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尚谊:繁华落尽 始见真纯

  编者按:靳老是位特立独行的学者型画家,有着敢怒敢言的的真性情。他超越了时人的浮躁,审美典雅、含蓄,每成一作,必求精神,意涵隽永。他的俊美向清逸上走,文雅具有典正的分量,于淡泊中见深长。他的作品也总体现出他的人文情怀——黄皮肤的中国人,甚至是那些质朴的劳动者,在他的笔下都有了与油画这种雅致语言恰切的交融,表现出对崇高、善良、美好人性的推崇。艺术感悟中高度的理性和集中的感性,汇集在他笔下,便催孕出一个个饱满的生命形象和一种种隽永的艺术境界。本期嘉宾靳尚谊,繁华落尽,始见真纯。

  • 访谈
  • 精粹
  靳老并不乐见别人称自己为大师,事实上这位老人对别人赋予的头衔甚至有些不屑一顾,他厌倦那些或真或假的溢美之词,坦言理论界的总结、归类和评价并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

  谈起自己的学艺之路,他说自己是误打误撞开始进入北平艺专学习的,因为艺专当时不仅是公费读书,还提供生活费,去读书也是出于经济考虑。他说,和现在年轻人因为想当艺术家而学习艺术不同,那个时候学艺术是非常奢侈的事情。当时北京年轻人有一个顺口溜,叫“男学工,女学医,花花公子学文艺,调皮捣蛋学体育”。男青年考工科大学是有一种工业救国的思想,很少人选择学艺术,有钱人才去学艺术,学艺术找工作也非常困难。  
 
靳尚谊

  靳尚谊就这样成为了北平艺专的一名学生,开始了他漫长的艺术生涯。到了1950年,北平艺专和后来的华北大学美术系一起合并成为了中央美院,靳尚谊从一名大专生变成了大学生。
 
谈求学:那时国家整体油画水平都有问题
  靳尚谊:那个时候的中央美院有三个系:绘画系、雕塑系和实用美术系——就是后来的工艺美术系。绘画系的创作形式是年画、连环画、宣传画,所以我们的基础课是素描和水彩、还有线描,学油画是以后的事。那之前的绘画系是三年制,1953年开始招收第一届五年制的学生。这个时候入学的就有三个系了,譬如绘画系它分成国画、油画、版画,我是后来学的油画专业,是在油画训练班学习的。

  中艺网:五四年的十月份的时候苏联油画展在北京展览馆举行,您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近油画大师,当时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靳尚谊:非常喜欢。当时虽然没有学油画专业,但是对油画是非常喜欢的,看的也不多,当时还没有全国性的展览。所以第一次看大规模的苏联油画展,心情是很激动的。后来学校里派我们去临摹了一下,我当时就临摹了一张苏联科学院院士的肖像,就是我老师马西莫夫的作品。

  中艺网:您在学生时期,有作品曾经被您的老师否定过,这是怎么回事呢?

  靳尚谊:它是这样,当时我和油画训练班里一些同学比较起来,不是最好的。虽然在油画训练班学了两年多时间,但是整个我的基础还是薄弱的,有些同学比我好。当时的詹建俊、侯一民和王胜利都比我好,所以这个作业和一些同学比较啊,还不是很好的。我感觉也很吃力,第一次画这么大的作品也很复杂啊,因为以前没有训练过,两年多的时间我们的基础课就一年,半年素描,半年油画。所以到现在我的上学的基础,油画基础就半年的时间。所以当时毕业的时候画一张大创作的我来说是很吃力的,这张画我是有这种感觉的。董希文先生是我本科时候的主要老师,教了我两年多时间,他在展览会上看到我的作品,就给我提出来了,说你的这个画有点气韵不通。这个我觉得是非常准确的,我自认为当时没有能力使整个画面气韵贯通,没这个能力,所以呢,他这个意见当我十几年二十年以后才得到解决,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采访中的靳尚谊

  中艺网:董希文先生是您的老师,在跟他学习的过程当中,您觉得收获最大的地方是什么?

