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要闻 > 正文

国粹苑A座:迷失的文化地产
2014-10-15 11:41:54   来源:北京商报   
点击:

在长安街延线的通惠河南岸,矗立着一片气势雄伟的仿古建筑群。2010年9月启动的国粹苑艺术品交易中心就坐落在这里,硬件配套设施完善,展览、拍卖、商铺等功能一应俱全。
国粹苑A座
国粹苑A座
 
  在长安街延线的通惠河南岸,矗立着一片气势雄伟的仿古建筑群。2010年9月启动的国粹苑艺术品交易中心就坐落在这里,硬件配套设施完善,展览、拍卖、商铺等功能一应俱全。与此同时,这里毗邻CBD商圈,交通便利,所以在开业之初便深得业界关注。2012年还被评选为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前景似乎一片大好。然而四年后的今天,偌大的国粹苑却是人气冷淡,空置率居高不下,连运营管理团队也换了数拨,究竟是什么因素使得风光一时的国粹苑落到这般田地呢?为此,北京商报记者专门走访了国粹苑的负责人及租户,深入解读这一令人费解的现象。
 
  空置率高  人气惨淡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国粹苑由北京通惠坊投资有限公司、盛世国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东方国粹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设完成。在北京市工商局网站查询显示前两家公司分别于2006年、2008年成立,但让人费解的是,东方国粹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还晚于国粹苑的开业时间。这三家公司的投资人均为黄文峰、郑国政、郑炳珍,其中大股东黄文峰曾在接受采访时表达过对文化产业的浓厚兴趣。
 
  正是出于对文化产业的热情,国粹苑项目顺利启动。前期投资资金达8亿元,建筑面积近11万平方米,由4座“地上四层、地下一层”的仿古楼群以及上万平方米的休闲广场、中央戏台组成。按照最初的规划,国粹苑A座将进驻世界沉香主题馆、红木生活主题会所、瓷文化主题会所、休闲时尚主题会所、艺术名家名品主题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艺术殿堂、世界华人艺术品珍藏馆、古玩玉器主题馆等,这种规模和层次彼时颇为业界所期待。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古玩市场的持续下行,国粹苑的一些原有商户迫于经营压力陆续撤离,A座出现大面积空置现象。同时,园区内零散的游客人群与这些高端典雅的仿古建筑也显得那么不协调。那么,这么好的硬件条件为何出现这种奇怪现象呢?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A座格局不像一般意义上的古玩城,每个商铺的面积动辄几百甚至几千平方米,即便只有几家撤离,也会显得展厅非常空旷,但这并不是最根本的问题。作为首批进驻国粹苑的中国艺术品保护与开发专项基金主任袁雪征对此深有体会。她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的国粹苑就是文化和古玩的内容太少,应该考虑的不是成交额,而是人气的问题。国粹苑,要着力打造‘国粹’二字,用一切力量吸引具有文化含量的机构或艺术家加入,以此提升园区的人气和品质,现在做的还远远不够”。
 
  国粹苑总经理黄效东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对国粹苑A座的现状给出了解释,“2005年前后,投资商看中这里并花这么大的力气建成这个园区,是要在文化产业领域一番作为的,是有这个眼光和决心的。目前园区内的文化内涵和内容很少,市场氛围比较淡,这是后期要努力去完善的”。同时黄效东指出,一些商户收缩规模或者撤离,除了国粹苑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市场不景气,商户迫于自身经营的压力难以为继。目前全国各地的古玩市场都面临这一问题,很多外地的古玩城都已经倒闭,这是市场自我调整的结果。
 
  跨界做文化  隔行如隔山
 
  2012年前后,艺术市场出现大幅缩水,古玩行业也遭遇前所未有的考验。其实,市场的迅速膨胀早已为后期的隐患埋下了伏笔。那些凭借着对古玩市场的盲目热情涌入的热钱先后离场,一些打着古玩市场旗号的文化地产也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古玩行业的洗牌已经成为未来的必然趋势。
 
  对于福建投资商而言,国粹苑可谓他们从房地产转投文化产业的最大手笔。但历经四年的惨淡经营,这其中的压力,他们是最有感触的,如何尽快收回成本成为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在袁雪征看来,“其实不只是国粹苑,很多做文化产业的企业都是很可怜的,投资这么多钱着急收回成本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做文化产业如果只靠房租来盈利是很单一的盈利模式,文化的核心不是做‘房东’。另外,做文化产业除了考虑商业模式之外,最重要的是要看境界,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古玩市场的管理方应该与商户一起渡过难关。比如可以采取减免房租的形式让商户继续坚守,否则商户撤离也是古玩市场的一大损失”。
 
