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世界的中国歌剧——访中央歌剧院院长俞峰

  编者按:他是一个内外兼修的绝对强者,拥有超强的指挥技术,拥有丰富的音乐感觉和追求完美的精神力量。作为一个指挥家,他做事认真高效,想法富有创意,思维跳跃,同时具有敏锐的战略眼光;作为一名教师,他待人诚恳,有开拓精神,敢想敢干,对音乐事业的发展有自己的观念和理想;作为一个院团领导,他富有领导才能、深谋远虑,具备指挥家中少有的政治才能、眼光和天赋,为中国歌剧事业发展掌舵。他就是本期嘉宾,中央歌剧院院长俞峰。

  • 访谈
  • 精粹
  歌剧自意大利诞生已有四百年的历史,因其拥有能够反映历史、文化、民族情感的厚重内含量,而作为全人类的文化遗产和主流艺术被世界各国所接受。我们和中央歌剧院院长俞峰的谈话,就从中国歌剧的起步开始。

  歌剧进入中国人的视野尚不足百年时间,但在革命年代的延安,当时的人们就开始用广博的胸怀来接受这种外来艺术。我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民族歌剧是1945年上演的《白毛女》,这部歌剧在当时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促进了被压迫被剥削的劳动人民的觉醒,对社会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这个剧让上至毛主席,下至普通农民的社会各界都知道了《白毛女》,都知道有歌剧这样一个艺术形式,这都是《白毛女》的功劳。”俞峰这样评价我国第一部民族歌剧。


中央歌剧院院长俞峰
 
  新中国成立之后的1952年,中央实验歌剧院建立,也就是中央歌剧院的前身。 “中央歌剧院第一任院长就是前国家主席杨尚昆同志的夫人李伯钊,由于国家的重视,歌剧发展很好,创作了很多剧目。但是历年来在政治上的波动也影响了歌剧的发展,比如‘土洋之争’,有时候洋歌剧会受到一定的排斥。”随着争论的持续,大家在创作模式上产生了疑问——究竟是要用西方的模式来创作中国的歌剧,还是从我们的传统戏曲里提炼改造。而为了避免“土洋之争”的愈演愈烈,1964年,从中央歌剧院中分离出了中国歌剧舞剧院。
 
  “歌剧作为高雅艺术已经成为了一种世界性的语言,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城市,都以拥有一个歌剧院为荣,以拥有自己的艺术家为荣。”俞峰说道,“歌剧已经成为一个国家综合舞台艺术水平的反映,体现了整个国家的艺术文化的实力。”

歌剧艺术在中国
  随着1978年的改革开放,大家开始更加关注西方文化,中央歌剧院在这一时段迎来了良好的发展势头,包括《茶花女》、《卡门》在内的一些剧目的演出甚至达到了上百场。十六大以来,党和国家对文化的重视与日俱增,尤其在十七届六中全会以后,国家对文化发展有了更加清晰的规划。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良好机遇和社会背景之下,歌剧艺术也在不断地发展。
 
  中央歌剧院始终保持着蓬勃发展的势头,究其原因,来自于院团改革和政府支持,而再过几年,中央歌剧院的新剧场即将建立,新剧场落成后,相当于歌剧院既有厂房又有专卖店。俞峰期待着解决剧场问题后,剧院能真正实现“产销一条龙”的运营模式。
 
  他告诉我们,告别租借剧院流动演出,将更有利于中央歌剧院品牌的建立。而在新剧场落成后,演出票价会比租借剧院演出时更加便宜。“我们深深地知道,我们的剧院的经费每一分钱来自于国家税收,也就是老百姓纳的税,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都要回报给社会。”近两年,中央歌剧院开始启动了公益演出项目,自己租用工人体育场和人民大会堂举行公益演出,“没有人要求我们做,也没有人给我们钱,只是作为一个国家艺术院团,我们有更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来做这些艺术类普及工作。”俞峰如是说。
 
  提及2012年的全国优秀剧目展演,俞峰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从专业角度和专家的评价上说,今年的三部剧目水平都很高,已经把我们的创作水平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对于歌剧演出来说,用于走市场的剧目的要求就是老百姓喜欢,领导满意,音乐家不反感。因为普通观众的欣赏水平毕竟与艺术家的艺术追求有差距。俞峰解释说,“就像拿绘画来说,普通观众难以理解梵高和毕加索的画,反而会更欣赏风景油画,会说‘画的真好,跟照片一样’,所以为了艺术水准的提升,优秀剧目汇演给了艺术家更好的创作机会和平台。”
 
  这种差距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必须在创作中给予考虑,因为艺术家与观众水平的不对等,歌剧的艺术创作也面临着两难的选择。中央歌剧院由此对艺术创作进行了分类,一部分是较为通俗的,比如《辛亥风云》、《鄞地九歌》,一部分就是《山林之梦》这种童话一样的剧目,是大家“踮着脚”也可以欣赏的剧目。后者由中央歌剧院前院长、著名作曲家王世光历经10年的酝酿创作而成,受到专家的广泛好评。
 
