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东兴:《骆驼祥子》是一部祥子堕落史

2014年5月6日至7日,北京市曲剧团创排的曲剧《骆驼祥子》参加了第四届全国地方戏优秀剧目展演。据悉,《骆驼祥子》是北京市曲剧团的看家戏,曾经和《杨乃武与小白菜》、《啼笑因缘》并称北京曲剧三大经典。北京市曲剧团团长孙东兴决定借此良机加快北京曲剧走向全国的步伐。

  • 访谈
  • 精粹
  《骆驼祥子》曾经经过两次颠覆性的改编,在如何保持和增加其“京味儿”这个问题上,孙东兴团长打开了话匣子。《骆驼祥子》这部戏是北京曲剧的经典剧目,也是北京市曲剧团的保留剧目,2011年重新创排后,又经过了两次比较大的改动。该剧上次改编是在2012年,秉承的原则是保持和保留京味儿特点,同时在主题立意上,更加贴近老舍先生的原著。在音乐方面,保留北京曲剧独有的音乐特色的同时,更加突出北京曲剧作为戏曲的特点。作为一部文艺作品,很少有从创排到公演一炮走红的,必须经过千锤百炼的加工。 演出后,观众的反馈信息以及召开专家研讨会的发言来看,演出均得到了各方的肯定,认为此次的修改是在原本基础上一次成功的完善和提高。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北京曲剧是北京唯一的地方戏,北京市曲剧团也是北京曲剧唯一的剧团。曲剧人说,不论您是何时的北京人,过去、现在、将来,你都应该了解北京文化,了解北京曲剧。虽然现今了解北京曲剧的观众还不多,不像京剧,家喻户晓。但北京曲剧人在不断努力,现在每年平均三百场演出,让更了解、喜欢北京曲剧的人在逐年增加。
 
  北京曲剧的表演比较贴近生活,而《骆驼祥子》作为经典文学作品,并非只被北京市曲剧团搬上过舞台,其中有京剧版的《骆驼祥子》,甚至江苏省京剧院在创作现代京剧《骆驼祥子》时,为了表现祥子刚买到新车时的希望、欢欣,创编了“洋车舞”,同时,一批类似的符合现代生活的“新程式”逐渐涌现。
 
北京市曲剧团 《骆驼祥子》全体演员阵容
北京市曲剧团 《骆驼祥子》全体阵容
 
  在问到如何看待这些新程式时,孙东兴回答说,北京曲剧是一个新兴的剧种,从老舍先生1952年命名以来,发展至今只有62年的历史。曲剧相较于其他剧种,比较特别,仅仅是站在舞台上说唱,并没有其他戏曲的一些程式化动作。一个新兴的剧种,不仅没有固定的程式化的表演模式,也没有老祖宗留下的丰厚遗产,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博采众长。如果其他剧种是五彩斑斓的话,那么北京曲剧就是一块海绵,当这块海绵把赤橙黄绿青蓝紫全部吸收后,重新挤出去的东西必然属于北京曲剧独有的。这是北京曲剧未来发展的一种方向和模式。
 
  观众对于各个版本的《骆驼祥子》,印象最深刻的无疑是斯琴高娃和张丰毅饰演的同名电影,其次是京剧版《骆驼祥子》、评剧版《骆驼祥子》。不管是哪种版本,围绕的都是虎妞和祥子的爱情,更有甚之,认为是虎妞下嫁给了劳动人民,以此大加歌颂。北京曲剧的这次改编,更加尊重老舍先生原著的本意。改编之时,特意拜访了舒乙先生,征求了他的意见,听取了他对于老舍先生本意的解读:这部名著说的是关于祥子的堕落史,是“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的故事,虎妞并不是祥子心目中完美的女人,她只是把祥子作为自己的玩物,勾引了祥子。而祥子所爱的则是小福子。祥子和小福子是“破破盆对烂罐,两人正相当”。原著并未涉及祥子出卖曹先生,北京曲剧之所以如此设计,用意是揭示复杂的人性。
 
  那个时代,拉洋车的很多,祥子只是其中之一,其他车夫可能并未像祥子一样自甘堕落,而是勤勤恳恳一辈子。现实的意义正居于此:祥子堕落是缺少自律。这也是老舍原著的本意。
 
  老舍艺术剧院
 
  《骆驼祥子》在2012年改版期间,正值曲剧团转企改制,面对的整体环境是:资金不足、演员青黄不接、甚至没有自己的剧场。北京市曲剧团“三无一有”:无剧场、无排练场、无办公场所,有人。汇集的老中青三代人才是曲剧团最大的财富,有效地弥补了曲剧团其他方面的不足。
 
  2012年的另一件重大事项则是:国家民委、文化部和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了第四届少数民族文艺汇演,参演的有北京市曲剧团排演的《正红旗下》。北京市曲剧团排演的《正红旗下》是唯一代表北京市参加全国地方戏展演的剧目,任务和压力可想而知。观看此剧的国家民政部、民委以及北京市领导给予了高度赞扬,而《正红旗下》也凭借出色的发挥,获得展演剧目金奖。这个成绩一扫全剧团人员对于改制的惶恐。全团演职员更加明确了对于改革的认识,文化体制改革只是一个手段,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解放艺术生产力。
 