  靳尚谊:他主要是素描教学,我跟他主要是学素描,董先生的造型能力很强,创作能力也很强,而且经常有很多新的想法和不同形式的探索。他早年画的这个这个静物,就有印象派的一种色彩,画的《苗女赶场》有一种中国的风格在里头。所以他一张很重要的油画《开国大典》就有中国的壁画的形式,他在形式探索方面给中国油画界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中艺网:五七年的时候您完成了油画专业的学习,随后留在版画系任教,教授版画系素描的课程,在版画系的这几年里对您来讲有什么样的收获呢?

  靳尚谊:我教素描在版画系待了五年,教了五年素描,在这个五年的教书过程中,我不断地来研究素描本身的问题。可能因为我们中国油画这个专业时间不是很长,特别是正规教学从历史上讲时间不是很长。中国虽然引进油画有一百年了,但相当长时间是在战争年代,是很动荡的,所以我们原来的这个基础并不很好。

  我上学的时候,画油画的人都很少,国家整个油画的总体水平也有问题,所以像我在本科的时候接触到的问题,和苏联专家教的时候素描接触到的问题是不太一样。我以前学了三年素描,但是这个结构问题并没有解决,在接受油画训练知道了这个情况以后,我用了五年时间把画面上的结构这个概念解决了,版画系的收获就是这些。
 
谈创作:我没有刻意追求古典主义风格
  中艺网:八十年代后期的作品中,在中国传统美学观与欧洲古典油画技巧的融合当中,形成了您个人非常鲜明的风格。您也曾说过艺术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发现自己,您觉得在这一过程当中如何发现自己?

  靳尚谊:所谓发现自己,就是使自己的风格逐渐形成,但是这不是容易的事。因为风格它不是教出来的,它是自己自然形成的。另外,很多人的兴趣追求,自己的个性是不一致的,就是自己适合于什么风格有时候是不清楚的,像我以前就不够清楚。我实际上是比较单纯和柔和的一种风格,但是我有的时期很喜欢强烈的东西,所以有的时候我就追求一些比较强烈比较硬的这样一种画风。最后画不出来,画不好,所以慢慢清楚了,自己的风格也就形成了。

  中艺网:有人评价您从欧洲文艺复兴到巴洛克风格一直再到后期的古典写实主义,称您是古典写实主义画作的代表人物,但是好像您自己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靳尚谊:这个古典风格不是我故意追求的,我是在用古典风格来解决基础问题,确切的说就是用古典风格彻底地想解决一些体积问题才这样做的。我不是追求古典风格才这样做的,所以我跟很多人是不一样的,就在这儿。当然,古典风格总体讲和我个人的特点,应该说是还是不矛盾的,因为它也是比较单纯的,是一种柔和的风格。
 

靳尚谊永远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中艺网:那是什么促使您在1979年的时候去出国看一看欧洲的作品呢?

  靳尚谊:七九年是我第一次出国,那个时候都是国家派代表团出去的。第一次是文化部组织一个教育考察团到西德去,在德国看到了大量的欧洲的油画,从文艺复兴到现代主义的都看到了,所以影响很大。后来出国就多了,我八一年到美国,后来又到日本,后来又不断到其它国家。改革开放以后啊,我才有机会到出国去看,以前是没有这个机会的。

  中艺网:那您觉得您回国之后,您在国外的一些游览的经历,包括您的所见所闻,对于回国之后绘画的创作有哪些影响?

  靳尚谊:因为出国要不断的出去,不是一次就解决问题。出国以后呢,实际上对我研究油画本体语言,有非常大的帮助。对我一个中国人了解西方的画种,了解它的基本语言和基本表现力,有非常大的帮助。我才逐渐的认识到油画语言的魅力在什么地方,认识到以后就可以去追求去了,不认识到你追求是没有用处的。你不知道它妙处在哪,也不知道自己和它的差距,看的多了自己和西方大师的差距就看的出来了。所以这几十年来我关注研究的是这个问题,它对我的整体油画水平的提高啊是很有帮助的。
 
谈融合:油画的中国化是漫长的过程
  中艺网:在您看来,油画和水墨画是否存在共同点呢?

