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龙:解读实验探索,再问戏曲创新

  编者按:“戏曲界的鬼才”,是著名音乐家谭盾对于这位从事传统艺术,却锐意进取的戏曲导演的评价。他拥有多重身份,是演员也是导演,是教授更是副院长;他还拥有更多的荣誉,中国戏剧“梅花奖”,全国京剧演员邀请赛“表演金奖”,全国戏剧文化奖“导演金奖”等等。名声和赞誉下,他却依旧谦虚低调,待人热情和善。在他看来,戏曲舞台的实验探索是一条必经之路,而其中所做的种种尝试,无论最终被证明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应该有其被允许存在的空间。本期嘉宾,中国戏曲学院副院长,著名戏曲导演周龙,解读实验探索,再问戏曲创新。

  • 访谈
  • 精粹
  周龙的身份很多,他曾经最主要的身份是京剧武生——出身梨园世家,未及六岁便开蒙学艺,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及全国首届京剧电视大奖赛金奖,更是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他另一个身份是导演,创作过歌剧《女人都一样》、舞台剧《赵氏孤儿》、神话京剧《哪吒》、新古典主义戏曲《情问三叠》等数十部实验剧作,获得全国戏剧文华奖“导演金奖”;而现在,他更加重要的身份是中国戏曲学院副院长,在自己的教学创作之外,更统筹把握着国戏的教学研究和艺术创作实践。
  
  无论是作为演员还是导演,教授还是领导,周龙的天赋和努力,都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而他在戏曲实验探索上所做的成绩,更是赢得了著名音乐人谭盾“戏曲界的鬼才”的赞誉。数十部实验剧作昭示着他的锐意进取,而周龙却并没有想象中“创新型”导演的那种锋芒,他热情、谦虚、谨慎,更像是一个隐士,把自己藏在了自己所钟爱的舞台艺术背后,默默为戏曲的创新发展添砖加瓦。
  
  从艺四十余年,从教二十余年,从喜欢到责任,周龙“无形中慢慢形成一种习惯了,感觉自己应该做这份尝试。”而戏曲创新之于他,更是一个“从不自觉到自觉,从不自信到建立自信,从无意识到有意识”的过程,让他把戏曲艺术的触角延伸到每一个角落。


周龙
 
“实验”戏曲的空间和力量
  4月12日,周龙的实验戏曲《情问三叠》作为驻场戏在北京前门天乐园大戏楼首次对外公演,演出的评价依旧延续了之前的两种声音:年轻观众看到《情问三叠》的雅致和幽婉后大为惊奇,不断赞叹其精巧的构思和空灵曼妙的观感;也有一些老戏迷,因为《情问三叠》的另类表现而困惑——一位散场后仍是一头雾水老先生,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我觉得我能看懂,因为这些戏我都很熟,可是这戏跟一般看的太不一样,我不太习惯。
  
  这位老先生所说的“不一样”和“不习惯”,无论是好是坏,其实正是探索中的《情问三叠》所做的努力——用交错的时空来结构三个不同剧种、不同戏文的爱情故事,在三个人物的故事中产生碰撞和思考,也正是这部戏曲的创新所在。
  
  这些截然不同的评价,在周龙看来早却已是寻常。事实上,从涉足实验戏曲创作的那天起,他就明白“实验”二字所赋予的空间和承载的重量。“如果说我就是来看传统的《牡丹亭》、传统的《红梅阁》、传统的《乌龙院》,那就另当别论了。因为它本身的定位,就有戏曲的实验性。这是京剧吗?是昆曲吗?是越剧吗,不是,它的定位已经告诉你了。”
  
  《情问三叠》是一出新古典主义戏曲剧目,它所表达的核心内涵不同于传统剧目,而是在演员唱念做舞的表演之间,无形地在跟观众进行一个穿越时空的,思想上、精神上乃至心灵上的对话。周龙说,这个剧目没有选择大制作大布景,“舞台是高度地简洁、高度地抽象,但是核心的元素是戏曲元素的精髓呈现。”
  
