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瑞华:三象水墨蔚大观
范瑞华认为,“中国画并非穷途末路,而是大有发展,但发展的前提是摆脱长久以来已经形成的僵化意识,也就是要‘破术归理’”。他认为:“中国画长久以来一直是在‘意象’的艺术观下绵延发展,产生了不少相应的表现技法。当‘理’保持原状而一味寻求“术”的发展的时候,最终结果只能是山穷水尽,惟有上升到‘理’的层次上去寻求变革,才可能使中国画的技法发生根本的变革,由此使创作者能够突破表现技法的束缚,充分自由地用形象来表达自己眼中的世界。
黄会林——让“第三极文化”帮我们树立文化自信
中国大学生电影节如今已走过了21个年头,孕育它成长的创办人黄会林也来到了80岁的高龄,但她没有停下民族文化和艺术教育探索的脚步,又在“第三极文化”概念的引领下,组建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为民族文化的国际传播事业继续着自己的奉献。
王红丽:用情和生命唱戏 梦想梅开三度
在先后凭借《风雨行宫》和《铡刀下的红梅》获得两次中国戏曲界最高奖项——梅花奖后,不断追梦的王红丽又带着新作《洪武皇后马秀英》以极具魅力的古代女性形象向观众走来。她的梦想,是要让自己梅花三度开。
王洪玲:漫步梨园,淡看浮华静如水
多年来,河北梆子的命运和其他戏曲一样,已经到了几乎被遗忘的境地。在这个急速飞驰的时代,很多东西都被甩在了身后,尤其这些带有浓重历史烙印的戏曲。我们只是偶尔在电视上看到京剧的上演,生旦净末丑,一如人的贪嗔痴怨恨。极少有其他艺术形式可媲美戏曲,在极简的舞台上,勾勒出如此深刻的人性。在大众的眼里,提起戏曲,只知道京剧,至于其他戏剧,好像从未出现过。在这个时代,如何让戏曲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带着这个问题我们专访了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团长王洪玲。
郎朗—钢琴家探索者
每当观众步入他的音乐会,朗朗总能感受到观众们那种“获其所有”的渴望,而不只是闭目聆听。他解释道:“只有在你的演奏水平达到高水准后,融入表演中的肢体动作才能发挥其真正作用。人毕竟不是机器。”
艺脉相承 静水流深
国内艺术界向来不乏“艺术伉俪”携手创作,亦有不少“艺二代”“艺三代”在古今画坛大放异彩,那么就让我们一同来盘点下出身于“艺术世家”的名家们。
孟繁禧:不说创新,我们先继承下来
和孟繁禧先生的采访约在了潘家园附近一家韵味别致的古家具店内。夏末时节,窗外蝉声长鸣,两杯清茶,几碟瓜果,孟繁禧先生和我们娓娓道出了他和书法艺术的半世情缘。
贾樟柯:敢于直面真实的勇士
贾樟柯凭借其独特的视角和叙事方式,在当今的电影界获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与此同时,他的名气与影响力也给他带来了一定的困扰,许多人逐渐把“贾樟柯”这个名字“符号化”,变成了代表一种文化立场和审美趣味的标签。但事实上,“符号化”常常把事物变得过于简单,而贾樟柯的电影世界,远没有那么简单。
吴念真:小故事,大人生
吴念真被称为“台湾最会讲故事的人”,他多年来游走于编剧、导演、演员、作家等多重身份,曾5次获得“金马奖最佳编剧”。吴念真却总是说自己会讲故事是被训练出来的,而一生中不同的经历都是意外,所有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事都不在他的规划当中,但他就是在这样一条道路上越走越通达。
崔凯:来自黑土地的欢乐使者
他的创作,贯穿了赵本山二十年的小品生涯,不仅将后者捧上了不可动摇的“小品王”之位,更成就了东北喜剧小品与二人转艺术的兴旺发展。他用最平实、浅显易懂的语言来讲述一个个道理与规则,逗人开怀,又发人深省。岁月的磨砺与积淀,为他的谈吐染上了一层深沉的幽默,就如他的作品,在开怀一笑后,更值得你去回味与琢磨。本期人物,辽宁省曲艺家协会主席、辽宁省文联副主席、国家一级编剧崔凯,带来黑土地的幽默和欢乐。
瞿弦和与张筠英:岁月流逝 真情依旧
走近瞿弦和与张筠英,你会为两位老师的大家风范所折服。一个是煤矿文工团前团长,一个是中央戏剧学院教授,二人志趣相投,心意相合。这对文艺伉俪,从青梅竹马到相知相恋,从走进婚姻殿堂到如今的四十五周年蓝宝石婚,缘分的契合和命运的安排始终相随左右。本期人物,瞿弦和、张筠英,岁月流逝,而真情始终守候。
苏自红:舞蹈是生命的精神食粮
舞蹈,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只是一种娱乐和休闲,而在苏自红那里,它已经变成了自己生命不可或缺的能量来源,正如她所说,也许为舞蹈而生,也许为舞蹈而活,也许为舞蹈而死,舞动成为了她生命存在的方式。四十年来,她从丰厚的民族文化土壤中汲取养分,浇灌出一朵朵娇艳的民族舞蹈之花。本期嘉宾,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院长苏自红,和我们一起聊聊舞蹈和生命的故事。
王璜生:美术馆,通往公民之路
一份让人叹服的履历——从出版社编辑到专职画家,从广州美术馆馆长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他的每一个转身和越步都堪称卓越。他是别人口中“一个有多方面才能又具有多重思维的大忙人”,他能够“面对复杂的大千世界,在各种错综复杂的矛盾中坚持理想、追求和谐,调整自己、献身艺术。”他眼光独到,思维出新,既组织过业界瞩目的展览,更创作过风格不俗的画作……本期人物,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解读探讨美术馆的公共文化意义。
谢素贞:一直在路上
她是严厉的,对工作、对艺术,她有着鲜明的判断和选择;她又是温和的,有着不疾不徐的台湾口音和精致的打扮。她害怕安逸,渴望挑战,她敢想敢言,爽利直率。丰富的经验和独到观点,再加上女性的特质,造就了这位业界口碑一流的女性策展人。本期人物,今日美术馆馆长谢素贞,倾听她“在路上”的心路历程。