  靳尚谊:共同的点它都是艺术,都是绘画,这都是。但语言上根本是两个体系,一个是线和笔墨的造型,一个是明暗体积空间的造型,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画种。但是它都是绘画,又是在平面上出现一些形体一些物体,这是大的方面是共同的。但是它具体的操作方式,语言是非常不一样的。所以呢要想在油画里头有中国画的味道是很难的,也不是很容易就做到的,这种做法不是用油画画中国画,而是在油画具有油画魅力和油画语言的基础上,有一点中国的文化的影子,大概就是这样就不错了。

  油画是个写实的画种,中国画是个写意的画种,语言不一样,形式不一样,两个画种也是不一样的。油画后来也有写意,也有现代主义表现的,但是它的本体语言基础是写实的。如果不懂得写实,它的写意和表现,包括平面画转成现代主义是不行的,是不好的。所以写实是它的重要的基础,和它的抽象美的来源。
 

采访中的靳尚谊
  
  中艺网:您觉得油画能否形成中国特色呢?

  靳尚谊: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现在还很难说,每个人都得探索,我老师董希文就在探索,吴作人也在探索,徐悲鸿也在探索。那么我们这一代很多人都要探索,但是不大一样的,它不是一个样子的。但是油画好不好呢 它带有西方的标准,你没有西方的标准你怎么知道好不好呢,油画是人家的作品。

  中艺网:那么您觉得我们需要的提高的地方在哪里?

  靳尚谊:很多,基础需要提高,不是说我们这个油画基础,第一代人一学就已经达到了。我感觉到我这一代,第三代了,才对油画和素描的要求比较全面,它是这么一个漫长的过程。到现在我们油画有很大进步,但是和西方的优秀作品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就是这么一个。

  中艺网:西方油画文化到中国不足百年,在欧洲也有将近600多年的历史,怎么样才能够使它更加中国化,它未来能否更加中国化呢?

  靳尚谊:这个逐渐的形成具有中国风格的油画,是几代艺术家都在探索的一个问题,应该说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你的探索不能丧失油画的魅力,丧失了学油画就没有意义了,就像话剧、电影全是西方的,你能把西方的这个表达方式全部给去掉吗?去掉就不行了嘛!是不是?话剧去掉了那就成了中国的京剧了。这是两个不同的东西,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将来会怎样我是不知道的。
 
谈未来:我今后不办画展也不参加任何展览
  中艺网:回顾您的艺术生涯您觉得您对中国的油画做了些什么,您希望自己能带给后辈们那些经验?

  靳尚谊:我在很多场合说过,我没有什么大的贡献。我的贡献呢就是对油画基础的研究比较深入,那么我的做法呢就给后来学油画的人一个更高的起点。我学油画的时候起点很低,那个时候我们的油画还不太好,五十年代学油画的一般都我们说是土油画,苏联都是洋油画,为什么土油画呢?没有颜色,没有外光,不会外光,人家洋油画有外光,印象派的色彩很漂亮。所以我那个时候起点很低,素描还研究的很不深入呢。那时候是这样的,现在好多了,经过这几十年,我们的油画有很大的进步。这样的话,实际上后来学油画的人起点就比较高了,可能我的追求我的贡献也就是这些。
 

靳尚谊和他的画作

  中艺网:您觉得中国的美术教育事业,在对于学生的培养上我们更应该更注重哪些方面呢?

  靳尚谊:是这样的 我们近几十年改革开放以后,各个领域都是要拓展,作为美术这个领域或者美术教育这个领域,主要是用传统的教育方式到现代教育的一个转型。中央美院的专业比较窄,都是绘画专业,还有美术史、雕塑就这几个纯艺术专业。到后来增加了设计专业,包括建筑专业。所以这三十年中央美院的变化由比较单一的、比较少的专业向更广泛的专业开拓发展,当年我见的设计和建筑里头的专业还很少,现在里面专业就很多了,平面设计、数码、媒体、服装、首饰什么都有。

  改革开放以后是一个扩展的教育扩展的年代,现代应该说专业扩展也差不多了,西方最新的东西我们都有了,现在恐怕更重要的是要深入了,让每个专业水平都提高。除了新专业,还有很多老专业也需要提高了,并不是说我们所有专业都做到头了。因为我们的教育包括中国的体制全是西方的,不是我们中国,是我们刚刚拿过来的。要形成中国的特点,更重要的是要扎扎实实地提高水平,所以不要太着急了。我们前三十年发展的太快了,太快了有好处也会带来很大问题。我们的经济在调整,就是要放慢速度、提高质量,这是中国各个领域包括美术教育所应该注意的事情。现在得青年人不要着急,要有耐心,扎扎实实把手头的每一件小事做好,这是最重要的。如果每个人现在都这样做了,可能中国就发展了。

  中艺网:您以后还有举办作品展的打算吗?