中央歌剧院的征程
  在担任中央歌剧院院长之后,俞峰在院团工作上花费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也放弃了之前的年薪百万的艺术总监工作。他做艺术总监时,一年只需要做十二场音乐会。在谈到问什么舍弃百万年薪,心甘情愿地为歌剧院奉献时,俞峰说:“我原来是歌剧院的首席指挥,大家给了我这样一个平台,这不是能用价钱衡量的。我是歌剧院郑小瑛老师的徒弟,当时就来歌剧院排练,对这里感情很深。”
 
  俞峰来到中央歌剧院后,文化体制改革的大潮已然开始,很多代表国家水准和民族特色的文艺单位虽然保留事业单位,但是开始采用企业化管理。“在院团改革的背景下,迫使我们必须转变,我们在人事制度上建立了自己的聘任制,打破了终身制,事业单位编制的还占有一部分,但现在有近一半的员工都是聘任制的,将近400人,除了户口不在剧院,其他的一视同仁。这样可以使员工时刻保持最好的状态,给社会和舞台提供高质量的演出。”而现在,对于中央歌剧院的员工来说,改革的心态已经植入到每个人的内心,而由改革拉动的市场效益也接踵而来。仅2010年,剧院经济收入超过了3300万,比前两年翻了好几倍,刷新了歌剧院的历史。随后,大幅度的加薪从剧院交响乐团开始,涨幅达到了三四千元,极大地鼓舞了士气。
 

著名指挥家俞峰
 
  士气大振后的中央歌剧院在创作上也不断取得突破,仅2012年国家院团优秀剧目展演剧院就上演了五部歌剧,俞峰告诉我们,“一个月五部一般就是国际上最大歌剧院的生产能力和演出能力,而我们发展到今天做到了这些。在创新上面,我们现在的能力和速度和质量都是大家公认的,一般的情况下剧院创作是几年一部新剧目,而我们今年推出了三部新剧目。”五部里面,三部是原创歌剧,两部是保留剧目。两部保留剧目还要赴国外演出,并且是中国歌剧院团第一次到歌剧的故乡进行演出。
 
  世界上的歌剧有很多经典剧目,世界上歌剧在中国的首演,大多数都是由中央歌剧院首演的。即将奔赴意大利演出《图兰朵》是中央歌剧院演出次数最多的一部剧目,而且今天仍然在不断地打磨之中。俞峰告诉我们,为了更好地传承剧目,每个剧目都会配置两组甚至三组演员,其中一组是学习组,让优秀的艺术家带领这一组演员进行学习。
 
  《图兰朵》是个意大利歌剧,讲述的是中国的题材故事。俞峰自信中国歌剧演员能够把中国历史题材的故事讲的更好。“这是我们深信不疑的,西方对图兰朵公主的塑造,他们想象中的中国公主有些不伦不类,还有里面的几个丑角,在西方歌剧中已经完全被丑化了,而我们借助于京剧艺术中丑角的塑造,让其呈现出更多的喜剧特色,更加符合其大臣形象。”

  此外,在对剧中中国历史背景、人物形象、民族特点、故事情节、艺术造型等各方面,中国艺术家有更好把握,体现出更强的说服力。“比如,普契尼的音乐中用了20多首中国民歌的元素,在西方的演出中,如果处理不好,会有一种滑稽的感觉,而我们在演出处理上避免了这一点,把音乐做的很庄严。我们每天都从天安门经过,能够更加形象地展示紫禁城的形象,所以舞美布景上我们也占据了很大优势。”
 
  谈及歌剧的未来发展,俞峰说,从目前的整个的发展趋势来看,我们拥有良好的社会文化氛围,在打造文化强国的努力下,歌剧艺术也会发展的越来越好。而且随着整个文化体制改革,在人事制度上,在质量上,艺术追求上,会更加的成熟一点。他也希望更多的观众能够走进剧场,欣赏歌剧。
 
高雅艺术的普及
  和通俗歌曲、喜剧小品相比,歌剧这种高雅艺术显然和观众存在着不小的距离。俞峰对观众的培养却非常乐观:“我们的市场现在处于一个培育期,还需要引导,就像西服都已经成为一种国服了,还有饮食文化也一样,很多外来的东西已经逐渐被大家消化接受。”他同样对高雅艺术在社会发展中的责任保持着清醒的认识,“包括我们整个国民经济以及国民的素质的提高,以及我们的生活的安定程度,人民的浮躁心态,这些东西决定了我们整个的演出市场。现在人们都很忙,心态也很浮躁,让大家静下心来走进剧场看几场演出,还是存在很大的困难。我相信很多人心沉不下来,但是我们这个艺术不要了吗?因为买票的观众不多而去迎合观众,我们也做不到。”
 
  而在剧目的创作编排上,中央歌剧院采取了“三三制”,即1/3的歌剧保持原汁原味,1/3的歌剧本土化,最后1/3的歌剧是排演自己的剧目。其中将外国曲目本土化,主要就是为了让国人听得懂歌剧。
 
