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强:民族音乐不能孤芳自赏

  编者按:他长期从事民族器乐的演奏,打下了较深的音乐表演艺术功底;他立志于民族音乐事业的推广和发展,盼望民族音乐摆脱偏见,走进千家万户。作为民族音乐工作者,他承担把民族音乐发扬光大的责任;作为中央民族乐团团长,他努力作出改革,增加乐团活力。他有着兼收并蓄的艺术理念,他希望中国民族音乐能在世界舞台上独树一帜。本期嘉宾,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讲述民族乐团和民族音乐的故事。

  • 访谈
  • 精粹

席强
 
  中国艺术网:今天很高兴走进中央民族乐团,和我们席团长聊一聊中央民族乐团近些年来的发展现状。

  席强:中国艺术网的朋友们大家好。很高兴能跟大家交谈民族音乐的有关发展问题,中央民族乐团这几年的变化很大,主要在演出市场、艺术创作、艺术管理等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近两年,商演收入创历史新高,去年达到2千万元,这在民族音乐表演团体中首屈一指。当然了,中央民族乐团取得成绩还是在文化部各级领导的关怀和支持下完成的。很多时候,民族音乐在演出市场不被观众看好,认为民族音乐很土,民族音乐不好听。对从事民乐多年的工作者,传承民族音乐,让它被观众,尤其是青少年观众喜爱。这是当代民族音乐工作者要思考的问题。

  中国艺术网:在乐团近些年的发展中我们看到有些民族乐团的创作形式变得特别丰富了。比如说我们了解的流行音乐改编的民族音乐音乐作品《神话》、《菊花台》均特别受到大家的欢迎。包括近些年来以女子十二乐坊为代表的新民乐的发展,也给乐团整体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活力。这样的现象,这种当代中国民乐较之传统民乐的变化,你是怎么看待的呢?

  席强:关于民族乐团在艺术观念上,尤其是音乐创作上的观念转变,我觉得它促使了中央民族乐团在演出市场上的变化。变化的最终目的就是我们要为人民大众服务、要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我觉得在十八大也好,在党的几次重大会议上也好,多次强调文艺要贴近生活、贴近现实、贴近百姓。作为民族音乐,更加应该在这方面想人民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为什么呢?我们不能把民族音乐搞成一个个别圈内自娱自乐、孤芳自赏的一种艺术形式。我觉得这是民族音乐在发展上、传承上要极力转变的。我总强调中国的民族音乐不能只有老三篇。我所指的老三篇就是过去历史上为我们留下来的经典。比如《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步步高》、《喜洋洋》以及《渔舟唱晚》,这都是先辈、历史留给我们的音乐财富,但是我们今天的民族音乐有什么是代表作品呢?哪个是我们的经典呢?我觉得我们要深思。比方说把大家耳熟能详的影视歌曲、民歌、流行歌曲都纳入我们改编、重新创作的范畴里面去。周杰伦写的《菊花台》、电影《神话》的主题曲,还有邓丽君演唱的歌曲;一些耳熟能详的曲调,我们都把他纳入到中央民族乐团器乐表演的曲目中来。

  市场很好,老百姓听得懂,老百姓喜爱。这样的流行歌曲,把它变为高雅的民族器乐演奏。这就是一种升华,就是一种提炼。中国音乐上下五千年,从历史的角度讲,中国的古笛,河南出土的古笛,已有八千九百年的历史浙江河姆渡出土的古乐器已有七千多年的历史。这么深厚的传统绵延几千年。世界四大文明古国,唯有中华文化绵延不断传承到今天。中国音乐就是一个代表,就是一个最好的名片。我觉得,在今天这个时代,多元化的演出舞台上,中国的民族音乐更应该思考、深思我们的音乐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传承、发扬光大,(其中)方式方法是最关键。   

  中国艺术网:好的音乐需要有好的传承人跟继承者,同时要有好的编创者。中央民族乐团是中国最具民族代表性,最完整的国家民族乐团。在传承经典的基础上,国内人了解民族音乐,因为我们有根深蒂固的土壤,那如何使民族音乐在国际舞台上得到国际观众的认可呢?我们都做了哪些努力?