  这也并不是一出讲述人物关系和戏剧冲突的剧目,《情问三叠》采用了现代剧场做戏的概念。“它的唱、念、做和舞蹈,都有很浓郁的传统戏曲的味道,在剧场的结构上、形式上采用现代剧场的创作理念对剧目进行重新解构。但是演员所呈现的那种唱念做舞的技巧,表现的方式,还是主流的。”这一点,其实也正是年轻观众喜欢并接受的地方,“他们走进剧场,又感受了传统的唱,同时,由于小剧场的这种呈现的方式,他又能近距离地又能去欣赏”。
  
  而在用现代舞台处理方式扩展戏曲艺术外延的同时,周龙还有更深层的考虑:“这个戏,也是为了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让世界的其它国家的一些朋友来感受我们的传统文化,感受我们的戏曲艺术。”
 
艺术传承不止一个标尺
  当别人忙碌于继承骨子老戏时,为什么他却如此执着于实验探索?周龙有着自己的理解,“作为一个戏曲人,应该是有一种自觉性,有一种觉悟。首先是要继承好,这是我们一切创新、发展,进行新创作的最原动力,不是我们刻意要为创新而创新。而是在继承的基础上,继承好了,我们感受到需要往前推进一步,那我就进行新剧的创作。”
  
  在周龙看来,戏曲舞台的实验探索是一条必经之路,而其中所做的种种尝试,无论最终被证明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应该有其被允许存在的空间。“我们的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这些功法非常的程式化,非常的有魅力。那么我们想没想过,他在探索实践过程中,在外延过程中,它的触角还能走多远。用我们这些元素手段与其他艺术门类去碰撞,检验一下我们的艺术,它更大的潜力有多大。”
  
  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实验探索,把传统的戏曲艺术延伸出去并得到反馈。而在这个创新的过程中,仅仅局限于舞台的革新,灯光布景服饰上的改革也并不是他的所想所需,在他看来,这种意义的革新只是一个简单的加法,而且这种加法往往无法使艺术有效融合。“很多人不是在表演的本体——我们的唱念做打,我们的功法上,我们最核心的表演这个范畴内进行实验探索,而是在外部来做文章、下工夫,所以很难在我们的表演本体上有所突破。”
 
  而在周龙之外,也有不少戏曲界的年轻人在不断探索着戏曲的外延,有“小冬皇”之称的上海京剧院青年演员王佩瑜曾开办工作室,希望用市场化推广的方式来运作戏曲艺术。天津京剧院的青年演员凌珂,更是创立了元声京戏坊,用“讲座+唱戏”的方式向年轻观众推广戏曲。“我认为应该鼓励支持他们。这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在运营机制上的探索,怎么跟市场去对接,去运营演出。一个是在具体的演出内容上,结合客观条件,挖掘骨子老戏。”
  
  不能用一个标尺来衡量所有的事情,这是周龙反复强调的一句话,“说做这个好还是做那个好,做这个对做那个不对。我认为在今天这个文化的繁荣发展中,对传统文化我们应该是多元地进行继承和发展。不管你是在内容上挖掘骨子老戏,还是在运营机制上想通过工作室的方式把它商业化、市场化运营,或是借助其他的一些传媒公司、文化公司进行包装,还是作为正规的国家级的院团来排练、创作,还是我们院团之间的互相的跨界交流,我们都是允许的。”
 
  而继承还是探索,在周龙看来也“不苛求每个人都去做”。他说,人的分工是不一样的,有人就适合很好地继承,有的人就适合创作,有的人就适合,或者他有能力和视野,有条件进行跨界的实验。
 
戏曲艺术的现状很正常
  和所有关心戏曲,却眼见这门艺术逐渐淡出年轻观众视线的人一样,戏曲的辉煌是否已经过去,又能否再创辉煌,成为了我最关心的问题,而周龙对此的认识却更加理性和客观。
 