  作为国家艺术院团的中央歌剧院,每年都要举行三十场左右的“高雅艺术进校园”演出,把西方古典音乐的种子播散到青年学子的心中。“进校园”活动显然并不能满足庞大观众群体的需要,从去年开始,中央歌剧院开始举行“年度歌剧公共免费开放日”活动,免费向市民发放上万张演出票。“去年我们是在工人体育馆演出约翰·斯特劳斯的喜歌剧《蝙蝠》,喜歌剧有很多道白,这些东西不能用德语演唱,演员能唱,但是老百姓听着吃力,所以我们用中文进行演唱和道白。电视台和报纸对此进行了大幅度的报道,大家对这种剧目很认同,通过这个活动对中央歌剧院也有了更多的认识。”
 
  “现在我们虽然也走市场,但是我们也有责任做推广。今年是我们第二次免费歌剧,在人民大会堂演出歌剧《白毛女》。做这个也是在培育我们的市场。“俞峰这样评价免费推广演出和市场的关系。在他看来,市场是多方面的,单纯的演出只是其中一部分。“我们以项目来带动,我们传统的演出方式是有了剧目,租用剧场,做宣传,卖票。还有另外一种演出方式,即我们为社会提供艺术服务,和当地的企业、行业协会、政府来联合一起打造艺术作品,创作歌剧,或者是音乐史诗剧。一方面社会上有大量的这种需求,第二是我们有这样创作演出的能力。”俞峰兴奋地说,两者结合起来,这个市场是非常大的,而像今年与宁波市鄞州区共同打造的《鄞地九歌》就是这种模式的成功尝试。
 
  “地方的资金,我们的艺术创作水准,这两方面相结合促进高雅艺术的‘民用化’,这对我们的社会发展、艺术发展、经济发展都是有利的。”俞峰说,“所以我们在青岛也投资二三十亿建立了一个基地,这样的合作会给我们带来了整个科技,艺术上的变化。”
 
  “不可否认的是,培养人文素质高、文化修养良好、道德水平健全的观众群体,还需要很长时间。我们现在的“歌剧免费开放日”和“高雅艺术进校园”都是在做这方面的努力,此外,还有很多文娱体制改革要做,票价到底应该怎么来定,让更多的人看得起演出,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这样总结道。
 
走向世界的中国歌剧
  俞峰拥有一个十分美丽的梦想——与世界同步性探索歌剧的发展,创作出能够流传于世的中国式歌剧,让全世界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人种都演唱中国歌剧。就像法国拥有《卡门》一样,中国也应该在西洋歌剧这个世界流行的高雅艺术品种上,拥有属于自己民族的原创歌剧。他说,因为有了柴可夫斯基等作曲家的作品,俄罗斯在世界音乐史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而中国要想在世界上拥有文化地位,必须有更多优秀的中国原创作品。他希望以世界主流艺术形式表现中国题材的中国式歌剧,能够成为传播中国文化、宣传中国形象的有效载体。
 
  中国歌剧的发展和西洋音乐在中国的存在是密切相关的,也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发展过程。现在社会上终于形成了不再不排斥西洋艺术的氛围。俞峰这样看待接下来歌剧人身上的重任,“现在是我们用什么向大家证明自己水平的问题,让外国人知道不仅他们能做,我们也能做,而且比他们做的还好。”现在,歌剧的发展遇到了很好的时机,国家鼓励文化走出去,中央歌剧院即将奔赴意大利罗马演出《图兰朵》,这对于中国歌剧是史无前例的。俞峰形容这次罗马之旅“就相当于美国的京剧团来中国唱京剧”。

 
 中央歌剧院在土耳其阿斯潘多斯古剧场演出普契尼歌剧《蝴蝶夫人》
 
  2008年初,中央歌剧院第一次以中国完整剧院建制,携中国原创歌剧《霸王别姬》赴美国旧金山、洛杉矶、华盛顿、纽约、休斯顿、达拉斯六地巡演,历时一个月。同年剧院又出访埃及,在开罗歌剧院成功演出普契尼歌剧《图兰朵》。剧院还多次前往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叙利亚、台湾、香港和澳门等国家和地区演出外国及中国歌剧。
 
  “这个九月份,我们参加了土耳其的国际歌剧节,9月底马上要到罗马演出歌剧《图兰朵》,这是中国题材的意大利歌剧,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把更多的艺术家送到国际舞台上,提升中国艺术的整体地位。”提起歌剧院现在的国际地位,俞峰充满了自豪。

  对于中央歌剧院和中国歌剧人来说,探索歌剧的民族化,让歌剧这一西方艺术形式在中国再振雄风无疑还有很多路要走,而俞峰和中国歌剧人的美好梦想,将会伴随着中国文化软实力的不断提升而实现。(文/薛海珍)


分享到:  
名家档案
俞峰俞峰

  著名指挥家,现任中央歌剧院院长、艺术总监、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指挥系主任、中国指挥学会会长。1964年生于浙江宁波,曾荣获国家教委霍英东教育基金会全国高校青年教师一等奖及金质奖章;国务院政府专家津贴和文化部青年专家称号;“首都五一劳动奖章”;首都‘98高校青年学科带头人称号’和宝钢教育一等奖;文化部‘区永熙音乐教育奖’;全国先进教师及德育标兵称号。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