  袁雪征表示,“隔行如隔山,很多企业家生意做得很好,但古玩是一个特殊行业,如果不能转变思维,那学费肯定是要交的”。其实,一些企业家投资古玩市场对于市场是一种实质意义上的促进。但这种促进不能是一时兴起的冲动,古玩市场并不是一夜暴富的行业,需要时间培养,运作方式也与房地产有着天壤之别,需要真正懂业务、懂市场的运作团队和人才加盟,急功近利的做法是很难持久的。其实,不管是做文化还是做地产,关键是能否找到最适合自己发展的模式,要知道每一个成功的古玩城都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那么,究竟什么才是国粹苑的核心竞争力或者最终定位呢?黄效东表示,国粹苑是面向全社会开放的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但这里的最终定位并不是人为确定的,是根据地理位置、社会背景等因素来确定大的框架,由市场在实际运作中通过商户和游客的参与确定的。国粹苑未来不只是做艺术品交易中心,会立足“国粹”引入相匹配的文化活动、讲座培训等。“国粹苑的具体运作模式经过几次探索,曾经尝试过完全复制古玩城的模式,但效果并不理想。后来改为现在的大空间,但依旧存在问题。接下来,可能会做成大小不一的商铺穿插,有大的商铺也有小面积的出租,进一步增加出租门类,努力跟商户一起做大这个市场”。黄效东表示。
 
  多重困境  路在何方
 
  有业内人士表示,古玩市场一直在走下坡路,这是国粹苑面临困境的一大原因。但黄效东并不认同,他表示,“市场的不景气并不是说市场完了,而是在自我调整、自我规范,艺术品市场已经进入一个比较艰难的转型期。对于国粹苑而言,一些商户离开会对经营造成一定的压力,但这未免是坏事,国粹苑经过调整之后,业态会更符合当今社会发展的需求,未来会承载更大的可能”。
 
  其实,商户的撤离也实属无奈之举,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房租并不是问题,然而市场的持续下行不断对商户经营造成考验。对于市场出现的萎缩现象,黄效东表示这是政治、经济、文化多重因素导致的结果,一方面在于目前高端市场开始转向大众市场,古玩转向文玩,古玩城的人流量大幅减少;另一方面,收藏市场泡沫比较大,赝品充斥,动不动就是乾隆的瓶子、雍正的碗,虽然政府也在出台一些法规,但这些法规都是滞后的。
 
  另外,艺术品的标准至今没有形成,一些专家丧失职业道德再加上媒体的大肆炒作,使得市场进一步走向混乱。令人悲哀的是,人们不是因为文化需求去收藏,都在附庸文化“买名头”。最重要的一点,目前中央力推反腐,占到六成之多的公款消费、礼品市场大量萎缩,也对收藏品、艺术品、奢侈品市场造成很大冲击。即便如此,这对市场发展来说还是有益的,高端市场转向大众市场,礼品市场转向文化市场,大众收藏的氛围已经形成。
 
  然而,在大众收藏成为大势所趋之时,为何国粹苑一直没有形成规模呢?有业内人士指出,这里地理位置虽好,但交通却很闭塞,是一块孤岛。对此,黄效东表示,这其实就是传言的“双龙锁珠”,也就是高压线和铁道线,这的确是目前交通不便的一大原因。但这里紧邻CBD商圈,只要归入北京市的大市政,这里的交通问题应该在5-10年就能解决。
 
  对于国粹苑的发展前景,黄效东表示乐观。他认为国粹苑的发展将不可限量,“虽然国粹苑暂时有一些自身的困难,但也在努力寻求转型,极力营造大众市场的氛围。除了商铺,还有5000平方米的国际展厅、国际拍卖厅、报告厅,设有国粹大讲堂、国粹大剧院、国粹书画院。国粹苑未来不会禁锢在高档艺术品交易的业态上,会向各个文化之间发展,策划一些多样的活动,丰富园区的文化内涵,努力将国粹苑打造成集娱乐、休闲、养生、旅游、购物于一体的文化产业基地”。但在古玩市场持续调整的大环境下,国粹苑的未来发展并不明朗,尤其是在自身一些问题尚未解决的前提下,如果还以地产思维来做文化产业,国粹苑的崛起必然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
    相关热词搜索: 国粹 文化 地产

上一篇:京沪两地艺博会是否又迎黄金时代
下一篇:政府搭台,助推非遗传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