  “作为一种戏剧的形态,戏曲的存在就有它存在的道理。”周龙说,“辉煌是否过去了?我不敢说。在文化、艺术、科技高速发展的进程中,肯定会有很多新的东西融入在里面。作为一门艺术来说,它的辉煌可能有一个周期,有高潮,就有所低落的时候。既然有必然性,那在不同时期,可能这个文化现象、艺术现象,可能还会再一次地受到观众的关注和欢迎。作为戏曲来说,这么几百年的一个历史,而且有这么深厚的一个群众的基础。在纯戏剧舞台,交响乐、芭蕾、话剧、戏曲,包括相声,小品等等这些艺术形态中,戏曲的受众是最大的。”
  
  戏曲当年的辉煌还会不会再出现?周龙说,什么叫辉煌?什么艺术人家都不看,就看你一个就叫辉煌?我不知道辉煌指什么?但我认为现在很正常。现在很多艺术,尤其这种通过媒介的,通过电影、电视、互联网、手机让你看作品有的是。但是真想看这出戏的时候,还得走向剧场,才能真正感受到,或者体悟到,这个艺术的精神所在,或者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新书熟戏”,这是观众对于戏曲经典的偏爱,“戏曲有着丰厚的传统,有着大量的经典需要继承。纵观西方的交响乐、歌剧、芭蕾舞,也都是传统经典,但是观众百听不厌。因为它本身的形式有这个传统,大家就欣赏这个经典。《四郎探母》演了上百年了,只要演就有观众去看,《天鹅湖》一跳,就有观众去看。这些经典的舞台艺术是百看不厌的,因为每个人演绎的经典又是不一样的。”
 
  戏曲艺术发展到今天,它的精华滋养着艺苑百家,同时传递着中华民族最本质的、最有价值的文化精髓。而对于周龙来说,他的探索实验,显然有多重的意义在里面——既是学习,又是对文化的重新审视,更是广义的文化传播。
 
  而现代社会多元的文化和艺术,多元的审美情趣和爱好,以及戏曲所面临的竞争,在周龙看来再正常不过。“这是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然性的过程,我们应该在我们的文化长河中来看待我们的这门艺术,它的文化艺术价值。”而这些传统的这些剧目,并不是简单的唱、打、舞、弹、奏,戏曲生旦净丑的艺术形象,唱念做打的艺术表现中,体现着忠孝节义、仁义礼智信这些优良的文化品德。对周龙来说,这些才是我们传统文化、戏曲文化的价值所在。
 
  “戏曲文化本身的内涵,值得我们去传承和传承,我想作为戏曲的继承者创作者来说,应该在继承的基础上,去创新它、发展它,让它与时俱进,更符合我们当代人一种审美情趣的要求。但是它的艺术呈现的这种形式、精神本质是没有变化的,只是在不断地丰富完善它。”
 
Q&A
  记者:在我们传统戏曲艺术和其他艺术形式相互交流的过程中,是谁吸收的谁?
 
  周龙:我认为不是谁吸收谁。我在国外也做过很多这种实验性的话剧、歌剧、音乐剧、情景实验戏剧。在这个实验的过程中,两种文化去碰撞的时候,是一种相互地学习,同时作为本体文化,用它的触角去触摸,去碰撞它最边缘的可能性。完全学过来是不可能的,是借鉴、吸收和化变。一个是探索实验我们的可能性,另一个是有没有好的东西我们可以吸收,最后反哺我们的艺术。这个反哺有两层意思,第一个就是技术层面的,我们可能借鉴一些其它姊妹艺术的好的东西来发展我们,第二个反哺就是思想上的,我们思想观念要打开,才能使我们的艺术更好地更健康地可持续地发展。
  
  现在大家在评价时候,往往会用一个标准。因为大家角度不一样,站在传统角度就认为要做传统,不说跨界实验,就是对创作新剧,也是全盘否定的。很多搞创作的认为,你们传统不就是重复、复制吗?都老掉牙了。我认为也不对,你没有继承怎么去创作?没有自己的本,没有在本的基础上对新剧的创作,你怎么去实验呢?怎么走出去呢?所以我说几者是相辅相成的,互相不能排斥。
 
  记者:戏曲艺术要如何去争取青年观众呢?
 
