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解读 > 正文

揭开琮尚文化的艺术品圈钱骗局
2015-06-26 09:28:40   来源: 北京商报    
点击:

一件近4亿港元成交的定窑美人枕让默默无闻的广东琮尚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琮尚文化”)“一夜成名”,在被卷入赝品丑闻后,琮尚文化又不断被曝出自买自卖涉嫌做局。
揭开琮尚文化的艺术品圈钱骗局
 
      一件近4亿港元成交的定窑美人枕让默默无闻的广东琮尚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琮尚文化”)“一夜成名”,在被卷入赝品丑闻后,琮尚文化又不断被曝出自买自卖涉嫌做局。敢豪掷4亿港元的琮尚文化究竟是否如其所称“资金非常雄厚”?美人枕上拍的来龙去脉是什么?天价成交又是否涉嫌非法集资?

  百万买来美人枕拍出4亿港元

  “这件美人枕是前几年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附近出土的,盗墓者挖来后以几十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古玩人杨天成”,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琮尚文化内部人士王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首次披露了天价美人枕上拍的来龙去脉,“因为头部有残,杨天成在简单修复后,开价1000万元想脱手,但最终以100万元左右卖给琮尚文化子公司北京琮尚国际集团(以下简称‘琮尚国际’)董事苑富强”。

  经过两次修复之后,这件美人枕随后在琮尚国际位于北京盘古大观33层的公司内进行展览。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查阅公开资料发现,去年12月,多家媒体都对一个名为“琮尚艺术品臻藏展”的展览进行过报道。

  “在今年5月与舍得拍卖取得联系后,琮尚国际将美人枕走私到澳门进行拍卖,不确定舍得拍卖是否与琮尚文化串通做局,但可以肯定的是,当时在场举牌的五六个人都是琮尚文化的内部人员,其中就包括苑富强、贵州贵安新区琮尚新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琮尚文化子公司)董事李国凤。”王先生表示。

  巧合的是,当时出现在拍卖现场的文化部中国艺术品市场管理委员会会长李彦君肯定了定窑白瓷的价值,而李彦君曾在今年1月北京琮尚国际艺术馆召开的宋代定窑瓷器专家学术研讨会上出现过,专家的重合进一步让琮尚文化自买自卖的拍卖行为备受质疑,同时也让其做局背后利用艺术品圈钱的行为逐渐浮出水面。

  35家子公司大都名不副实

  敢豪掷巨资买艺术品的收藏大鳄多是像王健林、王中军等拥有庞大实体业务的万达、华谊兄弟等企业家。琮尚文化作为一家无名公司又是如何坐拥庞大资产的呢?

  北京商报记者在实地走访位于北京盘古大观33层的北京琮尚国际博物馆和北京琮尚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后发现,数百平方米的办公区域内只有五六名工作人员,大部分工位则是空的。而博物馆内展区只零星摆放着五六个藏品,相关负责人解释称,这些藏品只是老板的个人爱好,并非对外公开展示。当北京商报记者向其咨询相关拍卖业务时,该负责人则干脆避而不谈。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在国家文物局官网上4月29日更新的文化拍卖企业名单中也未查到北京琮尚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令人费解的是,单以琮尚国际这家子公司为例,在没有拍卖资质、看起来也没有充足拍品的情况下,仅每年的办公地点使用租金就高达300万元左右。而其遍布于全国的35家子公司的经营状况也显得格外扑朔迷离。

  琮尚文化总部的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如今位于广州市的琮尚文化成立于2012年,其主营业务包括艺术品理财和原始股购买,其中多数投资者会选择10个月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为25%”。

  但向北京商报记者爆料的王先生却表示,尽管琮尚文化拥有众多子公司,但内部管理混乱,其下属所有公司并没有一个主营的实体业务。多数都在做艺术品投资,利息高达25%-35%。

