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迪芳: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近期,著名舞蹈编导、艺术家茅迪芳和《西游记》剧组共同做客央视《回声嘹亮》节目。虽然他们的变化都很大,但是由他们一手创造的《西游记》已经成为每一代人心中的经典。剧中的编舞更是一大亮点。借此机会,中国艺术网专访了《西游记》编舞、著名艺术家茅迪芳老师。

  • 访谈
  • 精粹
  广场舞始祖
 
  抗日战争时期,幼年的茅迪芳随着父母从浙江逃难来到兰州。兰州作为当时的大后方,还未被日本人的铁蹄践踏。艺术的启蒙,源自歌唱家管喻于轩和舞蹈家康巴尔汗,前者的唱功和后者的舞蹈给了茅迪芳很大的影响。
 
  《沙里洪巴》这首歌茅迪芳到现在还会哼唱,这是一首影响她几十年的歌曲。“有钱的老爷炕上坐,没钱的老爷地下蹲”。这句歌词现今唱起,依旧恍如隔日。而维族舞蹈家康巴尔汗的洒脱舞姿,也让茅迪芳怀念至今。
 
  高中即将毕业时,茅迪芳暗自下定决心,要从事艺术。那时的艺术之都依旧是北京,父亲不愿意女儿从事艺术,更不愿意女儿远离家乡。茅迪芳为了追求艺术之路,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最后趁父亲不备,偷偷从家里溜出来,踏上了一列北上的列车。为此,茅迪芳的女儿马羚笑称母亲是“第一代北漂”。
 
  为了在北京立足,茅迪芳考取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舞蹈队(下称人艺)。之后不久,北京市文化局号召在天安门广场推广集体舞时,顺便把茅迪芳从人艺“借”了出来,成立了一所业余艺术学校,茅迪芳担任干事和教员两职,集体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舞蹈。流传至今的一首广场舞叫《青年友谊圆舞曲》,是历次国庆的经典保留节目。

茅迪芳: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青年友谊圆舞曲》
 
  1956年,新中国和苏联、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匈牙利等国家(统称社会主义阵营)签订了文化协议。新中国准备派遣两个舞蹈演员前往捷克斯洛伐克进修(当时还未分成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鉴于茅迪芳在艺术方面的贡献,获得了有关领导的推荐,开始了在捷克斯洛伐克的舞蹈学习生涯。
 
  捷克斯洛伐克的舞蹈学院不是单独的,而是附属于音乐学院的舞蹈系。茅迪芳在布拉格的音乐学院舞蹈系系统地学习了舞蹈编导与教学——搜集整理民间民族理论性和实践性的课程。当时的新中国不认可个人留学,个人无法办护照,也无签证,只有国家选送。由于“祖上三代均无政治污点”让茅迪芳通过数万人的笔试后,幸运地成为了新中国第一批留学生。
 
  与《西游记》结缘  不负众望
 
  在云南工作的十七年,茅迪芳学会了傣族的长甲舞。柬埔寨、老挝、缅甸等国家的佛教舞蹈则拓宽了她的眼界,这些舞蹈均以手型讲究著称。调往兰州军区后,茅迪芳被敦煌壁画的姿势,体态、架势所折服,随后融合了印度、巴基斯坦等具有东方特色的舞蹈。
 
  之后,《西游记》导演杨洁因此选择了茅迪芳作为该剧的编舞。茅迪芳不负众望,把反弹琵琶成功地运用到了天宫舞的群舞中。能为这部久演不衰的经典电视剧《西游记》锦上添花,茅迪芳深感荣幸之至。

茅迪芳: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西游记》剧照
 
  茅迪芳认为杨洁导演和其他导演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杨洁导演尊重舞蹈导演,尽可能地保留了舞蹈的完整性。其他导演经常把舞蹈当作一个衬景,没有很好地融入剧情。
 
  1983年,上小学五年级的女儿马羚经茅迪芳一手举荐,加入了《西游记》剧组。临开拍时,被舞蹈学院教导处发现了。教导处的老师把茅迪芳批评一顿后,把包括马羚在内的所有学生都召回了舞蹈学院。最后茅迪芳只好求救于煤矿歌舞团瞿玄和团长,瞿团长把舞蹈队全部提供给了茅迪芳。没想到录像时一个舞蹈演员的脚扎进了一颗钉子,无法跳了。无奈之下只好让女儿马羚以“母病请假”为由跑到剧组救场。由于马羚有舞蹈底子,加上本身排过,这出戏很快顺利通过。
 
