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画话” 一意“话画”

翁伟循着他对艺术认知的自觉,在油彩铺就的丛林路上觅到了自己的桃花源地。他诗意地出发,心思开阔,投石问路之际所见即为所得;他眼严而手谨,柳暗花明之间巧谴光妙设影;他有赤子的真诚,他有夸父的执著,他是他自己的源头活水,他一路实践一路思考一路绵延着向前。

  • 访谈
  • 精粹
翁伟作品
  《圆月》
 
  翁伟是中国写实画派04年初成立时最早的13个成员之一,作为圈内年轻的艺术家,翁伟见证着中国写实油画的发展并与之比肩并长,他有自己的眼光和见识,他的独特情调融进他的绘画语言形成了他作品的特有魅力。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和他的艺术终将由个案走向公案,以个体的、特色的艺术语言来讲述民族的、大众的文化审美。
 
  这一期,我们将走近这位讲话风趣、做事认真、执著艺术、唯美至上的画家--翁伟,听一听,看一看,他的话,和他的画。
 
  一心“画话”:画心里想说的话
 
  “实际上,所有好的绘画,表达的都是画家心里想说的话。”翁伟以诗经里常引的比兴优雅地开始了这段精彩的论述:如果我是一个歌唱家,心里的话就是一首传情达意的歌曲;如果我是一个舞蹈家,我的痛与乐就通过舞姿展现给观众;同样,画家通过画作呈现出来的,也是他心里想要说的话。
 
  画面就是画家的语言,画家通过作品与世界进行交流对话。画家在其艺术领域之外,同时也在社会生活中不断地学习、感悟并蜕变成长,20岁想说的话与30岁要说的肯定不同,而30岁的所想所思自然又与40岁不同。在翁伟多元思辨的美学价值中洗尘后,我们且来感受下这位青年艺术家吹来的唯美浪漫“轻风”。
 
 
翁伟作品
  《轻风》
 
  翁伟几十年来的创作有一不变的内容,表现对象几乎都是女人。他有他的审美观念:“这世界不外乎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他们组成一个大写的人。画面上画的人物形象是女人,画画的人是男人,男人对女人的解读就不止是画中的女人了,也包括正在画画的男人自己。我画的首先是人,而不止是女人,不是把她当作观赏对象,而是在尝试对她解读。”
 
  他以近十年来创作主题的转移和演进,给我们展示了一系列他在艺术探索之路上的精神肖像。
 
  当代女性的心灵解读
 
  “我画的是我在日常中能感知到的女性。”如在《我(三联画)》、《红云》、《天边》这些作品中所呈现的,都市的、女人的优雅落寞曾在相当长时期内占据着翁伟表达的主题。
 
 
翁伟作品
  《红云》
 
  而关于外界对他只画人体的质疑,翁伟的纯粹与坦诚则要使问者反观自问了--背着女人过河的和尚已然把女人放下,而观者却还死死惦记着“女人”。翁伟说:“其实在我眼里,这些作品虽然以人体画的形式出现,但人体并不是表达的主题,这些画作在我这里的主题是肖像。画中人物只是没穿衣服,而人一旦穿了衣服后就很容易带有属性。比如穿了件大红袄一看就知道是农村的,一件漂亮裙子就很容易让人想到都市生活。把可能的带有故事性情节的因素剔除后,画面就变得单纯了。”
 
  翁伟画作里的女人很少有笑容,表情是认真的,严肃的,如一场灵魂之间的对话,“你看着她的时候她也在看着你,幽雅但不一定落寞。而这个她就是你天天接触到的千百个人中的一个她,当下的你所认识的生活中的她。但你真的认识她么?画中的她在问你。”
 
  “闭上眼睛去看”的唯美
 
  生活中的翁伟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也是一个重视感觉和环境氛围的人。精心布置的房间和舒缓流淌的肖邦《夜曲》是他不言而喻的审美意趣所在,而这也正契合于他写实油画作品中所特有的美妙质地。
 
  “我希望画出美得让人心醉的画,犹如人们闭上眼睛听肖邦的夜曲那样的感觉,我希望我的画可以让人闭上眼睛去看,去回味。”
 