  靳尚谊:没有。我以前就不想办画展,别人督促我办了一个个展,以前还参加一些这个画展。我今后不办画展也不参加任何展览了,就这样。我已经老了也画不好了,历史上油画家60岁以后都画不好了,这是事实。我现在都70多了,前几年好像还能画一点,现在我已经很清楚我画不好了,没精力了。

  油画并不是说年纪越大画的越好,中国画有中国画的特点,它的精力跟油画不一样,一个花鸟画它用半个小时的精力就行了。所以有许多中国老画家,他90岁以后画的最好,80岁90对画的都好,齐白石、黄宾虹都是这样。但是油画不是,历史上油画家有很多去世的很早,30、40、50岁左右就去世了。油画家过了60岁都画不好了,没有精力了,欧洲都是这样,这是这个画种的特点。(整理/郭春雷 王小龙 撰稿/薛海珍 摄影/房明)

靳尚谊的油画人生速写

  1934年,靳尚谊生于河南焦作。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人民生活清苦,但是,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传承着中华民族古老、悠久的艺术文化。儿时的靳尚谊着迷于画有历史故事、传奇神话、戏曲人物、世俗风情及山水花鸟等单纯而富有变化,强烈又不失柔和的民间年画与连环画系列,在一次又一次的临摹绘画中,他体味到了心灵深处的快乐。
 
  20世纪初期的中国,经过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兴起和承继,由蔡元培、林风眠等人提出——艺术对情感和想象力的培育,让艺术超越现实生活中人与人的利益关系,成为文明演进的动力。林风眠担任国立北平艺术专科校长期间主办了北京艺术大会,力推艺术走向社会,走向十字街头。在群情激昂的年代,靳尚谊凭着几根木炭条和借来的石膏像,在1949年考入当时的北平国立艺专。对于家境贫寒的他来说,并不完全是喜悦,比起绘画的梦想,他有了可以栖身、安心学习的地方。
 
  1950年,刚刚解放的中国百废待兴。北平国立艺专和华北大学美术系合并,建立备受全国瞩目的中央美院。当时分成三个系别:绘画系、雕塑系、实用美术系(之后的工艺美术系)。绘画系的创作形式主要是年画、连环画和宣传画,基础课为素描、水彩和线描。靳尚谊在这里步入了系统、正规的美术教育阶段,他的作品柔和内敛,稍显“贯气”不足,他曾深感迷惑,在一次次的练习中反复打磨着画作的“灵魂”。1953年,中央美院开始招收第一届五年制油画系学员时,19岁的靳尚谊又开始进行油画的基础学习,不停在素描和油彩中调和试笔。
 
  1954年苏联油画展在北京举行,国立艺专也派出了学员去临摹画作。靳尚谊第一次看到大规模的油画艺术成品,他被油画中的细腻层次与色彩贯冲的视觉强力所感动,立志要在自己的笔中塑造出中国人的群像,这也是同时期所有油画系学员的心声。当时,靳尚谊选择临摹了一张描绘苏联科学院院士的肖像画,后来他才知道这是苏联著名油画家马克西莫夫创作的作品。更让他激动的是,1955年,马克西莫夫被苏联政府派到中国,执教于中央美院“油画进修班”,靳尚谊正是这里的学员。每次马克西莫夫绘画时,大家就停下笔围在他的后面,常常一围就是好几层,前面的坐在地板上,最后的人站在桌子上,随着老师画笔的转动去感受油画。靳尚谊多年勤笔素描,拥有熟练的笔韵,但当马克西莫夫讲解“结构”时,所有的中国学生都感到陌生而困难。作为一个外国人,马克西莫夫的目的很明确,为中国培养画家而非普及美术。
 
