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会演资讯 > 正文
天罪
2015-08-10 10:03:15 来源:水墨中国
点击:
关玉良先生
 
  夏天,北京的夜在蝉鸣中总是让来自南方的我不能适应,好在郊外少了些浮躁的喧嚣,只留下漫天繁星让人在闷热的温度中不那么焦虑。随手翻看起电脑里关老师的作品图片,随即被带入其中:与白袍圆脑袋的小人一起在云雾间论道;在老树下倾听戏中人诉说着动人的故事;追逐永不停歇的公牛奔跑在大地上,这些无不让我感受着生活的美好,并赞着生命的伟大。
  突然,我被停下,天空瞬间昏暗,大地被鲜血浸透,天地间只剩下痛苦的呐喊,怨恨的死灵扭曲着脸诉说着不甘,残肢断臂铺满了大地。我为什么在这里?这是哪里?当我惊恐不已的时候,远方飘来了一阵肆虐的讥笑,一群衣冠不整袒胸露乳的小胡子士兵正一步步地逼近。他们红着双眼,笑声的震颤中面目已变成了一张张野兽的脸,他们是谁?
关玉良先生
天罪 宣纸重彩 840cm×320cm 2003
《天罪》
  全身冷汗的我从惊恐中醒来,心情复杂的看着眼前这幅作品——《天罪》,色彩膨出,肌理交织出的造型,使本就很高的作品更加地挺立,画作的右下角写着二零零三。
  凝滞的气息重重的压在我的身上,昏暗的天空,血色的大地,正在死亡的中国妇女儿童,以及正在施暴的日军士兵。恐惧和兽性搓揉成一团,无一不让人在这炎热的夏天倍感丝丝凉意,它诉说的不是一个编造的地狱,而是实实在在发生在70年前的战争!受难者死去的灵魂夺去了瞳孔的光泽,而施虐者的双眼血光覆盖,无力求生的挣扎将受难者扭曲得不成人形,鲜血刺激着施虐者露出了野兽的面目。受难与施虐被血与恨扭曲在画面中,如经历过暴雨的海面压得我喘不过气,就在那被吞噬的一刻,若隐若现出了的一丝亮光:反抗兽性对血肉施虐的渴望!
  《天罪》所诉说的并不仅仅存在于画面,更为深刻的我想应该是那堆积成山的尸骸,它深深的铭刻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滴着血提醒我们现在富足美好的生活背后是什么。那些失去瞳孔光泽的灵魂的同胞,与我们有着同样的血脉。也许他们是还没来得及看出世孩子的母亲,是等待心上人来迎娶自己的新娘;也许是等待儿女回家的老父母,是还不能走稳路的孩子……抗日战争的血与恨是我们中华民族永世不能忘的耻辱!是二战带给全人类无法磨灭的伤痕,是时时刻刻铭记的警告。
天罪 局部之左 宣纸重彩 840cm×320cm 2003
战争
  当下的我们内心的某一处角落仿佛每天都在纪念着二战带给我们的伤痛。每一年的抗战胜利纪念日都在提醒着人们,不能忘记那曾经降临在人类身上的灾难,不能忘记那黑暗历史所带给我们的苦楚。
  在深入了解日军侵华战争后就会发现人类是一种很奇怪的物种,在自己的家里不好好生活,总是觊觎别人家的资源,到别人家里掠夺。
  整个人类史都是纠结。虽然动物也会侵略,但只限于捕食者与猎物之间。动物有很强的领地意识,它们不会大规模的侵犯别人的领地,而人类不是。自古至今,人类一直都在互相渗透,因此形成了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制度。相对于其他文明,黄皮肤的中华民族能够绵延至今,靠的就是五千年积累下来的秩序感。管理得好就会像唐宋、明清以及当下一样迅速地发展,当秩序贯穿了整个民族,那也就确保了其生存及发展下去的根本,而侵略并不是一个物种生存下去的必要条件。
  三十年的奋斗让我们从贫穷走向了富有,日本同样利用了二战后七十年的时间自我休整并扩充着自己。历史告知我们,人类但凡有过一段安全富足的日子后,一定会与周边作一个虚拟的对比,于是便有了不平衡。军备竞赛、各国元首的相互恐吓这一隐形的战争已经成为当下的家常便饭。导致不正常不正义竞争的根本原因就是利益的纠纷没有规则。纵观人类史,每一次战争的发生若是领导者们能平心静气的坐下来把规则安排好,那么军队就不会犯错,人民就不会犯错,整个世界都不会犯错。二战时日本偷袭了珍珠港,美国对日本的仇恨甚至比中国还深,导致了广岛长崎的湮灭。但是为了利益,战后美国为了控制日本,把仇恨放下,结成了联盟,日本则把二战中犯下的滔天罪行深藏了起来。为了所谓国家发展与民族发展的利益,他们可以把真实视为粪土,用虚假的谎言蒙蔽着全人类的眼睛,荼毒自己的子孙!在当下高科技支配的时代,美国和日本在秩序与法律等等方面的优点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每当触及到他们民族灵魂深处的病结时,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都会让他们换下正义和君子的外衣,披上野兽的硬皮去肆意地报复。
  我在创作《天罪》时就在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日本人就二战这个问题迟迟不认罪?