  用心去聆听,他的《听风》和《轻风》正属于这种单纯的、纯视觉和纯绘画的作品。
 
  翁伟用他所擅长的写实油画技法游刃有余地表达他想要表达的主题和对象,于此之外,他有足够的精力把自己对美的追求和感受融进画面并传达给观众,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已经超越绘画语言本身,是一种精神和美学氛围的共享。
 
  东方的,心中的,现代的
 
  这两年,翁伟的油画创作走向了另一高度和广度。单从他作品的题目就可感知他澎湃的思潮涌动,如《山河岁月》、《地久天长》及今年创作的《珠穆朗玛》。这些极具东方色彩和民族气韵的作品,也同样由女人作为主体来呈现,隐约的山河被纳入具象同时又是想象的人体,使画作具有史诗般的神性寓意。
 
翁伟作品
《山河岁月》
 
  “东方的现代画家学会了西方的写实技巧并看出了技巧的门道,我要用我的手画出一个东方人眼中的世界,画出我心中的绘画。”西方之写实技巧,现代之人物形象,东方之山河景色,这些元素都被翁伟以高超的技巧和统一的精神揉合进一幅幅具有东方文化底蕴的现代油画创作中。
 
  珠穆朗玛在藏文中的意思是“大地之母”,其中“珠穆”是“女神”之意,翁伟谈起这幅作品时神采中洋溢着雄厚而浪漫的民族气质,“人物背景是珠穆朗玛峰,从远到近由一条大河贯穿,层层叠叠的山脉绵延数百公里……现实中并没有这样的景,这是我心中的景色,我希望所有看完画后的人都有这样的感慨,‘这,就是我心中的绘画’。”
 
  一意“话画”:学习,感知与交流
 
  翁伟是通透的,他的每个感知触角都舒展开来,汲取他日常所见所闻所感中的一切艺术养分,他的精气神整个是往上走的,周身散发着正能量的感染力。十年前,他用话剧、京剧这样的舞台剧来比喻自己理想绘画的状态--一种活的、交流的艺术;如今,他对艺术的理解似乎多了另一层况味,心态日益平和,有“万象丛中独抽身”的洒脱与自在,他说:“画就是画,就是它自己,它活着就有它的道理。”
 
  如果说,艺术家以作品来呈现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和思考,翁伟的艺术品质无疑是严肃而浪漫、多元却统一、深入又浅出的。他是沉静的思想者,也是出色的表达者,他的性情他的感悟他的修养渗透进他的绘画语言中,与其作品互为表里,相得益彰。
 
  最受益的是学习
 
  从年龄上看,写实画派的成员分为三个梯段:40后、50后和60后,翁伟属于这三者中最年轻一辈。“我在60后中年龄算大的,但和最年长的画家相比,相差了近一辈。直到今天,我还能清楚地记得我孩童时,在中国美术馆看到的陈衍宁老师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渔港新医》,陈逸飞老师画的《开路先锋》。他们在那个时代就是大名家,改革开放以来就更是如此。我是78年上大学,成了这个专业的人。新时期美术几个重要的风潮的领军人物都在写实画派中。艾轩、何多苓引发了怀斯风,杨飞云的新古典主义,王沂东的乡土写实,这在当时的美术界都是大事件。现在我则和他们都在一个画派中……”提起这些经历,翁伟满是感激和珍惜。

翁伟作品
《我》(三联)
 
  与其说翁伟的受益在于环境,毋庸说他的天赋灵性使他思路开阔,擅于学习。写实画派每次以抽签抓阄的方式来陈列布展,在常人不会觉得有何“意味”,而于翁伟来说“这样的机会是福分,有机会可以跟名家比较”。“比如你喜欢古典主义,而你的隔壁或对面就挂着杨飞云的作品,同样一个脑袋,他是怎么画的,自己是怎么画的,在对比中找出自己的不足和特点。”他的学习是主动的,互动式的,流动型的,他不会死磕理论和教本,却有着把一个事儿弄明白的“打破沙锅”精神。
 