  在马克西莫夫亲授西方绘画油彩时,靳尚谊强烈地感受到一种体内深层的呐喊,同样色彩浓淡的民间绘画,那些童年的快乐,中国的朴风艺术,如何表述到这斑斓的油画中去……用东方人的眼睛去观察西方构图,转化艺术语言表达的不同画境,是非常难于调和的。靳尚谊执着地描绘着、尝试着不同风格的油画习作。在风起云涌的神州故土中,寻找着创作的灵感,《我们的友谊遍天下》、《陕北窑洞》等都是他那一时期的心路探索。
 
  1957年油画系毕业后,靳尚谊开始在中央美院任教,用了5年的时间反复练习基础素描和油画结构表达,对油画的热爱和对故土的眷恋,使他的画作更加气韵深邃。中央美院作为艺术的“匠苑”,也在不断地摸索着前进。当西方传统的写实油画为国内公众所接纳并影响到中国油画的普遍风格时,靳尚谊却在犹豫着自己的风格。1978年,靳尚谊跟随中国艺术考察团出国访问,看到了德国、美国、日本、波兰、捷克、匈牙利等外国优秀油画作品之后,他感到自己近30多年的油画研习似是还没弄清一些根本的问题,看了西方大量不同时代不同思潮的原作以后,更是加深了这种感觉。“所谓发现自己,就是使自己的风格逐渐形成。”
 
  从文艺复兴到巴洛克以至后期的古典写实主义,每一种尝试都会有全新的感受和理解。有人称靳尚谊为中国油画界“新古典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靳尚谊并不领情。他强调指出:“我在五、六十年代接触到油画时,很喜欢油画强烈色彩的冲击力,也尝试过很多调整。古典写实主义的画风单纯而柔和,也是我个人画风的追求,但我更多的是想用古典风格去彻底解决体积和空间的问题,这使我的油画根基更扎实,而不是追求古典风格。”中国古老文化在写意中的单纯与柔和的表现方式,在靳尚谊的心中沉淀为另一种油彩的表达。
 
  中国油画艺术作为形态的文化脉络,从一开始就面临东西两种文化的复杂交融。中国的油画家不仅要努力学习和掌握西方油画艺术精华,又需使之与东方本土文化融汇相通。靳尚谊认识到,西方油画历经600余年的时代变化,同样,中国悠久文化传统也需适应当代社会生活,两种文化各自都存在传统与现代的转换,呈现出丰富多样的艺术表现。油画作为西方艺术的舶来品,如何在两种文化的交流碰撞中,使中国油画具有鲜明的本土特质和民族风貌,展现当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成为了中国油画第三代画家靳尚谊及中央美院一批艺术家的探索与追求,不断激发着他们坚持不懈地创作活力。
 
  时至今日,经过近百年来几代中国油画家们的艰辛探索,中国油画已成为当代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拥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全国范围内涉及的从业人员已达数十万之众,处于方兴未艾之势。面对当代油画艺术在中国蓬勃发展的高峰期,靳尚谊欣慰地看到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未来的后起之秀。他语重心长地讲到,“中国油画要走自己的路,这一过程是相当漫长的。只有学好西方的艺术语言与表达模式,融汇中国传统特色的民族文化精神,中国的油画才能成熟。”在艺术门槛不高,艺术院校鱼龙混杂的浮躁年代里,靳尚谊告诫艺学青年:“慢慢来,不要急。扎扎实实地从细微之处做起,一定要把基础打牢固。我这辈子唯一的贡献就是为你们定了一个高的起点,这是我们油画系老一辈人尽力去做了的事。”从十几岁参加北平国立艺专到中央美院的学习执教,靳尚谊老人见证了中国艺术最高学府的时代印迹与中国油画的实践历程,一路走来,他依然满怀热忱。
 
  历经了油画植根于中国大地半个多世纪的光阴,靳尚谊画了近60年的油画,任教中央美术学院院长14年,可是,除了2009年平生唯一一次举办个人画展,他再也没有举办第二次。年逾古稀的靳尚谊依然坚持自我,他不加掩饰地谈到,油画不同于国画水墨,不是每一位艺术家都能终生辉煌。艺术作品要放到时代的长河中去洗涤,让人们去评论、去审视,艺术是扎根于生育我们的这片故土的文化灵魂……(文/黄雅娜)


分享到:  
名家档案
靳尚谊靳尚谊

  1934年生于河南焦作。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并继续攻读研究生;1957年毕业于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曾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等职。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国家画院顾问、院委、研究员。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