  你在别人的国家待了那么久,东北十四年!八路军抗战就八年!
  杀了那么多人!强奸了那么多的妇女!整批整批的慰安妇遭到迫害!
  这些事件都不是发生在日本国内,而是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
  中华民族没有邀请也不需要日本来维持我大中华的秩序!
  劝也不走!打也不走!拼命的挣扎!
  日本有什么理由毫无人性地蹂躏中华民族!这难道不是罪吗?
  三光政策!人体试验!南京大屠杀!慰安妇!这难道不是罪吗!
  灭绝种族的行为就是罪!
  强奸妇女杀害无辜的百姓就是罪!
  如果这都不是罪,那么当今社会就是一个乱伦的社会,强者为所欲为,都在像动物一样的活着!
  这是一个连三岁孩子都懂的道理,可你为什么还要去别人家里作这些恶?
  所以我说这不是犯错误,也不是语言上的误判,而是确确实实犯了人类本质上的罪,天罪!这是人类无法容忍的罪!
  ——关玉良
  面对天罪,我们该如何去慰藉破碎的家庭?如何去安抚受伤的灵魂?如何告慰死难的孤魂?我们是否应该去思考如何避免浩劫再次的降临,而不是国人与国人间不正当的竞争与尔虞我诈!我想,这才是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年后,全世界人民应该反思的问题,七十年,战争真的停止过吗!
天罪 局部之中 宣纸重彩 840cm×320cm 2003
野兽
  世间万物并无高低等级之分,环环相扣,轮回始末皆为生存。食物链维系着整个世界的平衡,是整个世界新陈代谢的正常现象,并不是用来划分各个物种等级的阶级制度。所有生命的存在必是以消耗为开始被消耗为结束,兽性是所有生命的初始本性。在智慧没有产生的原始环境下,生命的延续就只能依靠欲望的驱使去进行捕食和繁殖,而生命本身是没有选择性的,仅仅依靠欲望的需求活着,进化着。
  万年的发展进化至今,没有任何一种生命是完全抹灭兽性,也不允许被抹灭兽性而存在的。兽性是维系生命的根本,对事物的欲望,对生命延续繁殖的欲望才是生命存在于地球的根本。当智慧产生,具有智慧的生命便开始了思考。他们有选择的去左右兽性的欲望,这种选择性就是“我想要更好的,更多的”。这种有目的的选择直接导致了欲望的大爆发,欲望已经不仅仅是之于生存那么简单了,智慧的生命为了自己更加优越,于是对别的物种进行了超出欲望需求的猎杀和征服。从这这一角度看,在物种进化的艰辛历程上智慧眷顾了人类,万年的进化,人类将智慧发挥到了极致,但也将兽性推到了顶峰,人类完成了彻底地征服,站到了食物链不可撼动的终极顶点。没有任何生命可以消解人类,当灾难也可以被人类控制和预防时,人类之间的掠夺和杀戮却开始了。有智慧的人类不甘于辛勤的劳动只能换来保证基本温饱的现状,便开始思索获取更多利益的捷径,而在原始社会这一捷径就是侵略。
  当人类互相的侵略激化后,人类为了满足自身的原始欲望和保护自己拥有的财产,不得不聚起形成部落、政府、国家、家族,弱小的被彻底毁灭,强大的也最终被时间分割瓦解。不断的团结、分裂、战争、掠夺、杀戮成为了人类历史的代名词,人类的兽性不再是为了食物和性欲,而是可以为了任何一件简单的事与物,毫无理由地发动战争,进行屠杀。当兽性占据主导位置时,人类必将走向无尽的血雨腥风中,无尺度的杀戮和无止境的欲望,被智慧激化后带来的毁灭,将人类一次次地被灭绝和屠杀洗礼。
天罪 局部之右 宣纸重彩 840cm×320cm 2003
  人性是人类与其他物种的根本区别,正因为人类的人性才让我们拥有了爱,也才有了对和平的渴望,对生命的怜悯。
  人性促使人类去创造秩序,通过秩序获得稳定和谐的生存空间。用爱作为沟通的桥梁才会放下偏见和仇恨,当每一个人都有一颗怜悯的心时战争还会发生吗?当每一个人都真实的活着的时候欲望还会是无止的吗?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家庭都是被爱凝聚到一起的,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家人被非人道地对待和屠杀,人与人之间的共荣并不是通过战火的摧残而实现,心与心的互动才能创造出一个和平与友爱的世界。试问一个有良知的人,当他心灵的窗口被关上,怜悯的双眼被遮住,那作为人类的最后一丝人性卸下,成为一头野兽时,自己所犯的一切罪恶是否就可以视而不见?面对屠刀下无助的灵魂,面对一个个脆弱的生命被自己的双手摧毁时,是否就可以心安理得?