  而对国外油画大师的学习和借鉴,翁伟也有他的过滤和选择。从早期的俄罗斯人物画家谢洛夫和风景画家列维坦,到光影大师卡拉瓦乔和伦勃朗,再到后来90年代写实的小弗洛伊德、帕尔斯坦及以色列的阿瑞卡等,每一次目光的关注都烙进他自己的艺术成长史。经他介绍,我们得知他对后几位感兴趣缘于自己的绘画理念--希望自己的画第一眼就是当代的,跟古人和洋人都不一样,而这几个人是现在存世的也在画写实的并且有章法和体系的画家。
 
  “最近两年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波提切利和他的老师里皮”,翁伟说完又极认真地给我们指出他新近画作中受达芬奇影响所致的艺术语言变化。
 
  地理意识决定论
 
  在谈到有关国内外写实环境差异的话题时,翁伟颇有感触,他以自己和家人近些年来出国“考察”的切身经历和体悟跟我们分享着他的艺术心经。
 
  “当年学美术史时,先有文艺复兴,巴洛克、然后又有了洛可可、新古典主义……等艺术风潮,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认为西方美术史上的画家都是传承有序,一个主义接下一个主义。”走出去看过一个又一个博物馆后,他得出了完全不同的结论:“西方大师不都是同一个地方的人,他们相互之间有的都没有见过,不仅人没见过,连画作都没见过。”
 
  “还有历史问题。地理不同,画家性格不同也造成风格流派的差异。同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画家,佛罗伦萨的波提切利就用线来勾边,画面看起来很光滑,而威尼斯的提香则多用皴擦和拖拽的重笔,到达芬奇这儿就没有明确的边线了,可他的造型边缘却有线感。”
 
  由此翁伟认为,学习西方油画只能去体会去理解,横向挪移是不可以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地方出一个画家。”他强调必须以地域性的、历史的角度去看待西方的写实环境,吸收我们想要的东西。
 
  艺术是相通的
 
  “我们都是徒手画画的人,艺术是相通的,艺术家也是相通的。”这是翁伟和他的好友--伦敦泰特美术馆艺术家专家委员会成员,同时也是油画家的理查德交流时的心灵共鸣。
 
  翁伟谈到自己喜欢把画比作话剧是因为它与观众有交流,他希望他的画具有同样的美学体验,“它不是中立地表现一个故事或一个人在干什么,它是有生命的个体,它在看着你。这就有了交流的可能性,像话剧或戏剧一样让观众有空间去回味和思考。”他说只有这样画面才能由瞬间变成连续的时间甚至于永恒,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的微笑》,“几千年了大家都还在猜,而如果太具体了,画一个人在刨地,大概就没人去猜了。”
 
翁伟作品
    英国画家理查德作肖像
 
  “精确复制照片的所谓高超技术并不能同精确复制我们眼睛所看到的动态世界所相提并论。和夏尔丹、伦勃朗、维米尔和维拉斯贵兹相比,摄影在反映动态世界上有着非常大的劣势。上述的每一位艺术家,都在选择和解读世界上有着独到的建树。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可以将现实以如此丰富多彩的方式转移成为视觉信息。目前的学术教学中并未对此做深入研究,因为能够给出自己独有的答案的艺术家太少了。最大的问题仍然屹立不倒--什么是好画?照相写实主义并没能给我一个足够深刻的答案。”这是理查德关于中国写实油画现状发起的一段讨论,作为与翁伟艺术交流的回复。
 
  交流是为了进步,是为了更好地寻找艺术的答案。大家都没有答案,可大家都在画,创作本身或许就是一种最好的交流。“你看这些问题,作为艺术家他在考虑,我也在考虑,我们都在困惑中思考,并继续画着写实油画。”
 
  这,是翁伟的艺术心声,也是让他持久创作的最大动力。
 
    翁伟作品
  翁伟《地久天长》
 
  作为中国写实画派的一员,翁伟在亲历中国写实油画发展所带来的历史机遇和文化思考的同时,也在完成他个人的艺术蜕变。当走到一定高度后,个人的也即是民族的,弥漫在他画面中的东方韵致和东方精神也将成为又一股新鲜的清泉,汇入民族绘画探索的长河中。


分享到:  
名家档案
翁伟翁伟

广东潮州人。画家,1982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学院美术系。作品主要有:《美术》、《美术研究》、《中国油画》、《中国美术馆》等。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