  席强:实际上你提到的这个问题就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课题,多年来,党中央国家政府多次强调我们的主流文化要走向世界,也叫文化走出去。在走出去这个使命任务中,中央民族乐团几十年来做了大量的工作,可以说,每当我们在世界各个国家的主流音乐殿堂展示中华文化魅力的时候,那是一种民族自豪感,尤其是作为民族音乐家,那是一种民族自信心。中央民族乐团最初是在1998年,1999年两度赴维也纳的金色大厅上演中国民族新春音乐会。这就是重大的文化走出去的活动。当时这个活动在海内外引起了轰动,給中国的民族音乐产生了深远的、历史性的影响。后来,中央民族乐团在美国卡内基林肯艺术中心、华盛顿艺术中心包括全美的巡演,包括欧洲各个国家的巡演,带来了中国民族音乐在世界上的演出热潮。可以说每当中国的民族音乐在世界演出,很多听众看到我们的乐器后,他们惊奇地称道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在世界上播扬中国文化的时候,还要跟西方的听众有一种交流与沟通的渠道,就是一个平台。我觉得这个平台不能强买强卖,必须要跟他们对话,这个对话,就是把他们西方的传统音乐改编成我们中国的民族管弦乐。比方说,西方听众听见了《图兰朵》,约翰施特劳斯的《圆舞曲》或者《波尔卡》。听见他们耳熟能详的那些传统音乐。他们的音乐语言或者优秀经典作品。他们感觉他们的音乐作品用中国的乐队、中国的音乐家演奏,这就是近距离交流。这种交流使中西方的文化隔阂缩小了。2013年的春节之际,中央民族乐团在美国旧金山的斯坦福大学进行了中国民族音乐的专场演出。中国驻旧金山得总理事激动地说:“你们的一场演出赛过我们在西方的100多场讲演。”当然,这个话比较夸张,但它说明一个问题,说明中国的音乐在西方人的审美中是有独特魅力的。
 
  中国艺术网:刚才您提到在斯坦福大学音乐厅举办的这场音乐会,据我了解,这个音乐厅造价花了7亿多美元?

  席强:对,也是他们斯坦福大学新近建造的一个非常专业化的、具有世界水准的音乐厅。这个音乐厅在建好后,邀请中央民族乐团,他们第一批客人,演奏泛亚音乐节闭幕式的收关之作。

  中国艺术网:非常荣幸我们的民族音乐真正走进了国外的高校之中。

  席强:今年一月初,中央民族乐团去到宝岛台湾进行巡回演出。可以说,每到一个地方,台湾同袍对来自大陆的富有民族传统的音乐,给予了非常高的热情。可以感觉到即便我们分离了几十年,但两岸人们的心是在一起的,两岸人民的血脉是在一起的,同根,同样的文化,同样的审美情节,这些都是我们中华文化最鲜明的体验。特别在去年的10月1日,中央民族乐团代表全国民族音乐界在香港举办了三场《香江明月夜》专场音乐会,这是为纪念香港回归15周年,香港中秋之际,国庆节之际为香港观众奉上的真正的音乐大餐。

  为香港中国银行的首场演出之后,其领导就到后台来找我,说“你们的乐团和别的乐团不一样,区别在你们的曲目创新;你们的表演形式新颖、不拘一格,耳目一新;你们的演奏水准是世界一流的”。我觉得这样的评价一点儿不夸张。每当中央民族乐团的每一位演奏家站在音乐舞台上时,他们那种神圣的职责,他们的那种敬业精神是中央民族乐团的品牌。很多时候,我们都要求我们的音乐家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中央民族乐团的艺术。这种艺术是全团多年来形成的管理体制。每个艺术家在舞台上都是尽责尽责、演奏投入的演奏家。所以我们呈现的音乐是很感人的,每个观众都能体会到中央民族的品牌是世界一流的。

  中国艺术网:在体现人与自然和谐的情况下,这是中国民族音乐人进行的历史使命。在中央民族乐团继往开来的探索同时,接下来中央民族乐团有哪些安排?

  席强:中央民族乐团近几年每年都有创新,一年一个台阶,一年一个大步。在2013年演出之际,中央民族乐团要参加文化部国家艺术院优秀乐团的展演,今年是第四年,我们一如既往要推出代表中央民族乐团水准的、中央民族乐团品牌的大型音乐会。第一台以甘肃、敦煌莫高窟为题材的大型民族音乐会,就是把敦煌壁画上的民族乐器全部复原,创作一台富有民族创新精神的的大型民族音乐表演;第二台音乐会,像以往推出美丽新疆、西藏春天一样,今年和黔东南州歌舞团合作推出全新民族歌舞音乐剧。由大型民族管弦乐,把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乐器——芦笙、侗族大歌等进行加工改编搬到文艺舞台上。这也是一种创新。第三就是中央民族乐团“泱泱国风”大型民族音乐会。实际上,这已是中央民族乐团的品牌,在去年文化部的国家艺术乐团优秀剧团的展演上,中央民族乐团推出的大型民族音乐剧《牛郎织女》和《泱泱国风》均获得了优秀剧目奖、创新奖。第四台就是在中央民族乐团合唱团的基础上,创作一台代表中华民族各地不同风情的传统合唱和独唱、齐唱音乐会,也叫中华民族音乐风情。这四台代表了今年中央民族乐团的创作。(文/王海飞)


分享到:  
名家档案
席强席强

中央民族乐团团长,1990年入中国中央民族乐团至今。1990年入中国中央民族乐团至今。在乐团工作期间先后任乐队演奏员,乐队队长,2003年在中央党校进修学习,2004年参加中国人民大学“文化艺术管理MBA研究生班”学习,现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国家大剧院艺术委员会委员。在长期从事民族器乐的演奏艺术活动中,打下了较深的音乐表演艺术功底,受到了正规的专业艺术教育培养,对民族音乐的演奏及表演理论有一定的研究。在从事民族器乐演奏的同时,还长期立志于民族音乐事业的推广和发展。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