  理想总是比起现实美好易说,现实的残酷性赤裸裸地把人类最丑陋的一面暴露了出来。过盛的欲望与利益把人类扭曲成不择手段的无情野兽。作为万千物种的一员,人类的兽性已经比其它动物得到了更好的满足。人本是情感和智慧的结晶,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利用自身优越的天赋让整个大自然更加地和谐与美好,而不是如何填补自己无止境的欲望。高等智慧生物的名号不代表压迫,统治,以及为所欲为。愈加美好与和谐,这是大自然亿万年日月轮回沉淀后赋予人类的一种责任和使命。反观人类史,我们是否误解了这一使命。
  人性是一种责任与担当,更是我们不可推卸的使命。摒弃人性做一只贪婪的野兽去摧残去侵略,再怎样战功赫赫,再怎样强盛富足,在世人眼里那都只不过是可耻。日本通过二战获得的一切亦是如此。当一场场祭拜的闹剧每每上演时,小丑再怎么涂抹也只能是小丑而已!更何况那所谓的“英雄”,只不过是军国主义残暴的牺牲品。只有李登辉那样为了个人利益丢弃自己原则斩断自己血脉卖国求荣的提线木偶会才会为之喝彩叫好。任何与人性背道而驰的行为,无论如何造势,他们的声音在全世界人类良知的面前都只不过是过街老鼠临死前的叫喊。
  世界上最智慧的是习近平;
  世界上最霸道的是普京;
  世界上最无耻不知耻的是安倍;
  世界上最坏的汉奸是李登辉;
  世界上最傻的是小黑孩子奥巴马,
  “解禁”日本这头饥渴的“野兽”,
  将来美国吃的第一颗原子弹必将来自日本而非它国。
  ——关玉良
  反法西斯胜利已有70年,这个世界除了仇恨还记住了什么?面对历史带给全人类的伤痛,我们不应因恐惧而闭塞,更不应因自己的利益而把世界推往战争的边缘。少一些威胁,少一些不正当的竞争吧!反思人类曾犯下的罪,抬头看看眼前战火在即的世界,眼前的那一份利益是否还那么重要?我们从未停止过呼唤人性!相信爱的臂膀会永远向全人类张开,只不过我们被利益堵住了耳朵蒙住了双眼。沉睡在欲望美梦中的人们啊,是时候睁开你们的双眼看看这个已经被我们自己折腾得满目疮痍的世界,放下那一份没有意义的坚持,放下手中握紧的刀子,世界是有爱的,只是我们已经忘了怎么去爱。
  广岛和长崎39万遇难者的痛至今依然被我们铭记,尤其给日本人民带来的痛更是难以忘记,让全世界都为之震惊,让全世界都看清了战争的真实面目。而除了中国人民,还有多少人会为二战中中国军民3500万冤屈亡魂祭奠?伤痛谁还铭记?泱泱大中华为何要遭此惨绝人寰的灾祸?我们为何要默默隐忍伤痛地看着杀人犯被供为民族英雄?听着仇人的嘲笑看他们一而再的挑衅?
  这是对人性的蔑视,对人道的践踏,对生命的侮辱!放弃人性,战火必将重燃世界的每一寸土地!若世界不再惊醒,若良知不再唤醒,若再不看清养虎为患的现实,继续盲目地包庇日本好战分子,那么等待我们的,就是这头长大的野兽将会把广岛长崎的痛加倍还给美国!
  倘若当年是中国侵略了日本的领土,肆意烧杀抢掠强奸迫害日本14年!将一个城市30万无辜的百姓屠杀殆尽,将无辜少女轮奸侮辱再乱刀刺死,将孩子用刺刀穿起,将杀人变成一场比赛娱乐将士,将杀人犯奉为至高无上的民族英雄,无视3500万死难冤魂的呐喊,依旧一意孤行的准备下一次的侵略,日本是否还愿意默不吭声的忍受屈辱?是否还愿意无条件无抵抗自愿的将整批整批的母亲、妻子、女儿当做慰安妇送给中国士兵当做兽欲发泄的工具?那37.8万平方千米的国土以及1.26亿的人口还能不能再经历8年、14年的蹂躏后仍然存在?日本,你该去好好反思你们现在所坚持的呐喊是否依然还有力量?你们那高傲的头颅是否依然还能在人性的真实面前高昂?
分享到:  
  相关热词搜索: 天罪

上一篇:第四届中国国际沉香展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隆重开幕
下一篇:江山多娇——中国当代画家联展在京盛大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