  而王先生的这一说法似乎也得到了印证,北京商报记者查阅有关琮尚文化网站,发现除了“广东琮尚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外,包括“润丰文化 琮尚文化”、“艺投金融”、“北京琮尚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等都与琮尚文化有关系,而这些网站里面并没有实质性内容,除了链接无法打开外,很多分公司只是一张成立图片,并没有业务说明。

  以艺术品理财名义圈钱

  尽管琮尚文化旗下的拍卖公司没有拍卖资质,且拍品不足,但据琮尚文化公开资料显示的关联公司“2014年1-9月,艺术品交易额已突破30亿”。这笔庞大的资金到底是怎么来的?又是否涉嫌非法集资呢?

  据悉,琮尚文化另一个不为外界所熟知的身份就是香港万丰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内地总代理,负责代理香港万丰国际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有限公司发行的艺术品份额宣传和相关服务,以及市场业务的营销拓展。

  与此同时,琮尚文化还在一个名为艺投金融的机构中推出“艺利宝”金融投资业务,该产品年化收益率都在15%以上,远远高于同期银行的各种理财产品。

  “很多从事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公司借与内地法律的差异,在香港、澳门注册交易中心,利用香港、澳门公司的名义在内地开展艺术品份额交易业务,这种操作方式实际上就是非法集资。”艺术批评家江因风表示。

  如果以琮尚网站显示的9个月交易额突破30亿元来看,最低15%的利息就高达4.5亿元。相比较来看,1994年就成立的华谊兄弟,虽然目前已经发展成为影视行业的巨头,但是其上一年度净利润也才不到9亿元,而琮尚文化最低支付4.5亿元利息的背后又拿什么实体产业来支撑?

  王先生透露,琮尚文化所谓的收藏80%以上都是假的,那不止藏品的升值潜力为零,投资者花血本投资的100万元藏品可能连10万元都不到。正如江因风所说,“琮尚文化就是利用艺术收藏品份额化交易来高息吸纳投融资的模式无异于自杀”。

  抑制乱象需先加强监管

  去年4月,国家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韩浩表示,非法集资典型案例包括发售虚假的理财产品;境外投资,并在网上发布销售境外基金、原始股等;在P2P网络借贷平台上,以高利为诱饵,吸收公众资金等,而这些正是琮尚文化惯用的方式。

  针对以上这种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形式其实早在2011年国务院发布(38号文)以及2012年(37号文)正式下发后被取缔,至今并未解禁。借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或艺术品升值回购等形式的质押集资行为,几乎都涉嫌非法集资。

  与琮尚国际同样操作方式的河南泽华珍宝馆连锁有限公司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在今年3月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这都是艺术庞氏骗局模式,新收回来的钱没法还去年的利息和开销时,就开始出现崩盘了”,江因风表示。

  艺术品市场不断上演天价拍品涉嫌洗钱、非法集资的戏码。2011年拍出2.2亿元的汉代玉凳曾轰动一时,后被曝出涉嫌拍假背后实为洗钱,但该事件最终也不了了之。

  北京市东易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首席律师赵虎指出,如果文化公司从事艺术品金融有相关的营业执照是不存在问题的,其是否超出营业范围,又是否借艺术品非法集资必须有相关的证人、合同等。而且,很多艺术品拍卖公司规避内地法律在香港、澳门等地进行拍卖行为,是内地法律无法监督的。

  没有相关机构的监督是造成艺术品非法集资事件层出不穷的主要原因。在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看来,文化公司推行艺术品产品理财,不在证监会的监管范围内,而工商局也只是负责公司营业执照的管理。

  随着借艺术品非法集资的形式越来越多样化,想要有足够的举报证据很难。这也就造成艺术品市场中蛀虫不断,导致大量投资者上当受骗、血本无归。
    相关热词搜索: 艺术品 非法集资 骗局

上一篇:医疗题材电视剧“病”得不轻
下一篇:热议《煎饼侠》:这不过是一部拼凑的网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