  周龙:现在有很多措施,一个也是现在咱们的传统文化热,大家从小背三字经,练琴棋书画,练书法,也就是我说的这个大的传统文化的概念。包括我们现在一些进校园,进社区的一些戏曲的活动,这些都是在培养观众。
  
  还有一个呢,就是戏曲观众他有一个特点,确实很多年轻人,他更喜欢现代一点的东西,喜欢这个节奏强烈一些、刺激性强的一些东西。可能随着年龄增长,他也开始沉淀,他也在转向。我们看就是那些所谓的高雅艺术,也不是说从中老年到青少年全部都进入剧场,歌剧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大部分是中老年——达到一定的文化修养,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也有一定的时间等等各方面的条件之后,他才去走向剧场。很多年轻朋友他就爱听演唱会,也很好嘛,年轻人有活力嘛。所以我说不是谁高谁低,谁优谁雅的问题,是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文化背景,受教育的背景都不一样。包括你的经济背景,你具不具备这个经济基础,都决定了你欣赏艺术的这种取向。所以这个是很多的因素决定了这个东西,绝对不是单一的。
 
  记者:您主管国戏的教学工作,在您看来,现在喜欢戏曲的年轻人,戏曲艺术的后备力量如何?
 
  周龙:大有人在。随着我们生活条件的改善,应该说现在人的从生理条件上是比过去越来越好,你看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形象个头、各方面身体素质,那真是好。身体素质具备了,他的声音、肢体、协调性、能力,肯定是强的,我对这个是持肯定态度的,肯定比过去要强。但是你说强,为什么有些不如过去的,为什么不出大师?我觉得多种因素嘛,我说大的生态环境、社会的生态环境、受教育的环境,包括我们今天社会发展,各方面都有因素在制约,也不代表这帮年轻孩子不好,他们条件不好,不是!而且现在成材率还高,因为他身体好,素质好,营养好,吃得好,所以他练功,他的练唱,声音,那肯定要比过去好。
  
  记者:但是很多戏曲演员自己都不舍得让孩子去从事这个行业?
  
  周龙:太苦嘛,他是苦的原因。学戏曲的,经过十来年的时间,只能成为一个演员,好与坏还不知道。但是我要是拍电影去了,我可能两三年我就成了大明星。再加上一些家长呢,都想做明星梦,这很正常,完全可以理解。那戏曲,这么苦,而且是一场一场演出来的,一般是正规剧场,也就是一千个座,那戏曲舞台的演员,是靠一场场唱出来的。
 
  所以基于这么苦,又练十几年,成名还需要这么一个过程,一个戏曲演员,苦苦练了十几年了,可能只是一个职业。但这是我们的一种文化,我们的民族文化,我们能把它丢弃了吗?我认为,还有一批青年演员,他致力于这种艺术的继承。从开始或者不喜欢,到喜欢,他认为这是一种责任,要把它传承下去。我认为不光是我们的戏曲艺术实验,我们还有很多类似于这样的实验,都需要很多人去默默地去支撑它,去从事它,去继承它。现在我们都把它去纠结在明星那个概念上去,非要做到一个极致,去这么对比,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导向。
  
  所以这也呼吁媒体能多关心,关注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关注我们戏曲艺术实验的发展,尤其是关注从事戏曲艺术的年轻人,多给他们做点宣传,这对他们是一个鼓励。对他们的鼓励和宣传,我认为就是对中国民族文化的一种最大的支持。我们社会越发展的时候,我们越要把我们的根留住。我们的根,就是文化。没有科技和国防,一打必败。但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文化,不打自败。(文/薛海珍)


分享到:  
名家档案
周龙周龙

  中国戏曲学院副院长,教授,研究生导师,著名戏曲导演,京剧武生。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毕业于首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曾荣获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中国戏剧“梅花奖”;全国首届京剧电视大奖赛“表演金奖”;全国京剧演员邀请赛“表演金奖”;全国戏剧文化奖“导演金奖”,国家级戏曲表演特色专业点带头人;全国首届戏曲院校京剧学生电视大赛“园丁奖”等奖项。在国内外排演数十部实验艺术作品,被著名音乐家谭盾称为“戏曲界的鬼才”。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