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收藏投资 > 正文

文交所归来 投机再现
2016-01-07 10:02:57   来源:北京商报    
点击:

时隔四年,曾经深陷“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郑州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以下简称“郑州文交所”)日前恢复交易。
      时隔四年,曾经深陷“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郑州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以下简称“郑州文交所”)日前恢复交易。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多家被整顿过的文交所都悄然恢复交易,而在整个文交所市场上,钱币、邮币卡等成为资本追逐的新宠。但是由于监管缺乏,不少文交所再次成为资本投机场所,泡沫渐现。

  文交所悄然复苏

  郑州文交所恢复交易,北京商报记者从官网看到,其创设了四大类交易品种:文化艺术品现货、文化企业股权、文化产业未来收益权、知识产权。尽管恢复交易,但郑州文交所的“麻烦”并未解决,作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代表性文交所之一,其于2012年开始整改,并开始回购会员购买的权益产品,但是目前仍有200多名投资者等待退款,涉及金额9000万元。郑州文交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1月底郑州文交所官网会上线,所有事项以官网消息为主,其他事情不方便回答”。

  2009年6月,中国第一个文交所——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成立。随后,政府也释放出支持文交所发展信号,全国各地文交所也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2011年,“艺术品份额化产品”诞生,全国各地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化产品开始野蛮生长。随后“艺术品份额化”被国务院发布的“38号文”叫停,大批文交所被整顿,包括天津、成都、泰山等文交所在内的多家文交所都向当地政府提交了整顿方案、完成“善后”手续并不再开展份额化交易,整个市场陷入低谷。然而这两年文交所逐渐出现复苏迹象,天津、成都、湖南、江西的文交所都恢复交易。

  邮币卡成新宠

  艺术品份额化被禁后,不少文交所开始将注意力转向钱币、邮币卡、紫砂壶、茶叶等新业务。以南京文交所、南方文交所为首的邮币卡电子盘“新贵”再次搅热了全国文交所。数据显示,2013年,南京文交所邮币卡交易中心成交额为5.5亿元,2014年即达到550亿元,而2015年1-11月,累计成交额已达6713亿元。文交所的日成交额甚至是整个“新三板”市场的10倍以上,南京文交所的开户人数也达75万人。而在半年多时间里,邮币卡综合指数就飙涨超过10倍。尤其是邮币卡交易中心,邮资封片指数涨幅在8个月的时间里便从开盘的130点突破上万点,一些挂牌品种价格更是从最初的几百元飙涨至数万元,“青海湖片”明信片就曾在短短5个月涨幅达180倍以上。

  文交所的疯狂涨势催生更大风险。资深业内人士张先生认为,文交所的交易品种与它在实物市场的价值相差太大,线下售价700元的“三轮虎大版”邮票没人买,但是在电子盘里几万元都有人买,暴利催生下交易所越来越多,品种越来越多,参与的资金和人也越来越多。这无疑会产生大量泡沫,一旦泡沫破灭,将给投资者带来巨大损失。在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看来,“文交所没有监管,只是市场在做,谁来负责都成为难题,理赔就更难了”。

  投资泡沫渐现

  文交所弥补了传统线下交易的多重问题,也能为收藏品种带来市场的收藏指数,但是大量以纯粹赌博投机为目的的投资者把市场已经搅乱。季涛分析,自炒自卖、庄家炒作的行为在文交所中大量存在,庄家向小庄家收购大量交易品种,也不断制造火热的涨停板,等溢价到一定程度,庄家会在场下找到下一个接盘的庄家打折卖给他,赚取中间价。只要有人肯接盘,庄家就能玩,一人拉百人。而且,在现货市场上并不受欢迎的邮资封片或者价格低廉的藏品却在电子盘市场上溢价更高。不受欢迎的低价藏品更容易被收购,利于操盘。

  文交所是在打市场擦边球,它的交易模式不是证券化,不靠分红和股票收益,也不能创造价值,而是必须依赖炒作收益,实际上成了零和博弈,有人赚钱,就意味着一定有人亏钱。在季涛看来,“大量邮币卡电子盘都在浑水摸鱼,没有监管完全依赖市场的情况下,炒作就轻而易举了。目前大多文交所各行其是,炒作自己市场的价格,造成同一类交易品种在两个交易市场的指数相差很大”。

  市场都是在摸索着前进,不过一旦出现重大问题,政府就一定会有所干预和整顿,最后损失惨重的一定是买家。而大量不规范、有严重漏洞的文交所势必在大洗牌中被淘汰。
    相关热词搜索: 文交所

上一篇:刘益谦1.7亿美元拍的天价名画咋结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