  得鱼忘筌 忧从中来
 
  茅迪芳认为,老百姓喜欢,年轻人追求,促成了近年来舞蹈节目在荧幕扎堆的现象。茅迪芳多年来一直坚持提携后辈,杨丽坤作为茅迪芳的学生,用一部《阿诗玛》奠定了她本人成功的基础。在西双版纳时,数次给杨丽萍排练作品。现在活跃于军队的舞蹈家卓青,得益于茅迪芳在兰州军区时的一手扶持。
 

茅迪芳: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茅迪芳(中)和杨丽萍(左二)等人
 
  退休后的茅迪芳依旧热衷舞蹈事业,着手发现和培养舞蹈人才。2011年,茅迪芳专门为马丽、翟孝伟参加上海第一届“达人秀”积极做准备,在两个月的时间创编了《向往》《傲雪》《蝶之恋》三部作品,将他们成功送进了前四名。
 
  之后,他们参加《我要上春晚》及其他电视台表演节目时,字幕打出的作者由茅迪芳变成了马丽。
 

茅迪芳: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舞蹈《傲雪》剧照
 
  这件事给了年迈的茅迪芳重创。她想起多年前,在兰州军区为他人做嫁衣赏的场景。当时,她义务为别人创编了一出舞蹈,最后却没有署上自己名字。“辛劳自己出,功劳他人占”是当时茅迪芳的切身写照。
 
  茅迪芳表示以后不会再有收徒授业的打算了。本来她准备把马丽、翟孝伟当成自己的关门弟子,一直帮助他们。“他们杀鸡取卵,既葬送了自己前程,也寒了我的心”。
 
  民族瑰宝处境尴尬  将何去何从
 
  茅迪芳认为中国民族舞的继承与发展正面临危机。茅迪芳当年深入民间搜集民间舞蹈的时候,正值青春年少,那些民间的老艺人均已步入花甲之年。茅迪芳的学生后来跟随老师的足迹,再次走进民间,发现当初那些老艺人都已经不在了。现在亟需有人整理这些即将消失的民族瑰宝。
 
  西方现代舞和中国民族舞的结合是大势所趋,这是一个良好的契机,也是一个发展方向。在借鉴西方现代舞的同时,勿忘“民族的根”。这个严肃的问题多年来一直未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相关部门多年来在此领域也无过多动作。
 
  上世纪60年代,茅迪芳走进佤族地区时,佤族的生产还停留在刀耕火种的原始局面,不施肥,不浇灌,完全靠天吃饭。获取食物的途径大部分来自狩猎。佤族原始的舞蹈激发了茅迪芳的思维,她后来在排演节目时充分借鉴与吸收了这种原始而又粗犷的元素。经过茅迪芳改造与提升的“甩头舞”由此风靡全国。佤族舞和现代舞融合只会变成佤族风味的舞种,并不会模糊其身份。
 
  近年来,很多学生纯粹为了考上大学而学习舞蹈。为此,茅迪芳认为这是社会的需要,人生的需要,充满无奈。作为艺考生,必须具备多方面的才华,才有可能争取到稀缺的名额。如果仅仅会朗诵,仅仅会表演一个小品,可能就比不上既能唱又能跳的学生。
 
  学习舞蹈的学生很多,但是师资力量却没有跟上,从而导致了师生间的脱节与失衡。有的老师本身学艺不精,教给学生的大部分属于“四不像”,这是个没有办法改变的现象。她最后告诫那些有志从事艺术的学生:不抛弃不放弃。
 
  结语
 
  采访过程中,我们看到茅迪芳老师虽然上了年纪,但身体健朗,丝毫看不出是一个老人。说到动情处,茅老师还不忘起身示范,看到她灵活扭动手脚,轻松舒展身姿,我们几乎忘了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即将步入耄耋之年的老人。在此,中国艺术网祝愿茅老师“蟠桃捧日三千岁,古柏参天八十围”。


分享到:  
名家档案
茅迪芳茅迪芳

茅迪芳,女,1935年浙江出生,中国著名舞蹈编导家。代表作品:电影《阿诗玛》获得国际电影节舞蹈片大奖,电视连续剧《西游记》舞蹈、《赶摆》、《吉祥天女(即“千手观音”原作)》《绣金匾》、《阿瓦人民唱新歌》、《青年友谊圆舞曲》《景颇刀舞》等,亲自发掘培养出:著名傣族舞蹈家刀美兰、杨丽萍、杨丽坤、马羚、独臂舞蹈明星马丽以及左青、赵明、官明军、赵小津、李福祥、韩茹、张卫东、许建、刘露等多名军旅舞蹈家。其创作的近百余部舞蹈作品多部作品获得全国、全军奖项并脍炙人口流传至今。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