还需要在我们自身的内涵发展上要做一些事情。

  因为中国电影产业刚刚开始,原来那种方式——培养方式或者教育学生的方式今天已经不适应了,那么我们更多的是要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把我们的事情做好。至于对国内的其他院校的电影教育或者是影视教育,我觉得其他院校有其他院校的长处,比如一些文科的综合大学,他的一些学科,可能会对影视教育有一些支撑,但是他们的制作教育是很弱的,或者是只有单一的几个方向,而没有整体的这种学科和专业的相互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要反省,我们在学生的综合素质培养方面怎么加强,所以这个,无论是国内的院校的这种交流,还是国外的院校这种交流,其实对于我们都是有意义的。电影学院还得做,还得做的更好,但是,我们自己不说我们自己好。别人说我们,我们也不在意,其实别人怎么说我们,这么多年已经是这样了,我们不在意别人怎么说我们,而我们只是在意我们自己怎么做到最好。
 
只谈电影分级太“小儿科”
  中国艺术网:前一段比较热的这个电影分级的事情,就是谢飞教授发出倡议,然后很多电影界的权威人士再次集体发声,您对这个事儿怎么看?

  张会军:其实我觉得他们说的事儿是一小内容。我在几年前全国政协会议上已经提出了,我说要在中国的电影产业界建立一种法律的机制和法律的条文,来保障中国电影产业机制的发展,能够健康发展。任何一个产业,任何一个领域,你没有法律的保障,发展不了。他们只是说了一个分级的问题,那还有知识产权保护呢?人权的保护呢?人的利益的保障呢?投资方利益的保障呢?这些都需要法律。我们只是不要短视,其实我觉得有很多人就是把这个事儿放大了,分级是什么?分级只是法律当中的一个小条文,太小了,那算不上什么。我觉得应该是对这个产业建立一种法律和法规,来保障这个机制,我们房地产有房地产的,金融有金融的,农业有农业的,你没有法律保障,你这个产业怎么良性发展?

  比如说我提出了,我说政府要制定产业政策和制定法律规定,在每一个城市当中,除了建医院,学校,运动场,公园之外,必须要建电影院,这是群众的文化设施。没有,现在很多县,没有电影院,这就是法律问题。我们只谈什么能拍什么不能拍什么,使得有一些人的关注点好像都放在那儿了,分级了管什么呀?电影院没有,票价那么高,对不对?

  老百姓现在看一场电影,我都有了解,上午的场,便宜的有20多块钱的,30块钱的,其他时间都80块钱的,有120块钱的。我甚至都说了,票价什么时候回归到10块钱,中国的电影票房还得翻。我们现在十三亿人,一万多块银幕,美国人两亿人,五万多块银幕,怎么比?这就是产业,人家票房是100亿,美金。我们去年才170多亿,人民币,可是人家的电影的后产品开发,知识产权的相关的收益,远远地超过票房,中国呢,单打独斗,就是靠票房。解决不了,所以我觉得法制建设,法律法规的建设,比什么都重要,你才能保障和维护这个产业的正常发展。

  中国艺术网:就像您说的,电影分级这么小的一个事儿,但是它很多年了,还是解决不了,法律法规的建设就更杳无音讯了。

  张会军:法律法规在我知道的,在进行讨论,在法学界,在电影专业界,在进行讨论,在弄。出台以后就好多了,那就是有规定了。你没有法律法规,那你这个行业的规范怎么管理。

  中国艺术网:像现在呼吁了那么多年,迟迟出台不了,它到底难在了什么地方?

  张会军:出台不了我觉得可能是我们的产业机制不够健全,还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中国电影日子好过也就这几年,前几年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就那么点票房,一年就那么几部片子,不就那么才近十年的事儿吗?所以我觉得这个不着急,早晚会做的事儿,但是我觉得是越早做越好。

  中国艺术网:但是有很多业界的导演和学界的教授都特别着急。

  张会军:但是很多人着急只是在分级上,其实美国的电影法律里面规定了,比如说暴力到什么程度就必须怎么样,它是在法律下的,不是单独针对分级啊,对不对?分级只是这个法律当中条文的一个内容。你比如说啊,我就说一个盗版,你就应该法律规定,如果发生盗版,应该如何追究责任。这个著作人、出品人的知识产权,如果被侵权了,如何界定?如何保护?对吧?产业政策如何在经济政策和政策上给予支持,这些都是需要有相关的文本来规定的。这些问题不解决,老盯着说,今天拍个穿衣服的,明天拍个不穿衣服的,说哪个枪战可以弄,哪个枪战不可以,说哪个血流多了,哪个血流少了,我觉得小儿科。

  中国艺术网:您觉得电影审查,现在看是否到了需要改革的时候?

  张会军:我觉得改变什么?现在的电影审查我觉得还可以,至少没毙片子,对不对?这么多年没毙片子,至少都过了。

  中国艺术网:我前两天看冯小刚导演的《我把青春献给你》,他之前拍的好几部片子都被毙了。

  张会军:那是当时,你现在要拿出来可能没事。

  中国艺术网:也就是说现在环境已经开放了

  张会军:对呀,现在至少我知道没有枪毙电影的,你拍出来的东西基本上能给你过。

  中国艺术网:也就是说会删一部分?

  张会军:删是肯定会删的,比如说台词啊,比如说某些影像啊,这种情况会有。


分享到:  
名家档案
张会军张会军

  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教授。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影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高校联盟主任,中国艺术教育促进会副主任,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意大利仁惠之星勋章",中国文化产业人才培养特殊贡献大奖。撰写、主编、出版学术专著20余部,拍摄电影10余部,监制、摄制电视作品200多部集,多次率团到国外访问,进行电影专业交流和讲学。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