  注册老舍艺术剧院是北京市曲剧团多年以来的一个梦想。借助文化体制改革的东风,把注册老舍艺术剧院提上了日程。关于注册老舍艺术剧院的原因,孙团长表示,北京曲剧是老舍先生命名的,自北京曲剧创演以来,在将近两百多部排演的舞台戏中,改编老舍先生的作品就有八部之多,有《龙须沟》、《茶馆》、《正红旗下》等。据了解,全世界各国的剧团,改编同一个名人的作品达到八部以上的,寥寥无几,除了北京市曲剧团,唯有英国莎士比亚剧团而已。
 
  老舍先生本身是京味儿文化的代表,不管是创作的小说还是话剧,大部分以老北京为背景。上世纪五十年代,老舍先生被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人民艺术家”称号。随着时代的发展,不仅仅是把北京市曲剧团换成老舍先生的名字这么简单了,要由改制后的北京市曲剧团注册老舍艺术剧院,目前还未确定是国有投资还是股份制企业,但可以肯定的是,老舍艺术剧院是一家国有控股为主的股份制企业。此举是响应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文化体制改革的号召,有助于北京曲剧的发展与传承。
 
  现阶段,北京市曲剧团得到了老舍先四位生子女的授权。舒济、舒乙、舒雨和舒立均已认可并签署相关授权的法律文件,老舍艺术剧院手续将备齐,不日正式进行命名。
 
  今年是老舍先生诞辰115周年,也是他创作生涯90周年和小说《四世同堂》发表70周年。为此,北京市曲剧团把2014年命名为“老舍年”,纪念活动在北京市曲剧团全年的演出活动中贯穿始终。场内是戏剧演出,场外是老舍先生的生平展览,名为“卒迹”,以此向观众展示老舍先生宁做“文艺界的一名小卒”的创作历程。分别从“文学老舍”、“大师老舍”、“家人老舍”等多个角度展示老舍先生的一生。
 
  “荣誉是大家的”
 
  2010年,孙东兴担任北京市曲剧团团长。孙团长认为,一个剧团的发展离不开人。通过全体工作人员的集思广益,为北京市曲剧团的发展献计献策。而作为一个领导者,必须要有果断的决策力、长远的目光,要有大局观,站在顶层为剧团的发展和剧团的建设考虑。与此同时,和大家同呼吸共命运,凡是曲剧团之事,不管是领导还是职工,都应该亲力亲为。把大家当成自己的家人是孙东兴团长的秉承的原则。
 
  曲剧团平时是一个大家庭,其乐融融,而在剧团发展中,大家均会竭尽全力。“世界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孙东兴团长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并尽可能发现和挖掘每个人的优点。对那些不干活还想拿钱的人,孙东兴团长认为这种人迟早会被这个时代淘汰。
 
  在孙团长的带领下,近几年剧团艺术生产、人才培养等各方面成绩斐然,孙东兴本人也
 
  荣获2012年首都劳动奖章。在特别为他举行的颁奖典礼上,孙团长表示,这个荣誉是属于大家的,而他本人只是代表大家领取这个奖项,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在2013年底,北京市曲剧团和中国国际演出剧院联盟达成合作协议,北京市曲剧团将拿出经典剧目《骆驼祥子》,而中国国际演出剧院联盟将通过自己旗下掌握的全国千家剧院和剧场,为《骆驼祥子》在全国安排为期一年的100场巡演计划。
 
  中国国际演出剧院联盟虽然是一个民营组织,但成员大都来自国有剧场。要想让一个剧团打出自己的品牌,分工必须要明确,术业必须要有专攻。《骆驼祥子》作为北京市曲剧经典剧目,在音乐上,不管是三弦,还是鼓,都是北京独有的音乐元素。
 
  和中国国际演出剧院联盟达成共识以来。他们认为造成当下文化市场艰难的原因有如下三个方面:人民群众消费水平低、没有形成一种品牌文化、缺少培育市场的环境。此次合作是扩大自身影响力的一种尝试,借此机会形成自己的文化品牌。此外,北京市曲剧团还将与中国国际演出剧院联盟合作安排为期一年的《四世同堂》巡演计划,今后,更多合作协议将会提上日程。
 
  结语
 
  2011年,改版后的《骆驼祥子》随即在32个剧场演出72场,演出收入达到202.5万元,观众达71700人次。收获之余,孙团长认为,北京曲剧目前的受众群体主要集中在北京地区,要想长久发展,就必须打开全国市场,只有走出去,才能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


分享到:  
名家档案
孙东兴孙东兴

北京市曲剧团团长。1983年毕业于北京戏曲艺术学校评剧表演专业。曾在中国评剧院历任演员、秘书、党办主任、院长助理、中国评剧大剧院经理,2005年到北京市曲剧团工作,曾任副团长、党总支副书记,现任北京市曲剧团团长,为北京市曲剧团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2013年荣获“首都劳动奖章”。

栏目介绍

《名家视点》是中国艺术网推出的高品质访谈栏目,以做网络媒体先锋,打造艺术行业前沿品牌栏目为宗旨,通过与文化艺术行业具有权威影响力的嘉宾的对话,展示嘉宾风采及艺术魅力。栏目旨在为观众了解艺术行业发展状况提供窗口,为文艺风云人物走近观众提供平台。通过与嘉宾的深入交流,让观众了解最新的艺术行业发展动态、发展方向,引导更多观众关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 栏目热线:4000-418-428
  • Email:news@chnart.com
  • 邮编:1000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北里西区23#418室《名家视点》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